看啦又看小說網(www.yfiqv.club)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201、番外2 現代篇

    最初是一根手指, 漸漸是微弱而明確的呼吸。(m.k6uk.com手機閱讀)

    “醒了醒了, 明小姐醒了!”

    護工阿姨大喊大叫,喊來了病房外的護士。

    明月輝從醫院的豪華病房醒來,看著頭頂白色的天花板, 心里一片茫然。

    在游戲里過了太多年,她都有點記不起今夕何夕, 迷迷糊糊過了大半天, 醫生護士過來了一大堆,她才有一點返回現實的實體感。

    “醫生, 醫生!明小姐,明小姐似乎想說什么?”小護士見明月輝的嘴巴開合。

    “明小姐, 您……您想說什么?”小護士小心翼翼湊過去。

    只聽明月輝有氣無力,卻無比真實地挪動嘴唇,“銀行……四……四舍五入兩個億……”

    ……

    ……

    這個冰冷的世界,可能只有銀行四舍五入的兩個億才能讓明月輝感覺到真實。

    待和銀行的客戶經理再一次確認好數值,保證這兩個億沒有通貨膨脹成為津巴布韋比,明月輝才終于松了一口氣。

    起初她為自己從醫院醒來感到疑惑, 而后才知曉, 她打完游戲的第二天,去隔壁省開會。

    因前一天打了游戲,精神頭不是很好,她躺在后座小憩,司機按照平日的指示開往機場。

    前往機場的路上,遇到了連環車禍, 明月輝的車慘遭躺槍。

    司機及時爬了出來,卻沒有膽量拖出火海里的明月輝。

    當時火焰沖天,是一個路過的好心人冒著生命危險,將重傷卡在后座的明月輝給拖出來的。

    “是張助理嗎?”明月輝知曉事件的前因后果后,第一時間打了個電話給自己的助理,“把那司機給我開了。”

    她心知在危機時候自茍是人之常情,可她還是沒法諒解在最危急的時刻將她拋下的狗逼。

    同樣,她也詢問了那救了自己的到底是誰。

    “明小姐,您是說謝先生嗎?”護士俏麗的眉眼一抬,滿滿興奮的語氣。

    明月輝的腦中緩緩打出了一個“?”

    為什么這位護士小姐姐,語氣里飽含如此奇怪的興奮。

    “謝先生可是我們醫院老板吶!”說話的時候,眼睛里全是奇怪的星星。

    敢情這還是一家私立醫院……

    明月輝左右回顧了精致清幽的設施環境,心里默默估算這塊地皮要建這么大間醫院到底要多少錢。

    眨了眨眼皮,估算完后,她確定以及肯定,這個“謝先生”一定大有來頭。

    光是購置這所醫院的地皮,就不止她那四舍五入兩個億。

    這種頂級私立醫院的醫生、購置器材、提供的服務,無一不是國內頂尖的,這些才是花錢的根本。

    “老板才回國,這是他在國內購置的六所醫院之一。”小姐姐微笑著補充。

    明月輝眼皮子跳了跳,被六這個數字刺激到了。

    得,她出個車禍,還碰瓷到個大佬級富豪。

    明月輝小心思活絡起來,不知道這位的大佬的產業涉及哪些方面,可不可以合作一下。

    畢竟是職業經理人,就連病中也不忘工作,并迫切想和自己的救命恩人達成醫護室室友以外的塑料友誼。

    “這位謝先生真是人富心善,不知他有事沒有?”明月輝先是彩虹屁了一發,然后十分具有人道主義關懷地問道。

    說到這里,護士小姐姐嘆了口氣,熟練地拔了吊瓶,從推車里取出另外一個,她的神情里有些許戲精感的落寞,“老板左腿嚴重燒傷。”

    “他當時為了護您,左腿燒傷嚴重,相反,您除了車禍一開始的創傷以外,并沒有被燒傷。”

    明月輝登時一陣愧疚,救人的,還比被救的傷得重。

    護士小姐姐似乎看破了她的心思,當頭來了一棒,“您雖然沒有燒傷,不過腦震蕩極為嚴重,幾乎沒有再醒過來的可能。”

    意思是,我們老板傷得再重,也沒有您老人家重。

    “現在我醒來了,是怎么回事?”明月輝以為自己是個沒有故事的女同學來著,沒想到還真的徘徊于生死邊緣過。

    “這次您能夠醒來,還多虧了老板投資的新研究。”護士姐姐麻利地換了吊瓶,纖細的手指撥弄滴管器,調到了適宜的速度。

    “啊?”

    接下來護士小姐姐說了一堆關于電腦、醫療、云儲存方面的話題,明月輝聽得云里霧里的。不過總而言之,就好像是這位謝先生的一個醫療項目把她拿去當小白鼠了。

    反正她已經被醫生判了“死刑”,又無父無母了無親眷,她最好的朋友在無奈之下簽署了那個協議。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明月輝醒了,現在看起來,沒什么大礙。

    救個人還帶科學研究的,不愧是商人。

    “那……那謝先生呢?”雖然拿她做實驗,有點奇怪,不過明月輝還是很感激他的。

    “老板跟您一樣,一直在醫院修養,并積極做著復健工作。”護士小姐姐耐心解釋。

    嘖,好慘,這姓謝的救人,她都好了,他還沒好。明月輝又找到了自我安慰的平衡點。

    “能否幫我引薦一下,他是我的恩人。”明月輝道。

    小護士撓撓耳朵,“謝先生平時可不好見,您瞧瞧,這種雜志,每個月有十本來找他。”

    言罷,從柜子上翻出一本雜志,朝她抖了抖。

    明月輝一看上面的logo——《財富》

    排名前五的財經雜志,同樣的level還真找不出十本,估計其他領域也有人找他吧。

    “您瞧,這是他。”小護士指了指上面的大頭。

    只一眼,明月輝兩眼發黑、頭暈目眩,一下栽倒了下去。

    ……

    ……

    “明小姐,您不用做到這一步的。”謝喬笑了笑,他的臉很蒼白,眼睛卻又黑又亮,這男人很是高挑,又有一種病態的瘦削。

    “公司放了我半年的假,我這不沒事嗎,來陪陪救命恩人做復健怎么了……”明月輝固執地攙扶男人。

    她其實沒說,公司放了她半年假,很大部分原因讓她帶著任務休假。

    能和謝喬這種年紀輕輕就功成名就的商業巨子搭上關系的機會,實在難得。

    明月輝這個工作狂,本想拾掇拾掇,一個月后重新走馬上任的。

    奈何公司那批股東一聽到風聲,期盼著她與謝喬能建立某種程度的塑料友誼,直接給批了半年帶薪休假,眼睛都不帶眨一下,完全看不出來當年到底有多摳。

    這些日子以來,她時時關注著,終于尋到了機會,見了傳說中的謝喬一面。

    謝喬以科技公司起家,與她見面的時候,正坐在病床上,用薄薄的筆記本辦公。

    他鼻梁上架了一副金邊眼鏡,斯文俊秀,不愧一代天之驕子。

    “明小姐,你來了。”他抬眸,很禮貌,“過來坐吧。”

    這是這輩子明月輝第一次聽到他的聲音,她下意識捏緊了拳頭,手指嵌到肉里,生疼。

    他不認識明月輝,對待她,甚至就跟一個普通的陌生人一般。

    可明月輝認識他,他不知道,她認識了他好多好多年,是他毀了她。

    ……

    從此以后,明月輝開始接近謝喬。

    當她特意想討好一個人的時候,可以裝出無與倫比的溫暖與妥帖,沒有人能拒絕她的靠近。

    尤其是她看謝喬的眼神,禮貌、溫情,又帶有一絲專注的愛慕。

    饒是謝喬見慣了交際場中的女人,本身又冷淡疏離,也沒法拒明月輝與千里之外。

    就像如今這樣,明月輝扶著謝喬在園中散步。

    謝喬的腿燒傷得很嚴重,差點截肢了,不過有錢使得萬年船,經歷多場大手術,終于把他的腿給保住了。

    明月輝盡量不讓自己看她的腿,這樣報復起這個人來,就不會愧疚了。

    “啾啾,啾啾。”樹梢上,一只小黃鶯在鳴叫。

    謝喬不自覺抬起頭,淡漠自持的臉上,不經意露出了些許笑意,好似通過那只小東西看見了自己。他拄著拐杖的手不小心一岔開,眼看就要跌倒——

    明月輝趕緊握住他的手,用身體頂著他,不然他倒下去。

    以前她攙扶他,都是隔著布料的,這是第一次,她的手觸摸到了他冰冷的手。

    她柔軟的身體,緊緊挨著他的。

    謝喬不防備地怔楞,明月輝大著膽子,握緊了他的手。

    謝喬離得她很近,怔怔瞧著她,她亦覷著他,眼睛里就像是含了一汪水,讓人怎么也推不開。

    冷靜自持的男人,急促了呼吸。

    ……

    ……

    謝喬出院后的第二天,明月輝訂了城中一處清幽雅致的西餐廳,與他共進晚餐。

    他沉默寡言,她妙語連珠。

    從頭至尾,唯一不變的,是他至始至終都看著她。

    一切都盡在明月輝的掌控之中,自從見到這個人的第一眼,明月輝就下定決心去報復他。

    真的可笑,她想過無數次和他重逢的場景,包括這些年來,她拼了命一樣地往上爬,就是想總有一天,他與她再見,她在高高的云端上,而他逶迤到泥土里,只能仰望她。

    可她沒有想到,再見了他,他成了身價百億的歸國商業巨子,她懷里揣了兩個億的鋼镚,好像一下子就不夠看了。更可惡的是,讓他有機可乘,成了自己的救命恩人。

    甚至……他不記得她了,把她當做一個陌生人。

    明月輝的心感到一陣陣鈍痛,他只是短暫地施舍了她一下,再將她騙得一無所有,可她卻把他當做了人生的明燈,為她亮了,又永久地熄滅了。

    明月輝點了一瓶濃度較高的威士忌,兩人舉杯推盞,聊了很多相契合的話題。

    飯后,謝家的司機來接謝喬,明月輝扶著他上車,故意倚靠在謝喬身上。

    謝喬桃花眼淡淡地瞥她,她靠在他身上,手指輕輕摩挲他的手背。

    男人的心被她小貓一樣的挑逗撩得有些熱,他終究是個男人,不是個菩薩。一把將她扯進了自己懷里,手指摩挲了一下她的唇,遂壓倒在后座的沙發上,鋪天蓋地地吻了起來。

    謝喬的腿腳不好,從頭至尾,都是明月輝在他上面。她就像妖精一般,長長的發流瀉下來,在月光與屋外的燈光中熠熠發光。

    “明月輝。”縱情處,喜怒不形于色的謝喬失神地喊了一聲她的名字。

    “嗯?”她漫不經心地回答,順手一揩他額頭的汗液,“都是我在動,你流這么多汗。”

    謝喬朝她純粹地笑了笑,“這一次我倆算什么?”

    “算什么?”明月輝歪了歪頭。

    不過是普通男女的交際關系而已。

    明月輝沒說出口,謝喬仿佛知道了她要說的話,“我不希望是報恩,也不想要普通男女的交際。”

    “我姓謝,名喬,家世清白,父母雙亡,潔身自好,感情正處于空窗期。”他一字一句珍重地介紹自己,“明女士,你可不可以考慮一下我。”

    明月輝哭笑不得,“別在咱們辦事的時候,掃了興致啊。”

    謝喬亮亮地眼睛,暗淡了一下,他沉默半晌,“好。”

    兩個人是契合的,最后到浴室洗漱之時,就算是時時要注意謝喬的腿,兩人也情不自禁地再來了一回。

    最后謝喬是小心翼翼抱著她入睡的,“明月輝,你考慮一下。”

    明月輝沒有說話,裝作是睡著了。

    她警告自己,這一切不過是一場夢,相同的夢以前也做過。

    那時,背后的男人還不叫謝喬,叫做ken。

    那時,她只是個失去了父母,像踢皮球一樣,被親戚們踢來踢去的少女。她從高處落下,敏感又自卑,幸而遇到了他。

    一個手機里的少年,他的短信陪伴她走過了最困難的幾年。

    她想見他,瘋了一樣想見他,于是她便磨他,求他。

    他先是發給了她一張照片,那張臉跟如今的謝喬可以說一模一樣。

    她不滿足,又向他持之以恒地乞求。

    他顧左右而言他,哄騙她自己家中困難,缺一筆錢。

    她大著膽子,幾乎把父母留給她所有的錢要到了手,巴巴地給他匯了過去。

    她等了一天又一天,一天又一天,什么也沒等到,原本的號碼再也沒回過任何一條信息,ken卷著她唯一的一筆錢,逃離了她的世界……

    想到這里,明月輝驚醒過來。

    身后男人的懷抱猶如毒蛇一般芒刺在背,她又快要沉浸在那種溫柔之中了,她真的不知道,自己還有什么可以圖的。

    為什么他還要來接近她,用這似曾相識的沉默,堅定地攻占她的心。

    作者有話要說:  現代篇一共兩章(估計),小謝不渣,真的,下一章揭開謎底。

    還記得故事中途出現的ken嗎,他是重要角色哦~

    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手榴彈]的小天使:18374876 1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18374876 2個;李鐘碩老婆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暖暖 20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射门高手电子游戏
股票分析师需要考证吗 辽宁快乐12技巧 35选择7辽宁 重庆幸运农场是哪的 天津十一选五的开奖 江西多乐彩开奖 850棋牌最新版平台 山东十一运夺金一定牛走势图 上海福彩时时乐开奖 体彩自助彩票机加盟 体彩云南十一选五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结 琼涯海南麻将 30选5缩水 广东36选7好彩一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体球手机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