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yfiqv.club)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24120;?#24744;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201、番外2 现代篇

    最初是一根手指, 渐渐是微弱而明确的呼吸。(m.k6uk.com手机阅读)

    “醒了醒了, 明小姐醒了!”

    护工阿姨大喊大叫,喊来了病房外的护士。

    明月辉从医院的豪华病房醒来,看着头顶白色的天花板, 心里一片茫然。

    在游戏里过了太多年,她?#21152;?#28857;记不起今夕何夕, 迷?#38498;?#31946;过了大半天, 医生护士过来了一大堆,她才有一点返回现实的实体?#23567;?br />
    “医生, 医生!明小姐,明小姐似乎想说什么?#20426;?#23567;护士见明月辉的嘴巴开合。

    “明小姐, 您……您想说什么?#20426;?#23567;护士小心翼翼凑过去。

    只听明月辉有气无力,却无?#26085;?#23454;地挪动嘴唇,“银?#23567;?#22235;……四舍五入两个亿……”

    ……

    ……

    这个冰冷的世界,可能只有银行四舍五入的两个亿才能让明月辉感觉到真实。

    待和银行的客户经理再一次确认好数值,保证这两个亿没有通货膨胀成为津巴布韦比,明月辉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起初她为自己从医院醒来感到疑惑, 而后才知晓, 她打完游戏的第二天,去隔壁省开会。

    因前一天打了游戏,精神头不是很?#33579;?#22905;躺在后座小憩,司机?#20945;?#24179;日的指示开往机场。

    ?#24052;?#26426;场的路上,遇到了连环车祸, 明月辉的车惨遭躺枪。

    司机及时爬了出来,却没有胆?#23458;?#20986;火海里的明月辉。

    当时火焰冲天,是一个路过的好心人冒着生命危险,将重伤卡在后座的明月辉给拖出来的。

    “是张助理吗?#20426;?#26126;月辉知晓事件的前因后果后,第一时间打了个电话给自己的助理,“把那司机给我开了。”

    她心知在危机时候自苟是人之常情,可她还是?#29615;?#35845;解在最危急的时刻将她抛下的狗逼。

    同样,她也询问了那救了自己的到底是谁。

    “明小姐,您是说谢先生吗?#20426;?#25252;士俏丽的眉眼一抬,满满兴奋的语气。

    明月辉的脑?#35874;?#32531;打出了一个“?#20426;?br />
    为什么这位护士小姐姐,语气里饱含如?#20284;?#24618;的兴奋。

    “谢先生可是我们医院老板呐!”说话的时候,眼睛里全是奇怪的星星。

    敢情这还是一家私立医院……

    明月辉左?#19968;?#39038;了精致清幽的设施环?#24120;?#24515;里默默估算这块地皮要建这么大间医院到底要多少钱。

    眨了眨眼皮,估算完后,她确定以及肯定,这个“谢先生”一定大有来头。

    光是购置这所医院的地皮,就不止她那四舍五入两个亿。

    这种顶级私立医院的医生、购置器材、提供的服务,无一不是国内顶尖的,这些才是花钱的根本。

    “老板才回国,这是他在国内购置的六所医院之一。”小姐姐微笑着补充。

    明月辉眼皮子跳了跳,被六这个数字刺激到了。

    ?#33579;?#22905;出个车祸,还碰瓷到个大佬级富豪。

    明月辉小心思活络起来,不知道这位的大佬的产业涉及哪些方面,可不可?#38498;?#20316;一下。

    毕竟是职业经理人,就连病中也不忘工作,并迫切想和自己的?#35753;?#24681;人达成医护室室友以外的塑料友谊。

    “这位谢先生真是人富心善,不知他有事没有?#20426;?#26126;月辉先是彩虹屁了一发,然后十分具有?#35828;?#20027;义关怀地?#23454;饋?br />
    说到这里,护士小姐姐叹了口气,熟?#36820;?#25300;?#35828;?#29942;,从推车里取出另外一个,她的神情里有些许戏精感的落寞,“老板左腿?#29616;?#28903;伤。”

    “他当时为了护您,左腿烧伤?#29616;兀?#30456;反,您除了车祸一开始的创伤以外,并没有被烧伤。”

    明月辉登时一阵愧?#21361;?#25937;?#35828;模?#36824;比被救的?#35828;?#37325;。

    护士小姐姐似乎看破了她的心思,当头来了一棒,“您虽然没有烧伤,不过脑震荡极为?#29616;兀?#20960;乎没有再醒过来的可能。”

    意思是,我们老板?#35828;迷?#37325;,也没有您老人家重。

    “现在我醒来了,是怎么回事?#20426;?#26126;月辉以为自己是个没有?#36866;?#30340;女同学来着,没想到还真的徘徊于生死边缘过。

    “这次您能够醒来,还多亏了老板投资的新研究。”护士姐姐麻利地换?#35828;?#29942;,纤细的手指拨弄滴管器,调到了适?#35828;?#36895;度。

    “啊?#20426;?br />
    接下来护士小姐姐说了一堆关于电脑、医疗、云储存方面的话题,明月辉听?#36855;?#37324;雾里的。不过总而言之,就好像是这位谢先生的一个医疗项目把她拿去当小白鼠了。

    ?#20945;?#22905;已经被医生判了“?#20332;獺保?#21448;无父无母?#23435;?#20146;眷,她最好的朋友在无奈之下签署了那个协议。

    不过值?#20204;?#24184;的是,明月辉醒了,现在看起来,没什么大碍。

    救个人还带科学研究的,不愧是商人。

    “那……那谢先生呢?#20426;?#34429;然拿她做实验,有点奇怪,不过明月辉还是很感激他的。

    “老板跟您一样,一直在医院修养,并积极做着?#21767;?#24037;作。”护士小姐姐耐心解释。

    啧,好惨,这姓谢的救人,她都好了,他还没好。明月辉又找到了自我安慰的平衡点。

    “能否帮我引荐一下,他是我的恩人。”明月辉道。

    小护士?#24189;?#32819;朵,“谢先生平时可不好见,您瞧瞧,这种?#21448;荊?#27599;个月有十本来找他。”

    言?#30504;?#20174;柜子上翻出一本?#21448;荊?#26397;她?#35835;?#25238;。

    明月辉一看上面的logo——《财富》

    排名前五的财经?#21448;荊?#21516;样的level还真找不出十本,估?#30772;?#20182;领域也有人找他吧。

    “您瞧,这是他。”小护士指了指上面的大头。

    只一眼,明月辉两眼发黑、头晕目眩,一下?#32536;?#20102;下去。

    ……

    ……

    “明小姐,您不用做到这一步的。”谢乔笑了笑,他的脸很苍白,眼睛却又黑又亮,这男人很是高挑,又有一种病态的瘦削。

    “公司放?#23435;?#21322;年的假,我这不没事吗,来陪陪?#35753;?#24681;人做?#21767;?#24590;么了……”明月辉固执地搀扶男人。

    她其实没说,公司放了她半年假,很大部分原因让她带着任务休假。

    能和谢乔这种年纪轻轻就功成名就的商业巨子搭上关系的机会,实在难得。

    明月辉这个工作狂,本想拾掇拾掇,一个月后重新走马上任的。

    奈何公司那批股东一听到风声,期盼着她与谢乔能建立?#25345;?#31243;度的塑料友谊,直接给批了半年带?#21483;?#20551;,眼睛都不带眨一下,完全看不出来当年到底有多抠。

    这些日?#21491;?#26469;,她时时关注着,终于寻到了机会,见了传说中的谢乔一面。

    谢乔以科技公司起家,与她见面的时候,正坐在病床上,用薄薄的笔记本办公。

    他鼻梁上架了一副金边眼镜,斯?#30446;?#31168;,不愧一代天之骄子。

    “明小姐,你来了。”他抬眸,很礼貌,“过来坐吧。”

    这是这辈子明月辉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她下意识捏紧了拳头,手指嵌到肉里,生疼。

    他不认识明月辉,对待她,甚至就跟一个普通的陌生人一般。

    可明月辉认识他,他不知道,她认?#35835;?#20182;好多好多年,是他毁了她。

    ……

    从此?#38498;螅?#26126;月辉开始接近谢乔。

    当她特意想讨好一个?#35828;?#26102;候,可以装出无与伦比的温暖与妥帖,没有?#22235;?#25298;绝她的靠近。

    尤其是她看谢乔的眼神,礼?#30149;?#28201;情,又带有一丝专注的爱?#20581;?br />
    饶是谢乔见惯了交际场中的女人,本身又冷淡疏离,也?#29615;?#25298;明月辉与千里之外。

    ?#25302;?#22914;今这样,明月辉扶着谢乔在园中散?#20581;?br />
    谢乔的腿烧?#35828;?#24456;?#29616;兀?#24046;点截肢了,不过有钱使得万年船,经历多场大手术,终于把他的腿给保住了。

    明月辉尽量不让自己看她的腿,这样报复起这个人来,就不会愧疚了。

    “啾?#20445;?#21886;?#34180;!笔?#26786;上,一只小黄莺在鸣?#23567;?br />
    谢乔不自觉抬起头,淡漠自持的脸上,不经意露出了些许笑意,好似通过那只小东西看见了自己。他拄着?#29031;?#30340;手不小心一岔开,眼看就要跌倒——

    明月辉赶紧握住他的手,用身体顶着他,不然他倒下去。

    以前她搀扶他,都是隔着布料的,这是第一次,她的手触摸到了他冰冷的手。

    她柔软的身体,紧紧挨着他的。

    谢乔?#29615;?#22791;地怔楞,明月辉大着胆子,握紧了他的手。

    谢乔离得她很近,怔怔瞧着她,她亦觑着他,眼睛里?#25302;?#26159;含了一汪水,让人怎么也推不开。

    冷静自持的男人,急促了呼吸。

    ……

    ……

    谢乔出院后的第二天,明月辉订了城中一处清幽雅致的西餐厅,与他?#27493;?#26202;餐。

    他沉默寡言,她妙语连珠。

    从头至尾,唯一不变的,是他至始至终都看着她。

    一切都尽在明月辉的?#29942;?#20043;中,自从见到这个?#35828;?#31532;一眼,明月辉就下定决心去报?#27492;?br />
    真的可笑,她想过无数次和他重逢的场景,包括这些年来,她拼了命一样地往上爬,就是想总有一天,他与她再见,她在高高的云端上,而他逶迤到泥土里,只能仰望她。

    可她没有想到,再见了他,他成了身价百亿的归国商业巨子,她怀里揣了两个亿的?#29664;G,好像一下子就不够看了。更可恶的是,让他有机可乘,成了自己的?#35753;?#24681;人。

    甚至……他不记得她了,把她当做一个陌生人。

    明月辉的心感到一阵阵钝痛,他只是短暂地施舍了她一下,再将她骗得一无所有,可她却把他当做了人生的明灯,为她亮了,又永久地熄灭了。

    明月辉点了一瓶浓度较高的威士忌,两?#21496;?#26479;推盏,聊了很多相契合的话题。

    饭后,谢家的司机来?#26377;?#20052;,明月辉扶着他上车,?#23460;?#20506;靠在谢乔身上。

    谢乔?#19968;?#30524;淡淡地瞥她,她靠在他身上,手指轻轻摩挲他的?#30452;场?br />
    男?#35828;?#24515;被她小猫一样的挑逗撩得有些热,他终究是个男人,不是个菩萨。一把将她扯进了自己怀里,手指摩挲了一下她的唇,遂压倒在后座的沙发上,铺天盖地地吻了起来。

    谢乔的腿脚不?#33579;?#20174;头至尾,都是明月辉在他上面。她?#25302;?#22934;精一般,长长的发流泻下来,在月光与屋外的灯光中熠熠发光。

    “明月辉。”纵情处,?#25165;?#19981;形于色的谢乔失神地喊了一声她的名字。

    “嗯?#20426;?#22905;漫不经心地回答,顺手一揩他额头的汗?#28023;?#37117;是我在动,你流这么多汗。”

    谢乔朝她?#30475;?#22320;笑了笑,“这一次我俩算什么?#20426;?br />
    “算什么?#20426;?#26126;月辉歪了歪头。

    不过是普通男女的交际关系而已。

    明月辉没说出口,谢乔?#36335;?#30693;道了她要说的话,“我不希望是报恩,也不想要普通男女的交?#30465;!?br />
    “我姓谢,名乔,家世清白,父母双亡,洁身?#38498;茫?#24863;情正处于空窗期。”他一字一句珍重地介绍自己,“明女士,你可不可以考虑一下我。”

    明月辉哭笑不?#33579;?#21035;在咱们办事的时候,扫了兴致啊。”

    谢乔亮亮地眼睛,暗淡了一下,他沉默半?#21361;?#22909;。”

    两个人是契合的,最后到浴室洗漱之?#20445;?#23601;算是时时要注意谢乔的腿,两人也情不自禁地再来了一回。

    最后谢乔是小心翼翼抱着她入睡的,“明月辉,你考虑一下。”

    明月辉没有说话,?#30333;?#26159;睡着了。

    她警告自己,这一切不过是一场?#21361;?#30456;同的?#25105;?#21069;也做过。

    那?#20445;?#32972;后的男人还不叫谢乔,叫做ken。

    那?#20445;?#22905;只是个失去了父母,像踢皮球一样,被亲戚们踢来踢去的少女。她从高处落下,敏感又自卑,幸而遇到了他。

    一个手机里的少年,他的短?#25490;?#20276;她走过了最困难的几年。

    她想见他,疯了一样想见他,于是她便磨他,求他。

    他先是发给了她一张照片,那张脸跟如今的谢乔可以说一模一样。

    她不满足,又向他持之?#38498;?#22320;乞求。

    他顾左右而言他,?#36836;?#22905;自己家中困?#30505;?#32570;一?#26159;?br />
    她大着胆子,几乎把父母留给她所有的钱要到了手,巴巴地给他汇了过去。

    她等了一天又一天,一天又一天,什么也没等到,原本的号码再也没回过任何一条信息,ken卷着她唯一的一?#26159;?#36867;离了她的世界……

    想到这里,明月辉惊醒过来。

    身后男?#35828;?#24576;抱犹如毒蛇一般芒刺在?#24120;?#22905;又快要?#20004;?#22312;那种温柔之中了,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可以图的。

    为什么他还要来接近她,用这似曾相识的沉默,坚定地攻占她的心。

    作者有话要说:  现代篇一共两章(估计),小谢?#36745;?#30495;的,下一章揭开谜底。

    还记得?#36866;?#20013;?#22659;?#29616;的ken吗,他是重要角色哦~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34987;?#28748;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18374876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18374876 2个;李钟硕老婆 1个;

    感?#36824;?#28297;[营养液]的小天使:

    暖暖 2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19968;?#32487;续努力的!
射门高手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