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yfiqv.club)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146、天上明月

    海上的日落美麗無比。(看啦又看小說網)清澈的海水上呈現紅與碧藍交織的瑰麗色彩

    天空一點點暗下來, 紅日漸漸隱沒, 消失在海的那邊。

    見賢閣孤獨地佇立在石上,塔底被海浪沖刷著, 長滿青綠的苔痕。

    這是圣人昔日自省之所,現在卻成了一座臨時監獄。

    霽月猶豫片刻, 緩步踏上這座高樓。她來過這兒許多次了, 此刻心中卻跳動快了許多,像第一次踏上見賢閣, 在侍女的帶領下, 繞過重重帷幕屏風,去見圣人的情形一樣。

    隔著一道木質屏風,紫衣女子盤腿而坐的身影隱隱約約。

    霽月沒有繞過屏風,也席坐在地, 眼睛緊緊盯著女子身影, 面容哀傷,“漫漫。”

    柳環顧睜開了眼, 注視著面前的屏風。

    兩人都沒有說話, 香爐中輕煙如絲如線,靡麗的桃花香迎面飄來。燭火閃爍,見賢閣的沐浴在溫暖的燭光中。

    柳環顧抬起手,捧起碎金般的燭光,然后松開手,看它如金沙般從指縫間漏下。

    霽月終于說話:“漫漫,告訴我, 為何要殺長老,迫害同門?”

    柳環顧輕輕笑了笑,沉靜的眉目舒展,在燈下暈出溫柔的光,“師姐,我父親是個無惡不作的魔,我做些壞事、殺一些人,不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嗎?”

    “你不是那樣的人。”

    “誰說我不是?!”柳環顧的聲音陡然嚴厲,柳眉挑起,“我本來就是這樣的人。”

    霽月眉頭微蹙,垂著頭,脖頸雪白纖細,鮮有露出荏弱之態,“漫漫,你若這樣,我也救不了你。”

    柳環顧:“不要救我。”她重新閉上眼睛,“就這樣吧。”

    霽月深吸一口氣,“你知舊例,殘害同門,會如何處置嗎?”

    柳環顧抬了抬手,又垂下了下來,說起另外一樁事,“師姐,你知道,為什么我從小到大,格外親近你嗎?”

    霽月的聲音顫抖,“為什么?”

    柳環顧道:“因為你一直喊我漫漫,別人都逼著我改姓柳,你卻承認我是沈知水的女兒。”

    “這……本是一件小事。”

    柳環顧搖頭,“他們讓我改姓柳,卻依舊以魔之女的身份待我,你喊我沈漫,卻從未在意過我的身份。我曾天真地以為,改名換姓,就不用再背負沈知水身上的罪,可是,”她自嘲地笑笑,“像師姐這樣的人,根本不會在意我的名姓,在意這個的人,也不會因此而寬宥于我。”

    霽月道:“本不是你的錯,何來寬宥一說?”

    柳環顧勾了勾唇,“也是,本不是我的錯,可若不是我的錯,”她頓了一下,“我這數十年所受的,又是什么?”她終究還是意難平。

    霽月攥緊手,“這些年,是圣人莊薄待你,你有怨言無可厚非,但這并非你殘害同門的理由。歲寒……”

    想起柳環顧事發后,進入采蓮居看見歲寒凄慘的模樣,霽月目光微黯,“歲寒縱有再多的錯,手腳俱斷還不足以平息你心頭的怒火嗎?為何要這樣折磨她?”

    柳環顧早在那雷雨交加之日冷卻一顆真心,此時聽她一句話,忽然又滋生起難言的委屈與不平,“你有資格說這樣的話嗎?我被眾人欺凌時,你在哪里?我求你替我說話時,你又怎么回答的?”

    她心里知道不能怪霽月,然而滿心的怨憤難平,視線一片模糊,忍不住霍然起身,“這么多年、這么多年,我不能習術法,被當做廢物,連簡單避雨的術法也不知道,你教過我嗎?我為那一招劍法,付出多少、承受多少,你不知道嗎?”

    “為什么?”她冷笑,眼神冰涼,“被歲寒一刀扎在心口的不是你,你有什么資格問我為什么?!”

    她是受害之人,她不肯原諒,這群道貌岸然的人,有什么資格替她原諒?

    霽月聽出她聲音中濃烈的情感,微微怔住,輕聲道:“漫漫……”

    柳環顧頹然坐了下來,就好像喪失所有力氣,半倚在桌案上。

    她垂眸,紫袖如云,看不見手底的血腥,“師姐,到了如今,還需要再說這些嗎?”

    霽月聲音凄苦,“漫漫,是師姐的錯。”

    柳環顧閉上眼,一滴又一滴的淚砸了下來,紫衣暈開濕痕,“你又做錯了什么?”

    身在人世,無論仙凡,不管看上去再鮮艷的人,總有力不能及之事。九尾可通天,卻改不了命數,一劍橫絕云中,也不能洗凈時陵的鮮血,柳環顧想,霽月在這個位置上,已經做得太好了。

    錯的人,一直是她自己。

    她是個貪婪的人,渴求太多,可這個令人絕望的仙門,只能讓她感受到冰冷。

    然而霽月是冰冷的海水中,那點搖曳的光芒。是她心里,唯一一寸的凈土。

    霽月道:“……罷了,你告訴我,為什么要這樣做?”

    柳環顧輕拍桌案,“師姐,你說圣人莊像什么?”

    霽月嘆口氣:“如今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屏風后的人沒有說話,燈火幽微,屏風投下的陰影,把她覆蓋住,霽月忽然覺得,自己從來沒有看清過這個小師妹。柳環顧好像總是把自己偽裝在一副微笑著的面具下,至于她的內心,是否千瘡百孔,是否百劫成灰,沒有人在意過,也沒有人發現過。

    “圣人莊,整個仙門,”柳環顧輕聲道:“在我的心里,是一塘荷池。站在岸上,看見涼風習習,荷花娉婷,荷葉茂盛,正如師姐你們所看到的那樣。可我從小被踩入泥中,眼前所見,是腐爛的根系,污濁的黑泥,后來我終于爬上了岸,回首望滿池芙蓉搖曳,卻一點也不覺得它美。”

    霽月怔怔地望著她。

    柳環顧低垂著頭,雪白的手腕上,幽藍色的手鏈微微晃動,“這是個爛透了的世間,我也早已是,一個爛透了的人。”

    霽月皺眉,反駁:“不是這樣的,你太過偏激了。”

    柳環顧情不自禁,輕輕撫上手鏈,眼里閃過一抹深切的恨意,“師尊說過,不喜歡做的事,就不要勉強自己了,苦心經營得來的東西,不會讓我真正開心的。她說得果然沒錯,師姐之前看到的那個人,只是我苦心經營編制的假象而已。我本來就是一個惡人,所以,做惡事,便沒有什么奇怪的了。”

    霽月慢慢地站起來,“你還不愿意同我交心嗎?”她偏頭,看著緊閉的窗,緩聲道:“孤山有邀,我馬上要去秘境那邊了。只怕那些人會對你動手……”

    她繞過屏風,靜靜地看了柳環顧半晌,轉身走到窗前,低聲念幾句咒語,金光一閃,塔上的封印就這么解除了。柳環顧詫然地抬起頭,眸中有幾分濕潤。

    霽月把窗推開,海風吹入見賢閣,燭火顫了顫,熄滅了。

    柳環顧深深地望著霽月,她的紅衣高揚,像飄動的火焰,永不熄滅的光。

    霽月拍了拍窗沿,露出如釋重負的笑容,回身望著她,笑意融融,一如往昔,“我真是慚愧,竟然從來未曾懂過你,漫漫,或許你是對的,仙門如一池荷塘,有人見其清,有人見其濁,但這人間這么大,我想你總能找到一方屬于自己的清靜之地。”

    “師姐想過放了我之后會如何嗎?”

    霽月笑道:“大不了把這莊主之位、連同有為劍一并交給他們。圣人說過,人有情疏遠近,師妹于我而言,自然要比這些虛名重一些。”

    柳環顧看著她的臉。

    霽月的眼神很柔軟,眸中有幾點光。像春天的江流自原野緩緩流去,兩岸是青青的草地。

    溫柔又浩瀚,不知是因為溫柔,所以浩瀚,還是因為浩瀚,所以如此溫柔。

    柳環顧記起第一次來圣人莊,霽月牽著她的手,帶她到海邊看日落。晚霞萬里,天地浩大,冰涼的海風吹起,霽月捂住她的雙手,替她擋住了冷風。

    一直以來,都是如此,師姐是遮風擋雨的樹,是頂天立地的山,是暗夜里,搖曳著的溫柔燭光。

    柳環顧的目光慢慢轉到那截斷臂上,表情漸漸迷茫。

    霽月擺擺手,“快走吧。”

    柳環顧雙目通紅,顫聲道:“師姐,你真要放我走……你會后悔的。”

    霽月:“也許會有這么一天吧,但至少此時此刻,我是無悔的。”她摸了摸有為劍柄,“你若不走,我便要先行一步了。”

    柳環顧很慢很慢地跪了下來,身子伏倒在地面上,頭抵著冰涼的地。

    霽月皺了皺眉,沒有阻攔。

    柳環顧輕聲道:“方才同師姐置氣,是我不該。”她可以對著所有人偽裝得天衣無縫,偏偏控制不住把最尖銳的情緒,留給最親近的人。

    霽月抬起手,摸了摸她的頭,“無妨。”

    柳環顧的肩頭顫動,揚起腦袋,看了霽月一眼,慢慢站起身,從窗口御劍離開。

    風卷云動,紫衣飄揚,霽月揉了揉眼睛,一直站在窗口目送她。

    柳環顧轉頭,看了圣人莊最后一眼,手緊緊攥著,鮮血淅淅瀝瀝滴出。

    師姐是天上的明月,她是塘底的泥沙。她注定不能擁月入懷。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請叫我馬告 2個;我羨良玉、小p、演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一舸姑蘇 50瓶;青衫舊 30瓶;請叫我馬告 27瓶;我羨良玉 11瓶;527 10瓶;小p 5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射门高手电子游戏
11选5玩法胆拖规则 新三板股票行情 闲来宁夏麻将 陕西11选5前三4码遗漏 下载官方棋牌游戏 快乐10分一定 十一选五上海走势图 日本篮球即时比分 意甲国米最新新闻 河南麻将朋友局官方免费下载 澳洲幸运10开奖视频 欢乐麻将怎么4个好友同玩 捕鱼大亨微信 腾讯麻将血流成河怎么玩 广东快乐10分开奖 北京11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