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yfiqv.club)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24120;?#24744;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46、天上明月

    海上的?#31456;?#32654;丽无比。(看啦又看小说网)清澈的海水上呈现红与碧蓝交织的瑰丽色彩

    天空一点点暗下来, 红日渐渐隐没, 消失在海的那边。

    见贤阁孤独地伫立在石上,塔底被海浪冲刷着, 长满青绿的苔痕。

    这是圣?#23435;?#26085;自省之所,现在却成了一座临时监狱。

    霁月犹豫片刻, 缓步踏上这座高楼。她来过这儿许多次了, 此刻心中却跳动快了许多,像第一次踏上见贤阁, 在侍女的带领下, 绕过重重帷幕屏风,去见圣?#35828;那?#24418;一样。

    隔着一道木质屏风,紫衣女?#20248;?#33151;而坐的身影隐隐约约。

    霁月没有绕过屏风,也席坐在地, 眼睛紧紧盯着女子身影, 面容哀伤,“漫漫。”

    柳环顾睁开了眼, 注视着面前的屏风。

    两人都没有说话, 香炉中轻烟如丝如线,靡丽的?#19968;?#39321;迎面飘来。烛火?#20102;福?#35265;贤阁的沐浴在温暖的烛光?#23567;?br />
    柳环顾抬起手,捧起碎金般的烛光,然后松开手,看它如金沙般?#21448;?#32541;间漏下。

    霁月终于说话:“漫漫,告诉我, 为?#25105;?#26432;长老,迫害同门?”

    柳环顾轻轻笑了笑,沉静的眉目舒展,在灯下晕出温柔的光,“师姐,我父亲是个无恶不作的魔,我做些坏事、杀一些人,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吗?”

    “你不是那样的人。”

    “谁说我不是?!”柳环?#35828;?#22768;音陡然严厉,柳眉挑起,“我本来就是这样的人。”

    霁月眉头微蹙,垂着头,?#26412;?#38634;?#32043;?#32454;,?#35270;新?#20986;荏弱之态,“漫漫,你若这样,我也救不了你。”

    柳环顾:“不要救我。”她重新闭上眼睛,“就这样吧。”

    霁月深吸一口气,“你知旧例,残害同门,会如何处置吗?”

    柳环顾抬了抬手,又垂下了下来,说起另外一桩事,“师姐,你知道,为什么我从小到大,格外亲近你吗?”

    霁月的声音颤抖,“为什么?”

    柳环?#35828;潰骸?#22240;为你一直喊我漫漫,别人都逼着我改姓柳,你却承认我是沈知水的女儿。”

    “这……本是一件小事。”

    柳环顾摇头,“他们让我改姓柳,却依旧以魔之女的身份待我,你喊我沈漫,却从未在意过我的身份。?#20197;?#22825;真地以为,改名换姓,就不用再背负沈知水身上的罪,可是,”她自?#26263;?#31505;笑,“像师姐这样的人,根本不会在意我的名姓,在意这个的人,也不会因此而宽宥于我。”

    霁月道:“本不是你的错,何来宽宥一说?”

    柳环顾勾了勾唇,“也是,本不是我的错,可若不是我的错,”她顿了一下,“我这数十年所受的,又是什么?”她终究还是意难平。

    霁月攥紧手,“这些年,是圣人庄薄待你,你有怨言无可厚非,但这并非你残害同门的理由。岁寒……”

    想起柳环顾事发后,进入?#38378;?#23621;看见岁寒凄惨的模样,霁月目光微黯,“岁寒纵有再多的错,手脚俱断还不足以平息你心头的怒火吗?为?#25105;?#36825;样折磨她?”

    柳环顾早在那?#23376;?#20132;?#21448;?#26085;冷却一颗真心,此?#30887;?#22905;一句话,忽然又滋生起难言的委屈与不平,“你有资格说这样的话吗?我被众人欺凌时,你在哪里?我求你替我说话时,你又怎么回答的?”

    她心里知?#21862;?#33021;怪霁月,然而满心的怨愤难平,视线一片模糊,忍不住霍然起身,“这么多年、这么多年,我不能习术法,被当做废物,连简单避雨的术法也不知道,你教过我吗?我为那一招剑法,付出多少、承受多少,你不知道吗?”

    “为什么?”她冷笑,眼神冰凉,“被岁寒一刀扎在?#30446;?#30340;不是你,你有什么资格问我为什么?!”

    她是受害之人,她不肯原谅,这群道貌?#24230;?#30340;人,有什么资格替她原谅?

    霁月听出她声音中浓烈的情感,微微怔住,轻声道:“漫漫……”

    柳环顾颓然坐了下来,就好像丧失所有力气,半倚在桌案上。

    她垂眸,紫袖如云,看不见手底的血腥,“师姐,到了如今,还需要再说这些吗?”

    霁月声音凄苦,“漫漫,是师姐的错。”

    柳环顾闭上眼,一滴又一滴的泪砸了下来,紫衣晕开湿痕,“你又做错了什么?”

    身在人世,无论仙凡,不管看上去再鲜艳的人,总有力不能及之事。九?#37096;?#36890;天,却改不了命数,一剑横绝云中,也不能洗净时陵的鲜血,柳环顾想,霁月在这个位置上,已经做得太好了。

    错的人,一直是她自己。

    她是个贪婪的人,?#26159;?#22826;多,可这个令人绝望的仙门,只能让她感受到冰冷。

    然而霁月是冰冷的海水中,那点摇曳的光芒。是她心里,唯一一寸的净土。

    霁月道:“……罢了,你告诉我,为什么要这样做?”

    柳环顾轻拍桌案,“师姐,你说圣人庄像什么?”

    霁月叹口气:“如今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屏风后的人没有说话,灯火幽微,屏风投下的阴影,把她覆?#20146;。?#38657;月忽然觉得,自己从来没有看清过这个小师妹。柳环顾好像总是把自?#20309;?#35013;在一副微笑着的面具下,至于她的内心,是否千疮百孔,是否百劫成灰,没有人在意过,也没有人发现过。

    “圣人庄,整个仙门,”柳环顾轻声道:“在我的心里,是一塘?#27801;亍?#31449;在岸上,看见凉风习习,荷花娉婷,荷叶茂盛,正如师姐你们所看到的那样。可我从小被踩入泥中,眼前所见,是腐烂的根系,污浊的黑泥,后来我终于爬上了岸,回首望满池芙蓉摇曳,却一点也不觉得它美。”

    霁月怔怔地望着她。

    柳环?#35828;?#22402;着头,雪白的手腕上,幽蓝色的手?#27425;?#24494;晃动,“这是个烂透?#35828;?#19990;间,我也早已是,一个烂透?#35828;?#20154;。”

    霁月皱眉,反驳:“不是这样的,你太过偏激了。”

    柳环顾情不自禁,轻轻抚上手链,眼里闪过一抹深切的恨意,“师尊说过,不?#19981;?#20570;的事,就不要勉强自己了,苦心经营?#32654;?#30340;东西,不会让我真正开心的。她说得果然没错,师姐之前看到的那个人,只是我苦心经营编制的假象而已。我本来就是一个恶人,所以,做恶事,便没有什么奇怪的了。”

    霁月慢慢地站起来,“你还不愿意同我交心吗?”她偏头,看着紧闭的窗,缓声道:“孤山有邀,我马上要去秘境那边了。只怕那些人会?#38405;?#21160;手……”

    她绕过屏风,静静地看了柳环顾半晌,转身走到窗前,低声念几句咒语,金光一闪,塔上的封印就这么解除了。柳环顾诧然地抬起头,眸中有几?#36136;?#28070;。

    霁月把窗推开,海风吹入见贤阁,烛火颤了颤,熄灭了。

    柳环顾深深地望着霁月,她的红衣高扬,像飘动的火焰,?#21862;?#29060;灭的光。

    霁月拍了拍?#25226;兀?#38706;出如释重负的笑容,回身望着她,笑意融融,一如往昔,“我真是惭愧,竟然从来未曾懂过你,漫漫,或许你是对的,仙门如一池荷塘,有人见其清,有人见其浊,但这人间这么大,我想你总能找到一方属于自己的清静之地。”

    “师姐想过放?#23435;?#20043;后会如?#28201;穡俊?br />
    霁月笑道:“大不了把这庄主之位、连同?#24418;?#21073;一并交给他们。圣人说过,人有情疏远近,师妹于我而言,自然要?#26085;?#20123;虚名重一些。”

    柳环顾看着她的脸。

    霁月的眼神很柔软,眸中有几点光。像春天的江流自原野缓缓流去,两岸是青青的草地。

    温柔又浩瀚,不知是因为温柔,所以浩瀚,还是因为浩瀚,所以如?#23435;氯帷?br />
    柳环顾记起第一次来圣人庄,霁月牵着她的手,带她到海边看?#31456;洹?#26202;霞万里,天地浩大,冰凉的海风吹起,霁月捂住她的双手,替她挡住了冷风。

    一直以来,都是如此,师姐是遮风挡雨的树,是顶天立地的?#21073;?#26159;暗夜里,摇曳着的温柔烛光。

    柳环?#35828;?#30446;光慢慢转到那截断臂上,表情渐渐迷茫。

    霁月摆摆手,“快走吧。”

    柳环顾双目通红,颤声道:“师姐,你真要放我走……你会后悔的。”

    霁月:“也许会有这么一天吧,但至少此时此刻,我是无悔的。”她摸了摸?#24418;?#21073;柄,“你若不走,我便要先行一步了。”

    柳环顾很慢很慢地跪了下来,身子伏倒在地面上,?#36820;?#30528;冰凉的地。

    霁月皱了皱眉,没有阻拦。

    柳环顾轻声道:“方才同师姐置气,是我不该。”她可以对着所有?#23435;弊暗?#22825;衣无缝,偏偏控制不住把最尖锐的情绪,留给最亲近的人。

    霁月抬起手,摸了摸她的头,“无妨。”

    柳环?#35828;?#32937;头颤动,扬起脑袋,看了霁月一眼,慢慢站起身,从窗口御剑离开。

    风卷云动,紫衣飘扬,霁月揉了揉眼睛,一直站在窗口目送她。

    柳环顾转头,看了圣人庄最后一眼,手紧紧攥着,鲜血?#20919;?#27813;沥滴出。

    师姐是天上的明月,她是塘底的泥沙。她注定不能拥月入怀。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34987;?#28748;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请叫我马告 2个;我羡?#21152;瘛?#23567;p、演 1个;

    感?#36824;?#28297;[营养液]的小天使:

    一?#22402;?#33487; 50瓶;青衫旧 30瓶;请叫我马告 27瓶;我羡?#21152;?nbsp;11瓶;527 10瓶;小p 5瓶;

    非常感谢大?#21494;?#25105;的支持,?#19968;?#32487;续努力的!
射门高手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