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yfiqv.club)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24120;?#24744;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716章 纪琅X岑欢(7)

    岑欢挑了好几本看起来还算是有趣的话本,把**给她的所有钱?#21152;?#22312;这上面了。(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

    但是不得不说,这些话本真的好贵。

    难怪虽然是消遣之物,但也只有一些殷实的家庭出身的姑娘才买得起。

    ?#36824;?#26377;的茶馆为了迎合书生和那些富家小姐,也常常会让说书的先生说上?#27426;?#20854;中的?#36866;隆?br />
    岑欢结?#35828;?#26102;候,问了一句:“老板,这些话本都是什么人写的啊?我觉得好多都看过了,能不能让他们赶紧写新?#36866;攏俊?br />
    老板说道:“都是写读书人闲暇时写的,平日里想出这些?#36866;?#26469;已经是不容易了,有了一年半载都写不出一本来,这钱可不是那么好挣的。”

    见岑欢是真的想找合胃口的话本,老板便多跟她聊了不少。

    岑欢这才知道,原来这个时候写书的人也颇为不容易,纯手写,写出来之后则会请人抄书,又是纯手工写出来的,所以比起现代那些印书机器来,现在的每一本书?#20960;?#22806;的难得。

    她觉得还是在现代追小说舒服,各种各样的小说层出不穷,而且在网上就能看见实时**,不用得出版。

    ?#36824;?#22905;倒是起了些许心思,?#26247;?#22905;也是好多年的书虫了,啃过了那么多的书,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了,脑子?#36866;?#31616;直不要太多,只是以前没空,只想做个读者罢了。

    如今没有找到一个令自己满意的话本作者,何不自己写呢?

    一想到这里,岑?#27602;?#24471;还是可行的。

    ?#26247;?#21476;代娱乐?#27426;啵?#27809;有手机电脑和wifi的日子肯定不好过,那就得给自己找个活来干。

    她又和老板多聊了几句,这才跟着丫鬟一起回了纪府。

    书中写纪家姐弟是宝昌记的东家,也是江南第一商号,就是说纪琅现在是个妥妥的总裁了,根本不差钱,她在纪家待着感觉还不错,只是不知道她这副身体的家人又会如何。

    她吃过了晚饭,就开始捧着话本子看了起来。

    她不太习惯有丫鬟在身边时时刻刻伺候着,便让丫鬟下去了。

    丫鬟从岑欢的院子里出来,却是直接去了纪琅的院子,将她这一整日的行踪都上报了。

    纪琅听着,面色平静毫无波澜,只是轻声说了一句:“还真是对话本?#21448;?#30528;得很。”

    自己教她念书识字,可不只是让她来看话本子的。

    想到她一边看话本一边吐槽那些?#36866;?#24773;节和书中男?#35828;那?#24418;,纪琅眸子里突然闪过了一丝的笑意。

    “你说她把所有的钱?#21152;?#26469;买话本了?”纪琅问道。

    丫鬟回答:“路上的时候,岑姑娘还买了些许零嘴,?#36824;欢啵?#20854;他的全都买了话本。”

    纪琅说道:“让人给她送套笔墨纸砚过去,让她好好练练写字,别总看话本。”

    他觉得岑欢连字都不认得了,肯定需要好好练练才能将书法给练回来。

    丫鬟应了一声是,随即便退下去?#25165;?#20102;。

    只是纪琅没有想到,岑欢的书法,一直都练不好,她也不愿意动笔了。

    岑欢看着自己画出来的各种歪歪扭扭的符号,连自己都认不出来,然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认字还能靠猜,可是用毛笔写字,这是在为难她啊!

    看来自己离自己写话本的距离还有一万步!

    她有些生气地将毛笔搁置在一旁,气鼓鼓地说道:“不写了。”

    丫鬟在一旁看着,都已经连续练了三天了,岑姑娘这字却是一点进步都没有,她都不好意思再说劝下去了。

    岑欢不想写字,就拿着放在一旁的话本往外走,她让府中的人在院子里搭了一个秋千,这个时候天气还是有些闷热的,可是大树底下去是凉快的很。

    纪琅走到她所在的院子时,就看到岑欢坐在秋千上,身子倚靠着一侧的绳子,而双脚蜷缩着也放上了秋千,双手捧着一本话本,正看得入迷。

    他走了过去,来到了岑欢的身后,俯身瞥了一眼她手中的书,开口道:“今天不练字吗?”

    岑欢正在看着话本,根本没有听到纪琅走过来的声音,耳边突然响起他的声音,整个人一激灵,被吓了一跳。

    可是她整个身体都坐在秋千上,一时?#29615;从?#36807;来,被吓得晃动起来,?#35805;?#25569;好平衡,直接摔了下去。

    纪琅眼疾手快,看见她摔下去,直接伸手搂住了她的腰,将她待入了自己的?#25345;校?#27491;好来了个面对面。

    闻到她身上若有若无的香味,手中还搂着她的腰,纪琅突然觉得有些热。

    岑欢很快就?#20174;?#36807;来,从他怀里挣脱**,蹙眉抱怨说道:“你这个人走路怎么没点声音啊,也不打个招呼,吓得我差点摔了。”

    纪琅说道:“你那样坐在秋千上,本来就很容易摔倒。”

    岑欢道:“要不是你吓我,我根本就不会摔!”

    纪琅面无表情,对身后的小厮说道:“让人把这秋千给拆了。”

    “不行!”岑欢立?#32431;?#21475;制止道,“为什么要拆了?”

    纪琅说道:“这是我的家,我想拆就拆。”

    岑欢看着纪琅这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心中不免有些窝火,可是他说得有道理,这里是他的家,自己当然无权干涉。

    她垂眸,没有再说话,抬步直接走进了房间里,也不说话。

    身后的小?#23435;实?“少爷,这秋千还拆吗?”

    纪琅道:“先留着。”

    说完这句话,他跟上了岑欢的步伐。

    岑欢回到房间里,整个脑袋趴在桌子上,正在看着刚才那本话本。

    他皱眉:“不是让你学练字吗?”

    ?#25226;?#19981;会。”岑欢说道,“不练了,浪费纸和笔。”

    纪琅走了上前,从她书桌上抽出了几张大字,那歪歪扭扭,甚至是糊成一团的字,他有些不解,到底如何才能写成这样。

    他开口道:“我教你。”

    岑欢先是一怔,随即想到这确实是个不错的机会,?#26247;?#22905;也不知道自己会在这里过多久,到底能不能回到现实中的?#28572;紓?#24471;学会慢慢适应这个?#28572;紜?br />
    纪琅很聪明,书里写他在白鹭书院的时候,就是夫子们最看好最喜爱的学生,以至于就算是做了什么坏事,大家都不相信是他做的。

    现在有个学霸指导自己,这是个难得的机会就算是自己底子再差,也应该勉强能把字给写出来吧?

    一想到这里,岑?#27602;?#28857;?#35828;?#22836;,高?#35828;?“好啊!”

    好像刚才因为秋千的事情生闷气的不是她一样。

    纪琅失笑,这性子变得也太快了些。

    他让岑欢先写两个字,找找原因,不看不知道,她竟然连握笔的姿势都是错的,更别说力气忽大忽小,?#20013;?#20889;得随心所欲了。

    刚写了一个字,岑欢的手就被纪琅给抓住了:“不是这样握笔的,是这样。”

    说着将她手里?#35851;?#32473;抽了出来,再慢慢纠正姿势,然后就这样握着她的手,在纸上些出了“岑欢”两个字。

    “你自己试试。”纪琅松手说道。

    岑欢点头,就保持着这个握笔的姿势,然后在纸上写下她的名字,这次果然比她之前的要好一些。

    尽管都是丑,但是这个已经能看出来大概是个什么字了。

    岑欢高?#35828;?#22238;头对纪琅说道:“真是听君一席话,省我十张纸啊!”

    听到岑欢的话,纪琅是哭笑不得。

    也不知道她是故意的,还是真的只记得半句话。

    他说道:“继续练,这个字实在拿不出手。”

    岑欢点?#35828;?#22836;,又开始低头写了起来。

    纪琅在一旁提醒道:“手不要飘。”

    “这个太重了。”

    “这个不?#23567;!?br />
    看着她写出来的字,纪琅伸手,刚想像刚才那般手把手的教学,可是突然又顿住了。

    他刚才只是无意之间,一?#26412;?#28982;忘记了那个姿势未免有些?#29992;痢?br />
    岑欢不解地看着失神的他,问道:“怎么了?”

    纪琅说道:“我让人把我的字帖拿给你,你就按着那个练好了。”

    岑欢点头,没有异议。

    纪琅说道:“秋千给你留着,?#36824;?#20197;后不要再那样坐着了,容易摔。”

    岑欢没想到他竟?#35805;?#31179;千留了下来,心里还是高?#35828;模?#35828;道:“谢谢!你真好!”

    一个小玩意就能让她这么高兴吗?

    可真是比孩童还要好哄。

    岑欢又问道:“听说你帮我找到了家人?他们什么时候才会到?”

    虽然那是原主的家人,?#19978;?#22312;自己占了她的身体,还是要替她好好活下去。

    ?#36824;?#20063;得看看那是什么样的家人。

    听到岑欢问起来家人,想到不久岑家的人会将她带回长安,纪琅不知道为何心中有些?#21507;輟?br />
    他说道:“还不确定到底是不是你的家人,若不是,你就得……”

    “就得留下来给你当丫鬟。”岑欢顺着他的话继续说了下去,笑道,“我知道了,我其实也没有抱多大的希望。”

    纪琅看着她这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因为她的失忆,连家人都已经不记得了,更别说是有什么深厚的感情了。

    那些亲人于现在的她来说就相当于陌生人,所以她才会这般无所谓,?#36824;?#26159;真是假,可能对她来说,好像并没有那么重要。

    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想着若是她能继续留在纪府就好了。

    可是他也很清楚,岑家有多么疼爱这个小女儿。
射门高手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