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yfiqv.club)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24120;?#24744;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六/四章 请各位跟我走一趟

    若问豹王门和纪宗的这桩纠纷怎么解决?

    怎么落幕?

    不好解决。(www.yfiqv.club)

    但就这么落幕了。

    花独秀走了,早在前一天的傍晚就走了,去向不明,这点,黑帽老者说了,豹王门宗人心里也?#21152;?#25968;。

    姓花的小子逃走,纪宗这些人又软硬不吃,鲍氏能怎么办?

    还真不好办。

    关键是你也拿不出什么有力证据啊?

    话说独秀在六天的时间里拖着重?#23435;?#24840;的身子飞奔到六百里外的豹王城,打伤豹王门弟子,在老妖?#30452;?#23665;手里抢走秘宝,又飞奔而回,大大方方参加庆典大会,说出去谁信啊?

    若不是鲍山亲自前来,连鲍青扬和鲍青纲也不敢置信。

    姓花的小子再狡诈,剑意再强,他跟北郭铁男拼的两败俱伤是有目共睹的,他的右胸几乎被打烂,肋骨断了多少根,那时都气若游丝了。

    主要是,他们对鲍山等四?#35828;?#23454;力有绝对信心,别说是花独秀了,就是纪宗黑帽宗主亲自去盗秘宝,对上四位老怪物,黑宗主也不可能全身而退。

    但,这事就是发生了。

    争执不下,总督府大将军谢立亭得到?#26029;?#31435;刻赶来。

    手下将领们有心看热闹,看这些所谓的“豪门大派”狗咬狗,但谢立亭却不敢让他们真的起了冲突。

    因为,?#39318;?#27583;下还在总督府休息,还没走。

    豹王门和纪宗都是漠北首屈一指的名门大派,门下弟子个个实力不凡,他们要是火并群殴起来,那还不得把整条街都拆了?

    不能惊动殿下,这是一条底线。

    所以,谢立亭赶到后立刻带着部下插在鲍山和黑宗主之间,强势打断双方的对峙。

    大体了解情况后,谢立亭有些为难。

    鲍青纲道:“谢将军,蔽派师叔?#38405;?#36926;九旬的高龄亲自带人来?#25345;?#22478;抓人,这还能有错?再者说,豹王门与纪宗向来守望相助,若不是被逼到份上,我们又怎会对盟友如?#23435;?#31036;?”

    谢立亭回?#36820;溃骸?#40657;宗主,绿先生,你看这个……”

    黑宗主毫不?#25512;?#36947;:“花独秀决无实力,也决无时间分身去做这事,肯定是有人栽赃陷害,还请贵派好好调查,勿要血口喷人!”

    鲍山又怒了:“难道老夫是眼瞎了么?我会凭白诬赖一个晚辈?”

    黑宗主冷道:“那就请拿出铁证来,若无证据,纪宗上下决不承认。”

    鲍山气的脸色发青,他说:“花独秀若在,只需他现身,我自有办法证明他曾中过我的掌力!”

    谢立亭问:“花独秀没在吗?”

    黑宗主道:“秀儿在决赛时受的伤一直未能痊愈,老夫心系门?#21073;?#26152;天庆典结束后便派人把他送到五行天地去了。”

    当然,花独秀在不在,谢立亭心里也是有数的。

    毕竟,花独秀为了跟纪宗?#37096;?#20851;系,昨天他是拿着令牌大摇大摆出城的,可不是?#32439;?#28508;逃。别人或许不知道,守城和巡逻的武士是知道的,谢立亭也早早得到?#36895;?#21578;。

    谢立亭道:“列位听我一言。”

    “这件事你们各说各话,?#35753;?#26377;足够的证据证明花独秀确实做下这件事,而花独秀也确实走了,这么争执下去于事无补。”

    黑宗主立?#36255;担骸?#19981;对吧?我们纪宗从来就没想争执,是有人要往我们头上扣屎盆子。还有,王法规定,谁主张谁举证,鲍山师兄大?#29260;?#40723;的来要说法,我还想要个说法呢,难道空口白牙就能把人说死?”

    谢立亭叹口气,道:“黑宗主,你先等等,听我说完吗。”

    “这样,豹王门和纪宗的各位师兄还请各回各处,天马上就要亮了,我相信你们也不想把这事演变成人尽皆知的闹剧。双方各留下两三人随我到军营里去,咱们找个不被打扰的地方平心静气的好好谈,行不行?”

    黑宗主又说:“我没意见,悉听谢将军安排。”

    鲍山冷道:“哼,那便如此!”

    谢立亭松了口气,赶紧招呼对峙的双方弟子各自散去,然后带着鲍?#21073;?#40077;青纲,黑宗主,绿帽老者四人离开。

    鲍青扬闭关许久,对花独秀不甚熟悉,跟谢立亭更无交情,便带领豹王门门徒先行返回客栈。

    紫帽老者看着豹王门众人离开的背影,忽?#36824;?#21704;大笑,毫不掩饰心中的快意,声音传出去几十丈远。

    黄帽家老纪司赶紧劝道:“师叔,师叔,你小点声笑啊,鲍青扬他们还没走远!”

    紫帽说:“老夫就是要笑给他们听,最好把他们一个个全都气出内伤来才好!”

    黄帽尴尬道:“师叔,走吧咱们先上楼,您老注意身体啊。”

    “唉,经此事后,豹王门跟咱们纪宗的盟友关系怕是要彻底掰了。”

    紫帽微怒道:“早就该掰了!你忘了咱们来时豹王门都做了什么下作之事了么?”

    黄帽脸色微红:“记得。”

    紫帽道:“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豹王门这些人狼子野心,咱们既已看出他们祸心,何必还要再抱幻想?”

    黄帽低声道:“是,是,师叔。”

    紫帽冷笑道:“掌门师兄说的太好了,我还担心他会抹不开情面呢,好,好啊!这种嘴上一套心里一套的可笑盟友,早就该一脚踢开!”

    “还是我家秀儿有本事,最好气死鲍山这个老?#19968;铮 ?br />
    黄帽以及纪宗众门?#21073;骸啊?br />
    纪宗跟豹王门最后谈成什么样,我本人不得而知,花独秀更加不得而知。

    花少爷甚至觉得,以纪宗如此在乎侠义之风的传?#24120;?#32780;自己又惹了这么大一个麻?#24120;?#40657;帽宗主肯定会很难办,很棘手,很下不来台。

    紫爷爷当然会无条件的维护自己,以他的脾气和对豹王门的偏见,他恨不得早点跟豹王门闹翻。

    但黑宗主不行啊,他是一派掌门,做事当以大局为重。

    豹王门上下肯定会气势汹汹的去要说法,要花独秀,但自己已经逃了,只留下一个烂摊子。

    所以,他才会留下手书,提前解释清楚自己做的事,并劝黑宗主等?#35828;被?#31435;断把自己开除名籍,跟自己划清界限,不替自己背这个黑锅。

    ?#19978;В?#40657;宗主的态度花独秀完全没有?#31995;剑?#20107;情的发展也跟他设想不同。

    纪宗与豹王门的事先交代到这里,咱们来说说铁王庙的北郭?特?#26159;怎么突然出现在?#21526;?#30340;?/p>

    众所周知,在武道大会一甲子庆典上,马走?#31456;?#24635;督已经充分?#22836;?#20986;帝国要清剿邪/教,维护祖妙界和谐的态度。

    目标对准谁?

    当然是对准铁王庙啊,祖妙界就一个邪/?#22871;?#32455;。

    而这届武道大会,铁王庙来了一个少主,两个护法,还有数位实力不凡的门徒。

    在庆典没结束之前,大会委员会对北郭铁男等人会以礼相待,毕竟,他们是以“金刚门”弟子的身份来参赛的,而且北郭铁男还取得了大会第二名的优异成绩。

    他们是漠北武林的一部分。

    但大会庆典一结束,铁王庙众人所在的客栈立刻被重兵包围,随时都会受到猛烈进攻。

    他们立刻变成了祖妙界侵入漠北武林的敌人。

    所?#24515;?#21271;武者都不会对他们报以同情,立场的切割已经随着大会庆典的结束而顺利完成。

    至于为何没有立刻进攻?

    因为帝国?#39318;?#27583;下还没走。

    昨天的庆典在大雨中结束,这雨下了一整夜,凌晨才结束。

    帝国?#39318;?#30340;仪仗会在天亮后离城,朝东方祖妙界方向行去,只要?#39318;?#30340;仪仗离城,总督府的官军会立刻进攻铁王庙众人所在的客栈。

    这些事,整个?#25345;?#22478;的百姓,整个漠北武林都料想到了。

    不然,那满城巡逻的武士是防谁的?

    只是所有人都很好奇,名声在外的铁王庙究竟会不会束手就擒?

    还是会跟官军大打出手?

    所有人都在等着,等着看一场大热闹。

    ?#21271;?#37101;?特?#20986;现在??#38376;??#30340;客栈时???#38376;众人已??溃???#24217;??#20986;??#20102;?/p>

    虽然他们一直?#35805;?#22260;在客栈里,好像是插翅难飞了,但,北郭?特?#33021;出现在这里??#35828;明??#24217;众人肯秚丫?呋??#20102;逃??贰?/p>

    但他们没有张扬,更没有主动向官府报告。

    丢了纪宗这个盟友,他们才不在乎,因为他们暗中跟铁王庙的联系越来越紧密,他们找到了新的更?#30475;?#30340;盟友。

    天,亮了。

    ?#39318;?#27583;下的仪仗浩浩荡荡离城,在粘杆司无数密探校尉的守护下一?#28902;?#19996;方行去。

    城内,大将军谢立亭出现在距离铁王庙所在客栈不远的地方。

    什么?谢立亭不是去调解豹王门与纪宗的纠纷了么?

    拜?#26657;?#29616;在?#39318;?#27583;下离城了,什么纠纷不纠纷的,还调解个屁,你两家彼此看不顺眼,你们打吧。

    打破大天才好,老子正好看你们这些江湖武者不顺眼,缺个理由抓?#22235;亍?br />
    成千上万的武士密密麻麻包围着那间上下三层的客栈,他们身穿黑?#20196;?#30002;,手执锋利钢刀,个个都是健壮如牛犊的军中健儿。

    整条街的百姓都被早早的驱散了,刀光剑影耀人双目,气氛压抑又紧张。

    更远处,同样是成千上万的漠北武者,他们在各个高楼上等着,等着看一场围剿大?#36144;?br />
    这一刻,没有什么唇亡齿寒的痛心?#26657;?#27809;什么江湖同道陨落的悲凉?#26657;?#26377;的,是对看到官府实力究竟到了何种程度的期待?#23567;?br />
    所有人都期待看一场血光表演,不是为了看热闹,而是为了看清官府和铁王庙的真实战力。

    谢立亭咕咚咕咚喝了一碗豆浆,把碗朝地上猛的一摔,大声下令道:

    “所有人听令,踏平客栈,捉?#38376;訓常?#32473;我打!”
射门高手电子游戏
全球最赚钱的公司排名2019 甘肃快三遗漏 江苏十一选五任二遗漏 腾讯小编通过什么赚钱 11选5的走势图 pk10牛牛预测 什么都别想 努力赚钱 分分彩规则 qq赚钱的东西 11选5在线山东视频 最新pt电子游戏网站 问道玩队伍号赚钱 寻求网络捕鱼游戏合作 天津网约车司机赚钱吗 股票分析师老师头像 江苏快3技巧稳赚方法如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