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yfiqv.club)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24120;?#24744;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兔子 跟我回去

    一年后……

    尘朔宫内,景致一依,人也如故。(看啦又看小说网)除了景谙在殿内,还有一人,那就是当年陪着白洛去青丘的老太君。老太君回来了,而白洛却没有回来。

    人此时正小心翼翼地站在景谙的身后,用袖擦拭了额上不断流溢的汗珠,根本不敢去人脸色。

    “白洛早就离开了青丘,为何现在才说??#26412;?#35865;凤眸轻挑着,面上又无太多情绪,那种不怒而威的气势在一瞬间扩张。

    他当初派他去送白洛去青丘,顺便让人向自已汇报小兔子的情况,没想到还不到一年的时间,白洛却早就离开了青丘!

    老太君闻言,身子不由自觉的后退了一步吞吞吞吐吐说:“回天尊……原本…原本老夫以为他只是…暂时离开一会儿,没想到…没想到人?#20820;?#22238;青丘,也不见了……”

    没想到天尊竟然会如此在意那只小兔妖。也是,当初可是把林城给灭了。但既然在意,为何还要把人送去青丘呢?真是让人不得其解!

    景谙紧皱起了眉头,袖中紧紧握紧了拳,却见人不在停留片刻,?#26377;?#36716;身大步离开,只见华贵的白衣一扬,没了人影可见其速度之快。

    出了尘朔宫,他一路向天界的天门方向而去,眼看天门就快到了,眺望间,双眸一微。却见一个男子正站在天门前等了景谙很久。景谙在人面前停了下去,却屈尊对人行了一礼,恭敬唤道:“帝尊。”

    男子身着淡水蓝衣,脚穿踏玄靴,一头曜眼白发用紫玉纹冠高束,眉峰似剑,一双眸子如星,面色润泽恍若桃玉。他轻瞥了一眼景谙,不冷也不热道:“天尊哪去?这般着急迅速。莫不是去找什么人?”

    说话的,是天界的岚曜帝尊——帝昭,此人可是大有来头。帝尊帝昭在仙天二界,可曾是这二界之主,欲覆山海空虚幻,后来突然觉得当两界之主没意思了,也就将这位子扔给了合适的两人,自已清闲玩去了。

    所以,也就是说仙天两帝,在他面前也都得恭敬唤人一声“帝尊”更何况是天尊景谙呢?

    “回帝尊,臣只是突然想到青丘还有些事未处理,想要去找青丘的帝君说说罢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帝昭会出现在这。

    “哦?是吗?”帝昭却笑道:“倒是本尊错意,?#36824;?#26412;尊这里却有一些事要找你,天尊跟本尊走一趟吧!待事解决了,再去青丘不迟,你说了?”帝昭看着?#35828;?#21452;眸,?#31181;?#29609;着?#23376;?#26495;指,若他猜的不错,这灵朔天尊定是下界找什么人。?#36824;?#20160;么时候,天界这般随意了?

    “这…?#26412;?#35865;微微皱起眉,有些犹豫,但还是恭敬应道:“是”只能快速把事做完,再下去找白洛了……

    ……

    在一座四方大宅府前,门外青石碧阶下道一地红花遍地铺覆,而府门外两座石狮子口中挂珠,颈带扎花红绫,敞开的大门上张贴两个大红喜字,串串明火灯笼上也张贴大红喜字。抬头而望,匾上赫然刻着三个赤金大字:“青封府”

    各路来来往往的妖都往这青封府而聚,府宅內大摆宴席设桌。?#30475;?#26080;一不是那喜字。看来,是要成亲的架势。

    落座的妖,着不多大半都要满了。只听两个小妖谈起,一妖道:“这次的青封妖主怎么会突然想到成亲了?还娶了一个男的……”

    另一只妖道:“管他了,这事谁知道了,?#36824;?#29239;听人说,娶的还是只什么…什么兔妖,没错,就是兔妖!”

    对方闻言,不由喃语:“兔妖?”想了想:“看来这只兔妖还挺?#20197;说摹?br />
    在客人都还未到齐前,另一边的厢房内,大红大紫的房内,龙凤烛摆。喜床上坐着一人,他身上也是一件大红?#25165;郟?#24102;着华丽?#26388;?#20896;珠钗等装饰,而人脸上却没有抹任何粉末。

    只见人两手用力挣扎着捆着自已的绳子,而屋内伺候的妖伺对此视而不见。

    这时,门外传来一句:“别挣扎了,没有用的,你还是乖乖成为本妖主的人吧!白洛”

    白洛抬头,便见人已进?#23435;?#20869;,对方也是一身大红?#25165;郟?#21364;是束发未带任何东西,人脸上带着玩味笑意,那双眸子里却满是地看着白洛,想将他吞下肚一般。

    说起这个,为什?#27492;?#20170;日会在这儿青封府,还被这个什么妖主得抓了,都得怪他时运不佳,说白了就是出门没看黄历,过路?#26412;?#36935;到了人,而对方还说什么看上自已了,在对决时耍了诡计就将自已抓了回来。

    “我饿了。”白洛看着人,也不在挣扎了。

    “要吃什么?”他道。对于?#35828;?#35201;求他还是会满足的。

    “胡萝卜!”

    “除了胡萝卜……”他可不会再给人半根胡萝卜了,要知道,第一次满足人给了胡萝卜,看守?#35828;?#20960;个蠢货就被一根胡萝卜给敲晕,说出来还真是丢脸。

    “好吧”他想了想,看了一下桌上堆着的水果与肉,开口便道:“那就吃肉吧!”

    “可以!”对于兔妖吃肉,他也不是很奇怪,转身吩咐了一下,又命众妖侍看守:反正他也逃脱不了了,再过一柱香的时间,就到时辰了

    一柱香后……

    时间到了,府宅内的客人们也到齐了,唯美的奏乐响起,妖侍提红灯,天空洒满着花瓣,放飞着红色孔明灯,众人静静地看着这美妙的?#25165;牛?#20165;听一声高喊:“新?#35828;剑。 ?#20247;人才将目光转向即将走来的两人。

    白洛被迫与人手牵手,?#30452;?#25341;得紧紧地,仅见人满脸得意拉着他过道入主堂。

    伺仪见两人,也不有些心慌必竟他是第一次主持这种的婚礼。正要开口喊出那句“一拜天地”的开场白,一阵寒厉的强风袭涌而来,令在场的人都不由一惊。

    白洛也感觉到了,身子不由一僵:这种感觉,他最熟悉?#36824;?#20102;。这是景谙除妖时所带的气息……

    众妖一同看向来人,只见人一身雪白渐渐走来与四周的艳红形成对比,周身带着强烈的仙气,人?#31181;?#25552;着一把寒气凌?#35828;?#38271;剑,只听人冷冷开口:“不想死的,滚!”

    灵朔天尊?!

    顿时,众妖先是一愣,然后才回过神来大惊失色,纷纷夺门而出。转眼间,原本满座?#35865;?#21049;时,仅剩主堂的两人与这青封府内的妖侍。而司仪早就不知跑哪儿去了。

    “有意思!”他看着景谙勾起了笑意。松开了拽住白洛的手,“洛儿,你先在这里等着。为夫先去解决了事,在来继续接下来的礼仪。”

    ?#31181;?#28014;空出一把玄青长枪,人把玩一转走了出去,看着对方道:“早闻灵朔天尊大名,今日有幸便会会吧!”手抚墨发,双眸一挑,便是杀?#23567;?br />
    白洛紧握着手,不知道是激动还是害怕,他没有想到景谙会找到自已,并那么快速赶到。他心心念旧了多少个日?#25214;挂?#30340;人,原本就该放手的人,此刻却出现了。白洛想扯下头上的红盖头,却又硬生生强忍下了,靠耳力判断两?#35828;?#23545;决。

    对决的两人凌空而?#21073;?#19968;出?#30452;?#26159;杀招!两人速度极快,月夜下一红一白交又分离,不知战了多久,轰然巨响断续在白洛周围响起。两人有意将危险招术拉离白洛身旁,一瞬间,整个府宅基本成?#26388;闲媯?#38500;了主堂却好好的。

    红与白,青封与景谙;不一会儿便分了出了胜负。只见一道红?#30333;?#19979;,紧接着?#23376;?#19979;来。胜负在再明显?#36824;?#20102;。青封输了。

    人躺在地上,嘴角流溢腥红,身上是很多?#32781;?#21452;眼却看着白洛与景谙勾唇而笑:“你赢了,杀了本主,就带他走吧”他早就料到来人一定是为了白洛,没想到还真是……

    景谙双眸一挑却收了剑,仅听躺着的人嗤笑道:“啧,你不杀了本主,本主就不会放过你们,要知道,本主宁可死也决?#36824;?#27963;!”说着,人?#31181;?#22810;出一把玄青匕首,还未等两?#26388;?#24212;过来,便向自已胸口插去。

    “喇——”

    景谙看着?#35828;?#36523;体消逝的瞬间却清楚地听见了人最后说的三个字:“再见了……”

    夜?#21340;?#27490;。景谙缓步走到人身前,沉默着。白洛知道是他,袖中的手紧握也不多言,却在下一秒被人伸手拽入怀紧紧地抱住,他正准说些什么却听对方温柔道:“兔子,跟我回去!”

    原本的一切怒火,在见到?#35828;?#36523;影时全化作了此刻的温柔:兔子,跟我回去……

    “嗯……”
射门高手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