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yfiqv.club)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24120;?#24744;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百六十九章:心有所向 终章

    本来就以为自己的穿越可能是在某些安排之下的,后来便想着既来之则安之,反正穿越已经成为事实,再怎么不愿意接受,总归也改变不了了。(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这样算不算消极对待?不过向飞一?#26412;?#24471;,自己还是蛮积极的。

    如今知道了这些,尤其是,还在欧阳暖暖的面前说开了,值?#20204;?#24184;的……有没?#24515;兀?br />
    好像没有吧?向飞苦笑。

    没有人知道自己是怎么穿越而来的,换句话来说就是,自己在地球的死亡究竟是不是意外还未可知。

    来到了这里之后,是这里作为分支世界诞生,而自己以灵魂状态不知在干什么。好不容易有动静了,却还?#35805;?#20013;安排,最后借尸还魂,得以重生。

    此后,又在一系列的安排之下,获得了各种各样的天赋以及手段。魔法体是向飞给的,那三样魔法还是向飞给的……甚至,这一世的所有,几乎都可以说是向飞给的。向飞给了自己一条命,一个向震天之子的身份,才有了后来的一?#23567;?br />
    这样的人生,算不算是在别人操控下的人生?傀儡吗?或者还不如吗?

    直到这一步。

    “我明白了。”向飞扭头看了看正捂着嘴表情惊骇的欧阳暖暖,“抱歉了,暖暖,我又骗你了。”向飞诚恳的道歉。

    “猫猫,沧澜,很感谢你们两位。”向飞又深深鞠了一躬。

    “各位,也感谢你们。”向飞又对着天空鸟等异兽点?#35828;?#22836;。

    “?#19978;?#26415;。”魔法咒语念动,风元素变成的翅膀宛若天使那样张开,向飞越过将他护在后面的八大异兽,走进了洛离瞻和红衣人。

    欧阳暖暖双肩不住颤抖,她多想开口?#30333;?#24819;法,可是,怎么喊?他……是世界之外的存在,借着向飞的具体存在在这个世界的人。他并不是单纯的向飞,不单单自己任性选择的未婚夫。她很想说点什么,只是,说什么呢?

    八大异兽眼神复杂,对于向飞的身份,它们倒并不介意那么多,只是,从?#25345;?#24847;义上来说,几乎所有的一切,竟然?#21152;?#20182;有关。

    还记得红衣人说过在这个分支世界所属的主世界里,并没有它们这样的存在,但它们确实存在于这个世界,而且,拥有着长久的寿命,以及这份长久寿命所带来的漫长岁月沉积而来的记忆。这些记忆又算是怎么回事呢?#31354;?#30340;?假的?好像都不足以说明。

    向飞越过八大异兽的身边,即便是和向飞最为亲近的猫猫,也完全说不出来什么。

    说什么呢?忽然的变化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好像……无论说什么都已经无法改变或是挽回什么了。

    向飞所涉及到的竟然是这样让人几乎感觉到无奈的命运吗?#30475;?#21478;一个世界而来,来到了这个世界却又处于完全被安排的境况。他一定也很无奈吧?

    “我有一个问题,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给我答案。”向飞看着稍远处?#20154;?#36824;高一点点的红衣?#35828;潰?#20182;并不打算在高度上计较什么。

    “知无不言。”红衣?#35828;懔说?#22836;。

    “你说你是因为默?#35828;?#21628;唤而来的,那么,你知道默克和两人吗?能简单说说吗?”向飞问。

    “太具体的东西实际上我也不是很清楚,希望你理解,我要处理的东西实在是太多,而且,我并不是无所不知的。据我所知,韦尔和默克是第四?#38382;?#38388;倒退时出现的高手。他们的实力实在很强,竟然轻松的突破了神级的壁垒,在三十出头的时候双双成为了神级高手。”

    ?#20843;?#21518;他们又花了三十年的时间达到了世间实力的最巅峰,此后,他们二人便致力于寻找世界的秘密,并且确实有所发现。你们知道的,分支世界是不可能再衍生分支世界的,那是主世界的特权。不过他们两?#35828;?#25191;念实在太深,而我们在商讨之后觉得,他们的存在是有意义的,于是稍?#24895;?#28041;了一点,使其得以从第四?#38382;?#38388;倒退来到了这第十?#38382;?#38388;倒?#35828;?#19990;界。”

    “那么默?#35828;?#21628;唤是怎么回事呢?还有,在我穿越时空的时候,当时韦尔告诉我,默克在卡布雷德山脉有一份遗产,不会就是呼唤你到来吧?”向飞又问。

    “默?#35828;?#36951;产的话,实际上就是他在第四世找到的一些证据,一些能够证明世界正有着?#25345;?#38750;常莫名的变化的证据。”红衣?#35828;饋?br />
    “所谓的莫名的变化,其实就是指时间倒退吧?”向飞猜。

    “对,他们二人确实是很厉害的英才,?#23588;?#23519;觉了时光倒退所引起的极其细微的变化,这让他们心生疑惑,而后踏上了这样一条寻找世界的真相的路。”红衣?#35828;饋?br />
    “对了,你们具体是怎么安排他们的?”向飞又问。

    “默克死去了,死在了第四?#38382;?#38388;倒?#35828;?#19990;界里。而韦尔的执念在?#25345;?#31243;度上得以保留,不过也在去年的这个时候左右消散了。对了,因为你的出现,你的外公不是突破了神?#35835;?#21527;?当天,韦尔就感觉到了,?#19978;В?#20182;的灵魂无法离开卡布雷德山脉,最后也湮灭在了这里。”红衣?#35828;饋?br />
    “这样啊。”向飞又想起了一件事,“对了,我在精灵森林的时候,生命之树告诉我,在卡布雷德山脉,我有一场命?#35828;?#30456;逢,不会就是你吧?”

    ?#21543;?#21629;之树?”但红衣人却显得很惊讶,“这个世界,竟然还有生命之树?”

    “难道是和它们一样,在主世界并不存在吗?”向飞回头看了看八大异兽,以及,不由自主地看了看最后面的孤单的身?#21834;?br />
    她已泪流满面,使劲地捂着自己的嘴,像是要把自己给捂死一样。

    向飞叹了口气,又迅速地飞到了欧阳暖暖的身边,强硬地将她捂着自己嘴巴的双手拉开。

    她梨花带雨的看着他,朱唇微张,却始终没有说出什么来。

    向飞也看着她,看了好一会儿,他才先开口:“你是打算把自己捂死吗?”

    “?#35785;輟!?#27431;阳暖暖没有忍住,而在刚想丢给向飞一个白眼的时候,又犹豫了起来,到底,该不该给他一个白眼呢?

    有时候,两人之间的间隙出现得实在是很莫名,虽然也在意料之内,只是……唉,只是却只能剩下一声?#38816;ⅰ?br />
    “我……”

    “我……”

    两人忽然默契的出声。

    “你先说吧。”两人又默契的道。

    向飞的嘴角这?#27431;?#36215;一丝笑意,这样的情景,显得有点狗血而又好笑。

    ?#21834;?#22823;概两?#35828;?#40664;契实在是太契合了吧,竟是双双沉默着在等对方开口。

    “暖暖,我不是故意骗你的。”看?#25490;?#38451;暖暖的眼睛,向飞败下阵来,终究还是他先开了口。

    “我知道。”欧阳暖暖回应。

    这样的事情,大概设身处地为对方想一想便可以想通吧?自己的灵魂并不是这个世界的,对于这整个世界来说,自己完全是外人,天下之大,从心底来说,完全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处。这将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欧阳暖暖隐隐约约的觉得,自己可以理解,只是,自己并未体会过。

    和她将?#37117;?#21040;龙腾帝国不同,虽然帝国不一,但毕竟是同一片天空下的存在,就像在面临兽?#35828;?#26102;候,三大帝国虽然没有过于深入的合作,但对抗兽?#35828;?#24515;意却是一样的。

    可向飞不一样,他背负着完全不契合这个世界的灵魂,从骨子里、灵魂深处,孤孤单单一个人。

    如果遇到这种命?#35828;?#20154;是自己的话,自己有没有勇气对其他人坦诚呢?哪怕是最亲密的人。

    答案,应该是很清晰的吧?没有。

    去说什么呢?说自己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灵魂,占据了这样一个?#35828;那?#20307;,然后再借着这样一个?#35828;那?#20307;和身份,和所有有的没有的的?#30528;螅?#20174;完全?#21543;?#24320;始相处、相知、相识?这样的经历,对任何人来说,都是很痛苦的吧?

    “原谅我。”向飞诚恳的请求,低下头,一脸悔意。

    “笨蛋,就算你打算就这样抛下我,我也?#25442;?#22312;原地等你的。”向飞的心狠狠一揪。

    “我们走吧。”向飞仰起头,希望能让泪水流回眼里,只是,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实现?他也只能将泪水里的水元素驱散。

    “可是这里?”欧阳暖暖看了看那边的八大异兽,还?#24515;?#20010;洛离瞻和不知姓名的红衣人。

    “已经没有什么了,都谈好了。”向飞强颜欢笑,刚刚发生?#22235;?#20040;一件并不让人愉快的事情,向飞的心情实在转换不?#22235;?#20040;快。

    “向飞,等一下。”红衣人见向飞就要拉?#25490;?#38451;暖暖离开,喊道。

    “怎么了?”别人都开口了,向飞也不好就这么?#23588;?#26080;睹。

    “可能对于你来说,还有一些东西你不怎么能接受,不过我最后还有两句话要告诉你,如果你所说的生命之树确实存在于这个世界的话,那么,这个世界注定将成为一个主世界。另外的话,生命之树?#38405;?#35828;的命?#35828;?#30456;逢,应该是真正的命运将要来找你了。”红衣人喊道。

    真正的命运?这样的字眼瞬间牵动了大家的心。

    “真正的命运?”向飞也不由回过头。

    “嗯,传说生命之树是生命的根源,唯有主世界才有可能出现,还只是有可能,并不是任何主世界都有资格拥有生命之树的。应该说,你们这样的分支世界出现生命之树的例子,你们还是第一个。而生命之树的存在在我们看来,应该跟神秘莫测的真正的命运有很大的牵连,否则的话,总该是能掌握一些规律的。”

    “既然你说生命之树曾告诉你在这里你有一段命?#35828;?#30456;逢,除了真正的命运,我很难想象,还有什么是值得生命之树特意跟你嘱咐的。要知道,即便是在那些拥有生命之树的主世界里,也几乎没有什么?#22235;?#36319;生命之树有所对话。”

    “说起来,你们这个世界真的是很有意?#21450; ?#20986;现了太多太多就算是主世界也不可能出现的存在了。”红衣人扫视过八大异兽,“上古异兽。”又看了看遥远的西南方向,向飞知道,那里正是精灵森林所在,?#21543;?#21629;之树。”他念着。

    “如果说一切的起源全在你身上的话,那这真的是一个很有意义的现象啊。”红衣人叹道。

    “有意义的现象?”向飞怎么想也想不到?#23588;?#36319;有意义跟得上关系,哪怕是有趣的现象,罕见的现象,向飞都不会觉得奇怪,只是,偏偏是有意义的现象。

    ?#26263;?#28982;是有意义的现象了。”红衣人笑道,“知道吗?现在主世界的数量正在?#26412;?#20943;少,所以相应的,能够衍生出来的分支世界也?#23545;?#27809;有以往多了。可这样是不对的,大千世界应该是充满活力的,而这种活力从哪里来?当然是主世界的兴盛了。”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外来世界的灵魂真的可以引起分支世界或者是主世界的变化的话,也许这种案例能够作?#20040;?#21270;主世界诞生的良方,然后在很多很多世界里合理的运用。这样的话,一定能促进大千世界、诸天万界渐渐昌盛与?#27604;?#30340;。”红衣?#35828;?#35821;气有着一种对美好的向往。

    “我记得之前那位洛……”向飞顿时记不得暗红的名字了,“咳咳,那?#35805;?#32418;不是说过吗?说分支世界的数量是有限的,主世界好像也是有限的吧?”向飞有点记不清了。

    “是洛离瞻,对,他是说过,所以我才说要合理的运用。”红衣人纠正,然后解释。

    “这个不重要。”向飞摆摆手,却不见洛离瞻的?#28304;?#24448;他这边偏了偏。

    “我只想说,从一个世界去到另一个世界,且不论你们这么做到,不过你们一定要搞清楚,很多时候,这种事情不一定会让相应的世界得到好的变化。因为人在经历一些事情以后,即便是性情大变都是不奇怪的。这一点的话,只能说希望你们谨慎一些。”

    “好了,就到这里吧,其他的我也不想多问,也没资格多管,我只要安分的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就够了。这个世界的话,?#19968;?#29992;我的方式来尽量让它发生变化的,一般来说应?#27809;?#26159;好的变化,如果出现了预想之外的情况的话,我?#19981;?#21450;时处理的。和之前与暗红说好的一样,四十年的时间,?#19968;?#23613;量让世界走上正轨的。”

    “那么,我就不留了,至于命?#35828;?#35805;,如果真的有命?#35828;?#35805;,如果它真的要找我的话,相信无论在哪里,它都能轻易找到我的。不,或许换个角度来说,你们就是命运安排的相逢,它不可见,却让我们见了一面,不也有可能吗?走了,真的该走了。”说到最后一句,向飞就拉?#25490;?#38451;暖暖的手,另一只手朝后面挥了挥,一步步走?#35835;恕?br />
    呃……然后就见向飞又拉?#25490;?#38451;暖暖回了来。

    “那个,话说,谁送我和暖暖离开这里?这里距离明城有点远得过分啊。”向飞道。

    “向飞,你就不打算尽可能的多问我一些什么吗?就这样就打算?#24503;?#26080;为的度过这一生吗?”红衣人忽然道。

    “?#24503;?#26080;为?怎么会是?#24503;?#26080;为呢?我将尽我的全力,让这个世界变得美好,使之成为真正的主世界,说得高尚一点,我在造福这个世界的人类啊,怎么算是?#24503;?#26080;为呢?”向飞笑问。

    “?#38405;?#30340;能力,?#38405;?#30340;眼光,?#38405;?#30340;经历,我可以向上层推荐你,让你成为这个世界成为主世界之后的监察使者。”红衣?#35828;饋?br />
    “好大的诱惑啊,不过,凡事总是无法尽善尽美的,我要是答应?#35828;?#35805;,首先,造福这个世界对我来说就是另外一种意义了。当然,我相信,那样对我来说绝对是有足够的?#20040;?#30340;,可是,?#39029;?#20026;监察使者之后呢?拥有无尽的寿命,同时也享有无尽的孤独吗?”向飞浑然没有兴趣。

    “监察使者也并不全是男人,你要是同意?#35828;?#35805;,作为主世界的监察使者,我相信有很多女性的分支世界监察使者会愿意与你消遣孤独的。”红衣?#35828;饋?br />
    “这就算了吧。”向飞赶紧摆手拒绝,“无尽的岁月里的孤独,别人不知道,你们还不知道吗?一定很有体会吧?”

    ?#20843;?#26159;如此,不过责任所在,不敢懈怠啊。”红衣?#35828;?#20063;大方的感慨了起来。

    “那就不要拉我入坑了吧,我可不打算受你们受的那份罪。”向飞明确表态。

    欧阳暖暖拉了拉向飞的手,自然是示意这么直接拒绝是不妥当的,完全可以用更委婉的方式。

    “那就太遗?#35835;恕!?#32418;衣人不无遗憾的道。

    “对了,我忽然想起来一件事,之前暗红说?#24049;?#32452;五十年后会来,不过你应该就是?#24049;?#32452;的大?#23435;?#21543;?既然你已经来过了,那么我就不至于非要遵守那四十年的约定了吧?忽然觉得压力有点大啊。”向飞换了个话题。

    “?#24049;?#32452;是一整个组,我最多只能代表我个人,所以五十年后该来的还是会来。我给你五十年的时间,希望到时候这个世界的风?#37096;?#20197;焕然一新。”红衣?#35828;饋?br />
    “那要是依旧维持原貌呢?”向飞脱口而出。

    “至少也是没有变得更坏,不过有一点,主世界和分支世界不同,?#38405;?#20204;的世界来看,成为主世界已经是必然的事情了。主世界想要衍生出分支世界,则是对未来的另一种可能,如果主世界的未来发而不如分支世界的未来的话,那么,主世界走向毁灭是很快的。”红衣人提醒道。

    “多快?”向飞对这个很在意。

    “?#38405;?#20204;的原来的主世界来说吧,就在之前,刚刚毁灭了。”

    “什么?”向?#19978;?#20102;一跳,看来成为主世界反而压力很大啊。

    ?#26263;?#31561;,不对,你不是说毁灭一个世界并不是以个人意志为依据的吗?那需要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说到这个的话,暗红,你之前说的什么经验和个人情绪,完全是在诓骗我啊。”向飞道。

    “你们的主世界在四万多年轻就已经表现出?#22235;持?#34928;落,我们观察了四万年之久,终于决定,将其毁灭。”红衣?#35828;饋?br />
    “那……那个世界上的?#22235;兀俊?#21521;飞问。

    “四万年里,世界只剩下一片疮痍,几乎所有的人类,魔兽,还有各种各样的拥有独立灵智的生物,几乎已经消亡。这样的世界,已经没有未来了。”红衣?#35828;饋?br />
    “这样吗?”向飞的心这才稍稍安定了些。

    “这一回头,又耽误?#22235;?#20040;多时间,果然还是不该回头的啊。”向飞笑,苦笑。“罢了,是真要走了,?#19968;?#35880;守?#20449;?#30340;,五十年,这个世界一定会焕然一新的。等着你们的到来。”向飞最后看向红衣人。

    “嗯。”红衣?#35828;?#28857;头。

    “话说,你们谁送我和暖暖回去?”向飞又问八大异兽。

    “我吧,送你过来,自然该送你回去的。”天空鸟道。

    “好,那就都散了吧,悦儿估计早醒了,应该正急着找我呢,我先走了。”猫猫说了一句,随即消失。

    红衣人和洛离?#20843;?#20043;消失不见了。

    沧澜,沧桑虎,大地熊,沧海鲸,万物鱼,几乎同时消失不见。

    “那我也去休息一下吧,向飞。”风雨鹰忽然喊了喊向飞,?#23433;还?#24590;么说,你完全不必想太多的。据我猜测,那些人虽然?#30475;螅?#28145;不可测,不过他们受到的限制也一定大到?#22235;持?#25105;们所无法理解的程度,甚至于就连伤害到我们都做不到。不过?#19968;?#26159;很期待,你能把这个世界变得美好的。”说完,也不等向飞回应,风雨鹰就扇动这翅膀飞?#35835;恕?br />
    ?#23433;?#29992;管那?#19968;錚?#25105;带你们离开这里吧。”天空鸟道。

    “好。”向飞回应。

    这次,天空鸟没有将他们放在接到他们的地方,而是直接给送到了明城外的高峰的后面。

    “剩下的路,你们就自己走吧,我?#29615;?#20415;在外人面前现身。”天空鸟随即返回。

    “向飞,你……能跟我说说你的事情吗?”欧阳暖暖自从之前表明能理解向飞的选择之后,就几乎没有开过口,这会儿,终于开了口。

    “我的事情啊?”向飞拉?#25490;?#38451;暖暖找了个干净些的地方坐着,便说了起来。

    ?#26696;?#26469;到这个世界的时候,说真的,很怕,万一?#29615;⑾至宋?#30340;灵魂并不是这个世界的,岂不是会死得很?#36965;俊?br />
    “后来和倩儿姐还有晴儿,我们三个人离开帝都,我想着,不管怎么说,至少心里的压力是空营减轻很多了。”

    “到了精灵森林之后,先是和雷衍他们的相遇,后来甚至连精灵女皇都出现了。对了,说起来的话,精灵女皇好像是给?#23435;?#20160;么?#20040;?#26469;着,?#19978;?#21040;现在都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呢。”

    “接着学院就放假了嘛,?#19968;?#21040;帝都之后,救下?#35828;?#26102;几乎已经奄奄一息的?#19981;丁?#21521;?#19978;?#32454;的说起了在遇到欧阳暖暖之前的所有经历,讲得很详细,欧阳暖暖也听得很认真。

    “再后来,不就是你来了吗?再之后的事情,你就几乎都知道了。”向飞道。

    “那,还有些我不知道的呢?”欧阳暖暖问。

    ?#26263;?#26159;有些,那我就慢慢跟你说吧。”向?#19978;?#20102;想,随即道。

    ?#21834;?#21521;飞挑着记忆比较深刻的事情跟欧阳暖暖说着,欧阳暖暖也愈发的听得津津有味。

    “大姐和南誉大婚那天,我不是被魔给摆了一道吗?其实就是那一次,我真正的见到?#23435;?#19975;年前的那个向飞,不过我不知道他是向飞,当时的他……全身都是暗红色,就像之前的那个暗红一样,不过身材体型却跟我完全一样。我的育心重生,春回的呼唤,还有福至心灵就是他给我的……”

    “还有的话,就是我们历练的时候,我不是进?#22235;?#20861;森林的深处吗?其?#30340;?#26159;我真正的和沧澜的第一次见面。说到沧澜的话,我又想起来我第一次梦到它的场景了,当时啊……”向飞也是想到什么才说什么,整体显得比较杂?#36965;?#20294;欧阳暖暖毫不在意。

    因为,每一个细节也许彼此并不互相关联,但当它们汇聚到一起之后,便成了如同碎片般的向飞的过往。虽然都是些碎片式的东西,但呈现在欧阳暖暖面前的,却是好多好多她所不了解的向飞的过往。

    待向飞回过神来,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好交代?#35828;?#26102;候,天色已经大暗。

    ?#26696;?#22812;路吗?”向飞问。

    “你说呢?”欧阳暖暖没好气地白了向飞一眼。

    “那就得加快速度了,不过你饿了没有?#24691;?#19981;要先吃点什么?”向飞问。

    ?#26263;?#28982;要吃点东西了。”欧阳暖暖道。

    两?#35828;?#20851;系在欧阳暖暖知道了向飞所有不为人知的过往,以及这段过往中的各种心理变化之后更深入了一步,所谓知根知底,这大概就是了吧。

    向飞升起火取暖,拿出了一些吃的喝的。

    忽然,向飞感觉有人在接近。

    感知了一下,竟然正是一脸疲倦的成才和成奇。

    “师?#31119;?#37027;里有火光。”成奇指了指远方道。

    “我看得到。”成才道,随即两人加快了脚步,不管怎么说,有火光这种事情总是能给在夜里?#19979;?#23588;其是满肚子满嘴苦不堪言的人以动力的。

    “成才,成奇,快过来,有吃的。”察觉两人近了,向飞便大喊道。

    “他们两个?”欧阳暖暖并没有刻意去感知,吗,这种事情,向飞既然已经注意到了,放心的交给他就好。

    “这是,是向飞的声音吧?”成奇向成才确认。

    “是。”相比之下,成才就笃定得多了。但是他也是一头的雾水,话说,他们怎么?#20960;?#22312;前面的吧?怎么回事?

    “啊!”欧阳暖暖也正?#19978;?#21040;了这一点,连忙提醒向飞:“待会儿他们要是问我们怎么还在他们前面,你怎么答复?”

    “就说我们是飞出来的怎么样?”向飞道。

    “这倒是一个理由。”虽然这样的理由也许有点蹩脚,但至少是个说法。瘴气的?#27573;?#24403;然是有限的,不仅仅在于宽度,也在于高度,要是能飞到足够的高度的话,这并不是一个无法实现的可能。

    “你们怎么在这里?”果然,成才和成奇过来之后就问。

    ?#24613;?#22909;?#35828;?#35828;辞说出去,虽然成奇有点表示怀疑,但成才却只是点?#35828;?#22836;就没有?#28572;?#20102;。

    “连夜?#19979;?#21527;?”成才问。

    ?#26263;?#28982;,我们可不想在这里过夜。”向飞笑。

    给成才和成奇施展了森林之歌以后,两人满嘴满?#23396;?#24515;的苦总算是得到了缓解,这让成才再次大大的夸了一次向飞的森林之歌。

    连夜?#19979;罰?#34429;然月光并不是很明亮,但对于四人来说也够了。

    等到四人重新来到明城东城门外的时候,不过寅时而已,天边才刚刚有一抹几乎都辨不清晰的明亮。

    明城就是这点好,不过什么时候,东城门都是不关的,不过有人把守,而且人手的数量和质量都远超白天。

    四人轻松地进入了明?#29301;?#27605;竟,除?#35828;?#22269;指名的通缉犯之外,明城完全不拒绝任何人。

    “你们要不要和我们一起找个客栈?”成才主动问。

    ?#23433;?#20102;,我现在归心似箭,只希望能尽快回家,然后去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向飞婉拒。

    “那好吧。”成才也不强求,就和成奇走了。

    “向飞,你要做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啊?”欧阳暖暖问。

    ?#26263;?#21153;之?#20445;?#26377;三件事是必须尽快解决的。”向飞道。

    “那三样?”欧阳暖暖问。

    “第一,尽快回去,然后好安排去圣龙帝国过年的事宜。第二,当然是尽快的征求老?#25159;说?#21516;意,看看能不能尽快把你娶进门了。”说到后面,向飞看?#25490;?#38451;暖暖的眼睛。

    欧阳暖暖的俏脸顿时浮起一抹绯红,美艳不可方物,只?#19978;?#22812;色如墨,而向飞虽然有精神力,另外还有微弱的月光,但毕竟看不真?#23567;?br />
    “那第三呢?”欧阳暖暖似乎是要掩饰自己的羞怯,连忙问。

    “第三……”向飞却忽然怔住。

    欧阳暖暖看着向飞,却半天不见他应答,不由摇晃了一下向飞。

    ?#23433;?#29992;摇的。”向飞出声。

    “第三嘛,当然是完成和红衣?#35828;?#32422;定了,用我从另一个世界所带来的知识,造福这个世界。这一定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不是吗?”向飞道。

    ?#23433;?#36807;,一定会很难的吧?”欧阳暖暖迟疑道。

    造福一个世界,这怎么可能说说就能做到?天下平民数以亿计,要想造福世界,就至少要让大部分人满意。这绝对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情。

    尤其是,向飞还并不是一位统一了三大帝国的?#23454;郟?#19977;大帝国的?#30452;穡?#21183;必将会让难度进一步增加。

    只有区区五十年时间呢。

    “艰难是难免的,不过其实我也一直在想,我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究竟做了什么?#24691;?#35828;事情的话,我也算是做了不少的。比如乐城的事,?#26576;?#30340;事,还有兽?#35828;?#20107;,巨龙的事,我都有在参与。不过,有没有一件事情能让我为之付出一生的时间的事情呢?在昨天以前,并没有。”

    ?#26263;?#29616;在有了,这是一项非常伟大的事业,我将彻底改变这个世界,当然了,只有我是不够的。这还需要龙叔叔和岳父的大力支持,另外就是那位?#19968;?#27809;有见过的神圣帝国的?#23454;?#38491;下了。不过有一点我知道,他们三位,其实都是向往着那样一个世界的,他们一定会鼎力支持的。”向飞道。

    “这倒是没错,三大帝国的?#23454;郟?#22914;今都是各自帝国里的贤明的君主,他们?#24049;?#20026;自己的帝国着想的,我相信,你一定会得到相应的足够的支持的。”欧阳暖暖笑道。

    “嗯。”向飞重重地点头回应,他的心里,直到此刻,才有了一个明确的方向。他相信自己一定会沿着心里的方向,一直前进到自己期望的终点的。

    就算他到不了,他的儿女会继承他的道路,或者,就算不是儿女也行,毕竟,这样的道路不是任何人都能走上去的,也不是谁都会愿意走的。自己的儿女的话,自己一定要让他们选择自己最想走的路,最想做的事才?#23567;?br />
    ?#23433;?#36807;,在那之前有一件事很重要。”向飞道。

    “什么?”欧阳暖暖问。

    ?#26263;?#28982;是把你娶进门了!”向飞一把将欧阳暖暖公主抱抱在了怀里,随即往前方跑去。

    “啊!向飞,讨厌啦!”欧阳暖暖拍打着向飞的胸膛,却也在向飞的奔跑中,在向飞的怀里一起奔向前方。

    全书完。
射门高手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