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yfiqv.club)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24120;?#24744;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章 佛灯

    那城遭遇?#21073;?#20315;界殿殿主偈明无惑舍生断后,力保三学堂骨干存留。(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这件事,让整个佛界一致认为就是玉剑仙宗的人杀害罗伽天尊,众人群情激愤。

    一时间,佛界内部分成两派,功德殿、清净殿为首者,认为该派出兵力,下山剿灭仙门之人。三位斗佛则认为,连续作战令佛界伤亡惨重,当务之急是巩固佛山防守。双方争辩的不可开交。

    “无量光明寺一向只归罗伽天尊管理,从来没有外人对吾等说三道四。”

    功德殿殿主愿慧谦莲一语中的,令三位斗佛一时语噻,有理说不出。

    “既然殿主已经挑明,吾等亦不便强留。”

    话已至此,双方都不再多说,两位殿主集结各部人手,下山前往‘那城’。三学堂原本?#24808;?#36319;去,但心蘅六尘觉得三学堂若也跟着下?#21073;?#37027;整座佛山几乎就没有人留守,所以没有带走三学的人。

    一路上,两位殿主并没有发现玉剑仙宗的人影,到了那城,满眼望去,也只有废墟焦土,没有活人踪影。心蘅六尘定神一想,得出惊人答案。

    “糟了,愿慧谦莲,吾等中计了!”

    “怎么会?”

    “玉剑仙宗既能歼灭殿,又为何放走三学堂的人呢?这是他们使出的调虎离山之计。”

    说到这里,愿慧谦莲也明白了过来。

    “坏了,传令下去,赶快退回佛界。”

    大军行至那城需要耗费五天时间,就算是急行军赶回去,也需要三天半的时间,到时候还无法确保能保持高战斗力。现在,唯有期望仙门的人已经撤退。

    事实上,偈明无惑重伤罗信后,陆云昭就改变了进攻策略。他命令仙门弟子带罗信回仙门调理,自己孤身一人,趁着佛界两殿人手下山后,偷偷潜伏进无量光明寺,寻找关押血魔两族的地方。

    无量光明寺精锐尽出,三学堂派人代为防守。但三学堂的人手,本来就因为连番恶?#21073;?#27515;伤惨重,所以也挤不出太多人手去防守无量光明寺。

    “哈,计划真顺利,堂堂三大势力的佛界,现在也落魄到了这种地步。”

    不一会儿,在殿中,陆云昭找到了伊莎贝尔和赛特等人。轻?#23665;?#20915;守卫僧人,救出血魔两族后,陆云昭从衣袖当中抽出一巴掌大的琉璃玉瓶。

    “话说,你们两族精锐就这点人?”

    赛特连忙回应:“呃,陆真人啊~是这样的,我们两族大部分人都战死了。”

    “不会吧,你意思你们两族大部分人都战死了,?#19981;?#27809;有磨死一个佛界高手啊?这也太没用了吧。真不明白,为什么掌门会给你一?#26029;?#23447;令,让本座不得不来救你们这群废物。”

    赛特等人敢怒不?#24050;裕?#27605;竟现在还得靠陆云昭救出两族之人。

    而那?#26029;?#23447;令,是玉剑仙宗密令。仙宗令分青白两种密令,青色密令由掌门传给仙门重要?#23435;錚?#30333;色密令留在玉剑仙宗密令阁。两块密令遥相呼应,只需往?#25105;?#19968;块密令中滴入一滴血液,即可激活密令,互通有无。

    “请?#20107;?#30495;人,这里还有我近百号族人与魔物,您这次打算先救走多少人呢?”

    伊莎贝尔有这种疑问也正常,就算佛界现在守备松懈,可要救走这么多人,在她看来也是不可能的。

    “哼,你是在看本座么?你可知道,本座手中这只琉璃玉瓶,乃仙门第五代掌门为应?#38405;?#27861;来临,亲手打造。里面可以将整个仙门收容进去,更别说你们这点人了。”

    血魔两族听闻陆云昭此言,无人不对其手中的琉璃玉瓶徒增?#27425;貳?#21516;?#20445;?#20234;莎贝尔也为双方实力差距之悬殊,再添担忧。

    ‘姐姐说的对,仙门果然是我们绝对不能惹的对象。真没想?#21073;?#29616;如今的三大势力,实力差距这么大。’

    要知道,伊丽莎白领导下的血族,常年奉行韬光养晦的政策,实力大增。他们又和魔族达成联盟协议,如今连神域都忌讳三分。

    但同为三大势力的仙门和佛界为?#20301;?#24378;出神域这么多?原因很简单,神域中某些人,为了自己的权利挑起内?#21073;?#23548;致实力至少减弱一半,这才有的今日这种局面。

    再看历史上因内战而衰落的强国,难道还少吗?自古以来,霍?#39029;?#32434;的,都是那些利欲熏心的宵之徒。其结果,多是把原本强盛的帝国,拖入衰落时代,到最后不是分裂,就是被周边国家吞并。

    “行了,没时间耽误了,万一让佛界高手发现就不好办了,我要开始施法了。”

    说完,陆云昭祭出手中琉璃玉瓶,催动仙法,将两族众人全部吸了进去。

    ‘大功告成,不过我既然进了佛界,岂能就这么轻易离去呢?’

    陆云昭?#25484;?#23453;物,向上飞去前往九彩云天。他想?#21119;?#20315;界,找一找有没有什么弱点。

    飞到九彩云天,陆云昭当即被灯海院内永亮的佛灯所吸引。那灯光?#30431;?#22312;召?#21119;?#19968;样,令他无法抗拒的走向前去。

    ‘这是什么宝物?灯内无油,灯?#25937;?#33021;?#24524;眨?#25105;为什么会有种想要碰一下它的?’

    就在陆云昭忍不住诱惑,手快要触碰到灯芯的时候,两位佛者,大声喝止。

    ?#30333;?#25163;!”

    两位佛者异口同声,惊醒?#23546;?#20113;昭。

    “来者何人?胆敢?#20040;?#20315;门禁地。”

    面对佛者的质问,陆云昭不慌不忙,反倒?#21183;?#23545;方。

    “你们俩又是何人,难道叫别人说名号前,不该先自报家门吗?”

    两位佛者不愿?#21862;?#21452;手合十。

    “贫僧法号心惟色。”

    “贫僧法号道惟空。”

    “本座乃玉剑仙宗第八代弟子陆云昭,特来领教佛界武学。”

    三人报完名号,各自?#23396;?#26412;领。两位佛者正是看守灯海院的另外两位斗佛,实力非凡,二人一路攻左、一路攻?#36965;?#25171;的陆云昭只有招架之份,毫无还手之力。

    “堂堂佛界,居然也玩二打一这种勾当。是不是传出去了,会为佛界添些光彩啊?”

    二位斗佛闻言,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后,心惟色停下手来,在佛灯旁打坐观战。道惟空向陆云昭施了个礼,继续摆出攻击架势。

    “哼,我就随口说说,你们还真敢跟我玩一对一啊~未免也太看我了吧!”

    陆云昭认为自己?#20040;?#20063;是仙门翘楚,原本只是想羞辱下这两位佛者,没想?#21119;?#20204;居然真敢和自己一对一。?#20552;?#27668;炸的陆云昭,催动全身仙法,一剑打出仙门上式武学。

    “化天地之造化、统天干之~看我仙门武道剑法,你如何抵挡!”

    说完,陆云昭如风似影,速度飞快。招招?#25104;?#26007;佛道惟空,却不致命,似乎在故意玩耍他一样。

    “这”

    一旁打坐的心惟色,想要上前助阵,可又担心对外落下以二对一的笑柄,玷污佛界清誉。

    “哼,二打一就二打一,你们既然这么爱装,那就别怪我不?#25512;?#20102;!”

    眼看陆云昭招招逼命,心惟色虽面不改色,可手中双掌早已握拳。这?#20445;?#24573;然一佛者一掌打入战局,扰?#20234;寺?#20113;昭的步伐。

    “施主,斗佛之首梁星月,前来拜候。”

    陆云昭也不是傻子,之前的战?#20998;校?#24050;经得知那二位佛者绝对不是他们所言的‘贫僧’那么简单,眼前又来一斗佛。三对一,就算是挨个单挑,也不利于他。

    “哼,我也早就想会一会传闻中的斗佛了。不过,本座今日尚有要事在身,恕?#29615;?#38506;。”

    恢复平和之心的陆云昭,简单回了个礼,便飞出九彩云天。

    斗佛心惟色想要追击,却被梁星月拦住。

    “此人深不可测,论起单打独斗,你们二人谁都不是他的对手。为防有诈,还是不要上前为妙。”

    “嗯,星月所言甚是。呃~”

    道惟空虽然不是身受重伤,但也多处见红,心惟色连忙扶他进屋修养。

    ‘此次,虽然被这仙家救走了两族俘虏。可这佛灯的秘密,应该还没有?#23396;?#30495;是不幸中的万幸。’

    究竟灯海院中的那盏佛灯有什么秘密?会让梁星月如此在意?它又为何能吸引陆云昭呢?

    难道,常年在?#35828;?#19977;位斗佛,不仅仅是管理灯海?#28023;?#26356;是在守护着什么惊天的秘密?
射门高手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