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yfiqv.club)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24120;?#24744;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八十一章 西凉有子南宫稚

    季璟明白自己不应该让季贤等自己的答案很久,也曾经无数次的幻想过这个问题真正摆到自己面前的时候究竟应该怎么回答。(www.yfiqv.club)可是当季璟听到季贤温凉的嗓音轻巧的提起那个名字的时候还是突然间丧失了语言功能。

    ?#20843;?#24456;像多年前的一个孩”

    闻言季贤微微歪头,看着面前少年的眼神中夹杂了一丝温和:“那个孩子是你对不对?”

    口腔中弥漫开一丝苦涩的笑意,果然,兄长还是和当年一样,什么都瞒不过他。轻轻叹了一口气:“是,我在他身上看到了时候的自己。”

    季贤后撤一步坐到了一旁红木椅上,桌上摆着整齐的茶具,雕龙画凤的图样寻常而精致,他伸手倒了两杯茶水后看着氤氲的烟气,挑了唇:?#30333;?#21543;,你是指哪些地方?”

    依言落座,季璟依旧没有放松挺拔如松的姿势,斟酌了一下?#20040;?#25918;才开口:“九是东帝的皇子,但同时也是东帝上一任皇帝钦定的摄政王,从就背负了很多东西,我见到他的时候他眼里满是害怕,紧紧的攥着自己的衣摆,每一步?#24049;?#26159;规矩,生怕行差踏错或者是让师父不?#19981;叮?#21487;是明明是山庄里最规矩的一个孩子,我在他身上感受不到烟火气。”

    季贤右手搭在腿上,无意识的画着圆圈,这个孩子他见过,但是也仅仅限于见过而已。很多的?#36866;?#36824;是从外界听到的,他并不是什么探索旺盛的人,他只是特别想知道这个让弟弟愿意回国甚至主动来见南宫沿晚的人是什么样子的。

    “后来带他带的多了,知道他在东帝排行第九,当时的东帝太子是他很亲的兄长,一路走过来不过两三年的功夫竟是知?#23545;?#21338;能言善道,非常优秀,强过很多的皇家子嗣,可是看着他莫名的就让我很心疼。后来学武的五年间他特别勤奋,也很努力,当然,?#19981;?#26377;孩子的脾气和玩闹。”季璟的眼神逐渐变得悠远,似乎在回忆当年的模样。

    季贤安静的听着,并没有打断他类似于呓语的诉说。

    ?#20843;?#20837;门晚,师父将他交给我带,这期间着实艰难。逍遥山庄等级严苛,?#24049;?#32321;琐,内门弟子的?#24049;?#26356;加为难,可是他都一一过来了。最后甚至成了名震武林的遥少主,很是出色。但是我在他身上看到了时候的自己,竟是有些难过吧。”

    端起茶盏轻抿一口,季贤方才开口:“那你有没有想过别的东西呢?”

    有些疑惑的?#35789;?#20102;一遍,别的东西?

    猛地瞳孔一缩,季璟失声道:“头发!”

    ?#20843;?#36825;种随着年龄的增长而逐渐褪色的头发是罕见的,我上一次见到这样的例子,还是在一个女子身上,”他抬头看了一眼紧张的季璟,薄唇轻启,和季璟同时说出了那个名字,?#20843;?#26377;听。”那个一己之力动荡了两个帝国的传奇女子。

    “是啊,就是她,真是好奇她究竟?#19981;?#30340;是东帝的苏贵妃之位,还是西凉的皇贵妃之位。”

    季贤的话如同银瓶乍裂碎在季璟的耳旁,震惊得他猛地一下站了起来。如果说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封望岂不就是他的弟弟?虽然他真的有过怀疑,可是?#24049;?#26080;根据。但是季贤,他太过了解这个人了,从他口中说出来的事不是板上钉钉就是真实发生,从无偏差。

    “那他到底是”

    “东帝的瑞帝心疼她一身才华无处施展,?#26885;?#20102;借东帝的国力将她保护起来,直接封了贵妃仅次于皇后之下,再加上盛宠不衰,因此真的护了她好些年。名义上是夫妻,实质上瑞帝把她当做了自己年幼走失的妹妹。”

    这些信息太过于爆炸,季璟一时半会儿竟是没有反应过来。隔了好久才?#19968;?#33258;己的声音:“那哥的意思是,封望其实不是东帝皇上的孩子,而是南宫沿晚的孩子是吗?”

    季贤看着震惊到表情管理失控的弟弟竟有些想笑:“是啊,如果这个孩子在西凉出生,他应该叫南宫稚。”他的声音在殿堂里回荡了许久才渐渐消散,季璟依旧有些回不过神来。

    这个名字他从听到大,或者说,除了十年间突然成为禁忌的自己的名字之外,在南宫沿晚的时代里还有一个名字也是禁忌。就是南宫稚。

    时候在父皇的桌上看到了想要追封这个名字主?#35828;?#24481;?#26159;着?#20294;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不了了之。甚至是从在父皇书房听季贤?#22841;?#20869;容的时候,都会?#32423;?#21548;见南宫沿晚叹息声中?#24039;?#36731;若鸿毛的南宫稚。

    从特别羡慕这样一个名字的主人,能够被父皇这样挂在心上,时刻不忘,还不用学晦涩难懂的古文医药,也不用一次次的实验?#31455;?#20043;术。

    可是如今从季贤口中听到这个没有下文?#21335;?#24917;?#36866;?#30340;主角竟是自己的师弟的时候,猛烈的心疼拉扯着神经,许许多多和他相处的画面在脑海里飞速掠过,那成长的清晰足迹一点点的被从记忆的长?#21448;?#25366;掘而出。

    季贤看着面前的弟弟神色挣扎,变幻莫测,也叹了口气。他最开始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也震惊了很久,谁能想得到这样一个东帝的天之骄子实际上是西凉的孩子。他拿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惊讶程度不亚于现在的季璟,如果这样一个孩子能够为西凉效力,那西凉超过东帝指日可待。

    他将目光转向终于重新坐下的季璟,等着他开口。终于,季璟缓过神后,才开口,可是声音却异常嘶哑:“那,哥,九应该知道这件事吗?”

    “知不知道的权利在他那里,我前些日子已经去信告诉封珩礼这件事了,他只告诉我让九自己取舍,并没有多说什么。”与此同时?#26377;?#20013;取出一块玉佩递给季璟,“如果他愿意,就带他来吧。明天傍晚,还是在这里,我想知道他的答案和你对你交给我的这份答卷的解释。”

    抬眼看了季璟一眼,漠然道:“希望这一次你的解释能够让我满意。回去吧,别让孩子等太久。”
射门高手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