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yfiqv.club)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24120;?#24744;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十二章 丑也遭人惦记

    顾:“四月的那个夜晚,没有星星和月亮”

    顾:“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那个晚上很平常”

    楚:“我用沼泽的经历交换?#22235;?#36807;去的?#36866;隆?br />
    楚:“谁也无法遗忘,沼泽那么泥泞,?#36866;?#37027;么忧伤”

    顾:“这时候,你突然在我的视网膜里潮湿起来”

    楚:“真切得抬起眼睛看着你”

    顾:“可你却没有抬头”

    顾:“?#19968;?#22312;翻着膝盖上那本会特曼的诗集”

    楚:“我看见你是一只纯白的飞鸟”

    楚:“我知道美丽的笼子禁?#22235;悖?#20063;养育?#22235;?#36830;绵的孤寂和优美的沉郁”

    ?#21834;?br />
    两人一人一句,似吴侬软语,似苏曲评弹,爱情的味道洋溢在字里行间。(www.yfiqv.club)

    台下有很多都是国立汉城大学走出去的学生,如今虽小有成就,被不少人追捧。

    可谁想到过,曾经他们的校园也曾在纸短情尺的爱情里悲欢离合。

    王小帅转动的铅笔掉落在地上,一双眼睛如鹰隼般打量着楚世哲。

    不高不胖,一副衰样,很稚嫩,除却一双眼睛颇有神采,其他地方都格外的大众化。

    而王小帅即将拍摄的《十七岁的单车?#26041;?#36848;的是一个十七岁的农村少年阿贵在清京找到一份送快递的工作,因为得到许诺,当他赚到六百块时可以拥有公司暂借他用的银色变速越野车。

    他每日工作都很勤恳,可是就在梦想即将成真时,单车丢了,阿贵陷入绝望。

    小坚是和阿贵是同岁的清京少年,但因家庭的贫困,他在维?#21040;?#20658;时又常自卑。

    ?#30422;?#23649;次三番将许下他一辆单车的承诺食言后,小坚为在同伴面前挣面子和泡马子,从家里偷来钱买了一辆二手车,不想此车正是阿贵所丢。

    阿贵发现他赖以生存的单车被小坚“盗”去后,开始不计代价拼命讨回,两个少年为守护自己的简单梦想发生争斗的?#36866;隆?br />
    ?#36866;?#30340;背景是在21世纪初。

    灵感来自于意利著名导演德西卡的《偷自行车的人》。

    他需要的就是一个大众?#24120;?#26368;好皮肤黑黑的,很健康的那种。

    而且,通过稿件他发现,台上的这个人声音很好听,珠圆玉润,说话很有精气神。

    特别的符合少年阿贵的气质。没有人鼓掌,因为是在彩排,不过,一个嘶哑的男低音却在教室里响起。

    王小帅不知道楚世哲的来历,其实他有些担忧,能站在顾北柔身边一同表演的人,不可能不优秀。

    如果是已经学习表演的,潜意识里被表演?#35760;伤?#26463;缚就麻烦了,他并不知道,顾北柔所学的并不是表演专业。

    “你知道《冬春的日子》吗”

    楚世哲摇头。

    作为第一个让王小帅开口的人,李倩有些意外,王小帅的大名普通人其实并不了解。

    可在圈内却有这不小的名头,王小帅于1993年拍摄的《冬春的日子》可是一举夺得了清京电影节最佳新人导演奖。

    和他一同得奖的还有拍摄?#24230;?#27743;好人》的导演贾科,《清京?#21448;幀?#30340;拍摄者张远。

    而现在,他们一同有一个响亮的名头,第六代导演。

    ?#19978;В?#33258;从《冬春的日子》之后拍的都是新奇古怪,冷到除却大师都无法评判的电影。

    与慢慢适应市场而转变的其他导演,他可谓一股清流。

    他一直坚持自己的艺术,不曾改变,而这次,是继《冬春的日子》之后又一次纪实题材试水。

    “这就很尴尬了”虽是这么说,可王小帅的脸上笑的更加剧?#25671;?#25105;可是曾经和张远、贾科等人齐名的导演”

    话音未落

    “噗”

    不知道是谁没憋住,在大厅里呵?#20999;?#36215;来,声音很大,是个女声。

    张远、贾科两人那对于这些爱看电影的妹纸们可是如雷贯耳。

    张远执导,前不久上映的《山城的?#36866;隆罰?#20854;中的一句:所有人的坚强,都是柔软生的茧,不知?#26469;?#21160;了多少人。

    还有贾导,虽然如今息影一段时间了,可五年前拍摄的《兵者诡道也》凭借着宏大的场面拉开商业大片市场,造就了如今电影的?#34987;?br />
    可眼前……这个。

    别说他们,就是熟悉近代电影史的导演系学生们都很难记住他的名字。

    “哎呀,真的,我以前可有名了,不信你们在网上搜搜我的《冬春的日子》”

    王小帅的话更像是个来推销产品的销售,绵绵无力没有任何的说服力。

    事实上,继《冬春的日子》之后,王小帅就进入了一个怪圈,不论怎么拍摄都摒弃不了同样的艺术手法。

    为此,他不得不停止电影的拍摄,转而去刁钻的拍些?#36866;?#30701;篇、片段。

    而近些年来,仿佛固化?#29616;?#20102;一样拍摄的更加无厘头了。

    好好的拍摄个汽车修理工的心酸?#36866;攏?#38497;然间在?#36866;?#37324;插入个火箭腾空,驶向茫茫宇宙深处的画面。

    离奇又诡异。

    王小帅继续看着楚世哲说道“小伙子,你个人我很欣?#20572;艺?#22312;筹划一部篇子的拍摄,你来做我的主?#21069;傘?br />
    假如,有人这么?#38405;?#35828;这么一番话,要么这人是骗子,要么就是浪费人时间的垃圾。

    而在楚世哲眼里,眼前的这人两者占全了,更别说前面铺垫的那些《冬春的女人》,各种名导之类的。

    这些楚世哲深有了解,像极?#22235;切?#20256;销人员,总是夸夸其词的整些不可能的事情。

    楚世哲有些好奇,全场这么多人,他对于自己的长相身材还是有了解的。

    不选其他人,选自己干嘛!难道还能是因为自己长的丑啊!

    “我就?#19981;?#30475;你尴尬又想拒绝而欲哭无泪偏偏无从开口的样子,唉,小伙子,我王小帅看中你不是别的”

    “就是因为你长的平平无奇,瞧瞧你这张大众?#24120;?#36865;快递该多合适啊!”

    ?#21834;?br />
    我去尼玛的。

    台下的众人一哄而笑,顾北柔捂着嘴巴脸上微红,被王小帅的话给逗的,想笑又必须憋着。

    她微微看向楚世哲,尴尬的脸上全是一脸的不?#33579;?#23567;淘气的眼神显得可爱极了。

    顾北柔媚眼如丝,这个曾给他?#23649;?#30340;大男孩,这个转身替她挡住水花的大男孩,怎么看都是最帅的模样。

    当然,台下的人却非常赞同王小帅的话,?#20999;?#19981;止,真不知道这人怎么被请到这里来指点舞台的。

    而且,他们越发觉得,夸夸其谈的这个中年人就是个不?#31185;?#30340;坑货。

    逮着谁,谁倒霉,想反驳人?#19968;?#19968;口流利的清京市侩小白话,礼貌的问候你大爷,还不带喘气的。

    气的楚世哲小脸红?#20284;说模?#20182;也是人啊!

    他不要面子的吗

    还指名道姓的说自己丑,对,丑,楚世哲认。

    但关你屁事啊。

    你拍你的垃圾电影,我表演我的朗诵节目,不是很好吗

    “哼,你还好意思说我,我觉得你自导自演更好,我像送外卖的,你到像是给人家搓澡的”

    “噗”

    “这两人真是活宝啊,全一个野路子的”

    “我看他俩拍个父子篇挺好,我肯定去捧场”

    ?#21834;?br />
    语不惊人?#21862;?#20241;,整个舞台节奏彻底被王小帅给打乱了,李?#36824;?#19981;了王小帅,但这帮学生她还是管的?#35828;摹?br />
    ?#30333;?#24847;措辞,怎么说话的,有一说一,你这个声音倒是挺好的,节目也不错,那个王导,要是没事的话,我让其他人上来了”

    “嗯,顾美女可以下来了,那个小伙子再留下,我觉得他是可造之才想亲自指点指点”

    “噗”

    台下的人集体大笑,不知道为什么,王小帅的?#30333;?#35753;人觉得非常的搞笑,特别是对上楚世哲时。

    就连原本袭来的睡意一扫而空,捂着嘴巴看着台上的楚世哲。

    “我!指点你大爷”

    楚世哲心里嘟囔着,小眼神很淘气的蔑视王小帅,要不是李倩在,要不是为了演出费,他早拍拍屁?#19978;?#21435;了。

    “呵,不麻烦您了,我看您有时间多看看别人拍的电影,学习学习,回见了您勒”

    楚世哲嘟囔着,手上胳膊一挑,整个人就直?#26144;?#30528;台下走。

    王小帅仔细的观察楚世哲,身体瘦弱,送快递流下?#39038;?#25171;上光影拍摄,这些辛劳的?#39038;?#37197;上单薄的身体,该是怎样的一种情景。

    越看越觉得合适,越看越觉得好,随着楚世哲下台的身影,王小帅的目光一直跟着在。

    如小媳妇的眼神,如胶似漆又格外的热切,楚世哲心里恶寒。

    我去你奶奶的!

    “这人是不是有龙阳之好”

    “关键,我他妈长的还不咋地啊!”

    不寒而栗,毛骨悚然,恶心到?#27425;浮?br />
    楚世哲回到座位上,一双白嫩细长而又软软的?#31258;?#20102;过来。

    轻柔的替楚世哲擦去了鼻子上的汗。

    顾北柔的动作很轻柔,脸上还带着?#22478;?#29980;甜的笑容,捂着嘴?#20572;?#35273;得很有意思,调侃楚世哲道。

    “他似乎很?#19981;?#20320;哦”

    楚世哲鼻子顿时一凉,脊背都微微开始酸胀“那人真的是导演吗真恶心”

    楚世哲的手上还残留着顾北柔的香味,对于那捧着小脸时丝滑的肌肤触?#26657;?#35753;人无法忘却。

    “不知道,对了,晚会当天记得把头发吹一下,妆也化一下”

    “?#33402;?#22836;发还用吹……”

    楚世哲本来还想自嘲两句,一双分外热切的眼睛从第一排转过来,朝着楚世哲眨了两下。

    我特发可!!!

    “?#25285;?#24517;须?#25285;?#24517;须整帅点,省的长的丑还被别人惦记”

    楚世哲脸上不?#33579;?#23545;着自称名导的王小帅比了中指,?#28982;?#30528;。

    你!是!真!的!丑!

    ?#33402;飩校?#19985;帅丑帅的!

    ?#34892;?#27815;海几扬尘、张灏le、野百合的推荐票支持。
射门高手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