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yfiqv.club)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017章 炸彈

    本來年紀稍微大點的那幾個孩子,看到林伊和阿元后,都安靜下來,眼里生出了希望。(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卻這會兒聽了阿元這句,毫不遮掩的大實話,臉色頓時比之前更加蒼白。

    “不過,我能將風險降低一些。”阿元說著,就蹲下去,用自己的系統侵入炸彈的系統,修改了一部分數值,“我將遙控即時爆炸的數值修改了,但不得已,這個修改也啟動了倒計時設置。”

    也就是說,如果拿著炸彈遙控的那人,此時按下遙控建的話,他們會從原本的立馬死亡,改成了等待死亡。

    阿元是完全從數據分析和數據對比,得出等待死亡的危險性,要比立即死亡低得多,所以做出修改。

    林伊:“……”

    年紀稍大些的那幾個孩子,已聽懂了阿元這話是什么意思,因此他們完全沒有因自己的風險被降低了,而有感到一絲絲安慰,反而面上的驚恐更深了。

    面對這么十幾雙淌著淚,巴巴看著自己的眼睛,一個個身上還都臟兮兮的,有的似乎還挨了打,臉上帶著明顯的淤青,真是要多慘有多慘。林伊吁了口氣,直接在地上坐了下去,打量著他們道:“你們哪一位是王?”

    十幾個小朋友,沒有一個答話的,還是那么眼巴巴地瞅著她。

    “都嚇傻了嗎?”林伊抬手,在一個孩子的腦袋上輕揉了揉,“別怕,這炸彈我不會拆,但有人會拆,救你們的人馬上就過來了,你們不會有事的。”

    這時,一個看起來大約十五六歲的少年,小心翼翼地道:“王……王被,那些人帶走了。”

    林伊抬眼:“那個被帶走的,是王。”

    少年點頭:“我們住在一條街上,我認識他。”

    林伊打開個人終端,馬克那輛車已經停了,然后她閉上眼,異眼的感應闊值鋪到最大,隨后睜開眼。

    閻旭已經把王救出來了,但是,她只看到了馬克的尸體,卻沒看到巴倫的尸體。

    跑了?!

    林伊微微挑眉,特意把人留給他,他卻讓獵物從眼皮子底下溜走了!

    真是,高看了那家伙。

    巴倫利用源點空間場逃走后,為了不再節外生枝,就按下了遙控鍵。只是回饋過來的信息,卻讓他皺起眉頭,倒計時?兩組炸彈的數值都被修改了!是那些獵狗?還是躲在地下一層的人?

    不過,就算是改了他的設置,他們也拆不了那個炸彈。

    巴倫拿出之前被殺的那個小隊長的個人手環,暗幸這個沒弄丟,只能從這里查出那些藏頭露尾的家伙,究竟是什么人。

    ……

    陳伍和馬六終于爬上第十三層的時候,正好趕上阿元開口:“倒計時開始了。”

    馬六張大了嘴巴,一邊喘著粗氣,一邊下意識地問:“什,什么倒計時?”

    阿元有問必答:“炸彈倒計時。”

    陳伍:“……”

    馬六:“???”

    林伊揉了揉眉心,對那些孩子道:“別擔心,時間足夠,給你們拆彈的人馬上就過來了。”

    但這句安慰,顯然起不到什么作用,有些孩子還是忍不住哭了起來。

    陳伍愣了好一會,然后一臉懵逼地走過去,瞅了半天才瞅明白炸彈上顯示出來的倒計時,十分鐘,不,現在只剩下九分四十秒了。

    什么叫趕著來送死?他們現在這樣,就是名副其實地趕著來送死!

    陳伍艱難地吞咽了一下,轉頭看著林伊:“誰?誰來拆?”

    “閻旭。”林伊說著拍了個炸彈倒計時的影像給閻旭傳過去,然后加了一句,“對付這個,你沒問題吧?”

    那邊挺高冷,一直沒回她。

    林伊也不在意,關上攝像頭后,也沒挪地方,還是盤著腿坐在哪兒,眼睛在那些孩子身上溜了一圈。他們還在哭,有的分明是想忍住不哭的,但沒能忍住,憋著嘴,眼淚一直嘩嘩地流,看著更加可憐。

    林伊實在不會哄人,便嘆了口氣,看向阿元:“你說你,怎么連哄幾個孩子都哄不好。”

    阿元道:“小姐,在這種情況下,我認為只有解除炸彈的危險,孩子們才能得到真正的安慰。此時此刻,語言是蒼白的。”

    林伊:“……”

    你還挺文藝。

    馬六挪到陳伍身邊,他倆其實特別想趕緊離開這里,實際上,一直也沒人攔著他們,但不知為什么,他倆誰都沒開口,說出要逃走的話。

    于是兩人又都變成兩朵沉默的蘑菇,傻乎乎地蹲在林伊身邊。

    陳伍遲疑了半響,還是忍不住開口問林伊:“你認識那個男人?”

    林伊道:“不認識。”

    陳伍心里有些驚懼:“那你怎么知道他會過來救人?!”

    林伊有一搭沒一搭地道:“來的路上,那家伙應該是可以自己穿過那塊槍戰的地方,連我們幾個,他都愿意帶著,這些孩子,他能救就一定會救,如果真救不了,也會明說。”

    他從一開始就沒拒絕,就是打算接管這件事。

    陳伍:“……”

    陳伍看不出閻旭是個什么樣的人,但他本能的,不想反對林伊的判斷。

    那些孩子可能是真的哭累了,也可能是因為有這幾個大人在身邊陪著,他們的情緒終于慢慢平靜下去,哭聲也漸漸歇了下來。

    隨后,這層的電梯門忽然打開,閻旭領著個十歲左右的孩子,從里走出來。

    倒計時上的時間還剩下六分二十秒。

    因為帶著王,所以閻旭不得不將速度放慢些。其實帶著王重回蜂巢,并不是明智的選擇,但是將王留在那個地方,可能會更危險,接應的人說不準什么時候能趕過來。

    林伊看了他一眼,主動站起身,給讓了下位置,陳伍和馬六也趕緊跟著起身,齊雙雙地看向他。

    阿元禮貌地開口:“閻先生,很高興又見面了。”

    閻旭看了一眼周圍,一群滿臉都寫著驚懼和不安的的孩子,每個孩子的脖頸上,都被套著一個定時炸彈;對面不遠處是幾具死狀恐怖的尸體;中間隔著色彩鮮亮明快,但卻是無聲的動畫片,以及幾個看起來似乎并不在狀態的成年人,這一幕,實在是詭異得很。

    閻旭不知該說什么好,只得沉默地朝他們點了點頭,示意林伊照看一下王,然后就在那群孩子跟前蹲下去,開始檢查他們身上的炸彈。

    約一分鐘后,閻旭抬起眼,看向林伊:“你是源師?”

    林伊半蹲下去,看了他一眼,再看向那炸彈:“這是源能炸彈,你拆不了?”

    “這個源能炸彈不是流水線產品,是出自源師之手,它的關鍵點是刻寫在源紋上的。只有看得懂它的源能規律,找出源紋代表的數值,才能找到拆解它的密碼。”閻旭解釋這些的時候,似并未受到倒計時的影響,他的語氣不急不緩,但卻又不是之前報坐標時的那種,宛如機器人般的冰冷狀態,反更像是一位淳淳善誘的師者。

    并且說到這,似擔心林伊聽不懂,又補充了一句:“簡單來說,對方在這里設置了一個密碼,這個密碼,只有源師才能看得懂。我需要這個密碼,才能順利將它拆解。”

    而閻旭說完后,也不等林伊回答,就打開自己的個人終端,聯系警方。

    這個時間,警方應該已差不多到了,源學院的源師是隨警方一起來的。

    他并不確定林伊是不是源師,而且即便林伊是源師,如果她級別沒有設置這個炸彈的源師的級別高,那么,這個密碼她很可能也解不了。

    求推薦票~~求書評暖場~~~~各種求~~~
射门高手电子游戏
富贵棋牌手机最新版 皇家棋牌手机版下载? sg赛车预测 188比分直播88比 多乐彩11选5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爱彩乐 快速赛车 辽宁11选五每天开奖多少期 四川熊猫麻将苹果版 宁夏11选5中奖规则 广东26选5 幸运pc28蛋蛋预测 二分彩APP官网下载 股票配资网站 k线图分析股票走势 qq麻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