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yfiqv.club)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256章 仙道,神道,魔道…

    原本她只是隨口一問,但沒想到顧鶴之居然點頭肯定了她的的猜想,“確實還有一個神道,是仙界里各位仙家人人都想往上走的目標。(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

    每個界都有神,亦如魔族有魔神一樣。但是要修煉至魔神的修為,在魔界歷史中僅有一位,傳說是上古洪荒之時的魔神,此后就沒有再出現。

    華灼第一次聽到這些被描繪得浩瀚星辰的世界,她心中有些激動,甚至迫不及待想要去領略這種不一樣的精彩。

    她用幾秒平復了心中的活躍,面上看起來很淡定,問到:“那最終成神的人,多嗎。”

    說起來有些膽大妄為,不過她就是野心膨脹,想要修煉成神,想要去看神界與仙界的不同,雖然她也沒有見過仙界,但要選擇就是選最好的。

    顧鶴之搖搖頭:“不多。”

    在千年前六界里就沒有成神的,能成半神也在少數,算他和灼兒在內的話,大概有二十個。

    即使過了千年,六界里的這個基數也沒有改變,甚至現在仙界在新帝的帶領下,實力越發后退,半神不再出現了。

    曾經的六界霸主,如今只是外強中干。

    他知道魔界目前已經超過仙界,而標榜無欲無求的佛界,其實也不會給屈居人下的機會。

    當年的天帝天后都是位列半神,而天后傳聞是從上古洪荒走下來。至于是真是假,他暫時還不知道,因為要成為神,才能去往神界,也才知道上古洪荒要怎么進去。

    這層關系很簡單,逐層遞進。

    但不可否認的是,天后在仙界成功發展了青丘勢力。

    華灼聞言,斂眉沉默了幾秒,她爾后又道:“你呢,你修煉的是什么道。”

    從金蓮的純凈氣息上看,和她修煉的胡里花俏方式不太一樣。

    就好像…一種很有儀式感的凈化,雖然不露鋒芒,但亦不可讓人冒犯。

    顧鶴之沉吟了一會兒,他道:“魔道與佛道。”

    對灼兒,這些也沒有什么好隱瞞的。

    按理說佛界與魔界是對立的,當年佛祖為何會接納他一個魔界少主,主要原因是他體內有一半佛修,這來源于他的父親。

    是的,如今魔界統領者魔皇并不是純正的魔修,他曾經也是佛祖坐下弟子之一,修的是最純正的佛法。

    但世界萬物都逃不過一個七情六欲。

    他的母親是位天生的魔修,且身為昔日魔皇獨女,魔界公主,也是未來魔界繼承人,卻在現在的普渡山,當年混亂的六峽谷相遇相識。

    顧鶴之不了解里面的具體情況,但是在他出生后,母親渡了一身修為給他就去世了,漸漸長大后從魔仆口中得知,當年他的父親成為墮魔過,后來恢復后才變成了真正的魔。

    所以魔界和佛界的關系有些復雜。

    看著顧鶴之一副謫仙清月之姿,華灼還以為修的也是仙道,沒想到居然是魔道和佛道。

    佛道也符合他的氣質,但是魔道這個…就有點詫異了。

    華灼頗為好奇道:“你是如何入這兩道。”

    顧鶴之想了想,道:“天生的。”

    瞧著華灼還是好奇的樣子,他抬手揉了揉她的發定,眸光柔和道:“你現在別想那么多,就好好修煉,等以后會知道的。”

    沒有記憶的灼兒,她對這些事情一片空白。

    現在不適宜將所有的真相都告知,而是順著她成長的速度一步步來。

    等將龍魂歸位后,那些被封印的事情自然會自動解除。

    而且顧鶴之決定瞞著,也是為了保護她往后一段時間里的自由。

    等以后,也許就要負重前行了。

    畢竟等龍魂歸位,他也不能再掩蓋得了灼兒身上的邪龍氣息,那天生神格是個讓人眼饞的好處,只要奪舍了神格,就等于是讓一個普通仙人直接邁入神道,如此巨大好處,誰不想要。

    起初灼兒的神格是被天帝天后封印著,還擔心被發現被窺伺,所以他們才以邪龍會危害仙界的名義將人送走,遠離仙界。

    這些,他也是后來才知道的。

    因為天帝天后兩人是半神,結合生出的孩子是天生半神體質,這個沒人起疑,但通過灼兒年幼,懵懵懂懂的時候不知道控制瘋長的修煉速度,還有那隱約突破成為神道的標志,這才引起了他人注意。

    “……好吧。”華灼心中有疑,但也沒有再繼續追問。

    她想要知道的真相很多,但也能猜到為什么被瞞著,因為她現在太弱了,弱到知道的事情越多越危險的地步。

    華灼撇嘴,道:“不過你可以告訴我,判斷對方為墮魔的方式。”

    被瞞著就瞞著,她也不是那種打破砂鍋問到底的人,只會自己根據事情發生的背后來推測,隱約猜測到某種答案。

    往往答案,都是在最初的動因上發現。

    就好比她卷入了這個神神秘秘的漩渦中,就是小錦鯉的出現,和說要賺功德,繼承神位的話。

    而且她也是后來才注意到,這里用的動詞是繼承,而不是成為。

    也就是說,她很有可能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出來只是一種歷練,實際上真正的家里成員,極大可能就是父親是個坐在神位上,她作為后代也要繼承神位,而條件就是功德值。

    也不排除另外一個可能,她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凡人,但是被坐在神位上的人發現了她的優秀品質,知道她有成為神的潛質,這才培養。

    不過華灼想,百分之六十是第一個原因。

    所以你看,她沒有追問到底,但是從各種線索中也能推得出自己想要的答案。

    顧鶴之不知道華灼在幾秒里面想了那么多,而是道:“在平常,墮魔者和修煉者很難區分。如果你的修為高出墮魔,可以一眼看出不同。或者說打斗的時候,對方亮出狼牙,瞳孔宛如蛇打斗時豎起,那就是墮魔了。”

    華灼聞言在腦海里幻想一下,有了大概輪廓,突然想到了什么好玩的,她玩彎嘴角壞笑道:“現在不就是有個現成的墮魔嗎,拿來練練手。”

    墮魔,聽起來就是要被他們炮轟的反派角角色,她也不會客氣。

    顧鶴之自沒有反對的道理,而是淺笑縱容,“好。”

    只要你喜歡,怎么樣都行。
射门高手电子游戏
奕趣贵州麻将申请代理 最好赚钱的网络游戏 河北11选5一天多少期 贵州茅台股票技术分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欢乐麻将好友房新版本 体彩海南飞鱼查看开奖结果 彩乐乐即时比分 熊猫麻将官方版在哪下 15选5 天津麻将经验 今天黑龙江福彩22选5 河北11选5结果 琼崖海南麻将苹果版下载安装 手机免费单机麻将全集 90网赚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