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yfiqv.club)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24120;?#24744;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百三十五章 运气

    杨彤彩一向觉得自己运气好,无需太努力,富贵荣华自然到手,但他并不骄傲,经常告诫子孙:“咱们杨家祖上积德,才有今天的日子,你们要省着用,给后辈儿孙留点。(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但是对外人,左武侯将军则是另一副面孔,谁敢质疑他的能力,必遭报复。

    冀州军临阵倒戈这件事是他的运气,因此白拣一份胜利,也是他的尴尬,总觉得自己没有得到麾下将领的尊重,经常被这些人在背后指指点点。

    “提前跟我说一声,?#19968;?#19981;同意吗?”杨彤彩?#39318;?#24049;的一个外甥,也是心腹,“他们为什么非要瞒着我?”

    外甥更加尴尬,因为他知道,舅舅肯定没胆量公?#29615;?#21467;贺荣人,“呵呵,他们……他们害怕舅舅。”

    “嗯?”

    “将军,他们害怕杨将军。杨将军不必放在心上,这是你的运气,不必承受阴谋之累,却受战胜之果,此番回朝,必获朝廷重赏……”

    “呸。”杨彤彩啐了一口,然后点点头,“这也不全是运气,我若像晋王一样早早逃走,还有这场大胜吗?”

    “没错,杨将军留在贺荣军中,原本就为伺机而动,是这些将领不懂杨将军的心事……”

    杨彤彩啧啧几声,对外甥的这番吹捧不太满意,突然有些恼怒,问道:“我是一军之主,被瞒过也就算了,你为什么也不知情?或者是你知情却不肯告诉我,与众将沆瀣一气?”

    外甥双手连摆,“舅舅……将军,你可冤枉我了,没人告诉我啊,战场上他们不是连我一块挟持了吗?”

    ?#30333;?#20043;是你无能,我身边就没有能用的人,等回到冀州,我自然有办法收拾你们。”杨彤彩撵走外甥,独自喝闷酒。

    次日一早,众将前来议事,杨彤彩冷着?#24120;?#30475;谁都不顺眼。

    今天的议事内容只有一项,大军即将进入并州,是战是和、是借路还是夺路,需要拟定一个主意。

    依据前方斥候打探到的消息,并州眼下正处于对峙状态,梁军占据东南的许多城池,却迟迟没能攻下晋阳城,晋军返回之后,连胜数场,解除晋阳之围,但是没能将梁军逐出并州,如今各自据城坚守,等候下一场大战。

    晋王派使者过来,表示?#25954;?#20511;路,甚至供给粮草,但有一条要求,希望冀州军帮助他们攻打梁军。

    杨彤彩犹豫不决,众将也?#20960;?#25345;一端。

    有人以为应当帮助晋王,一是能够顺利入并,二是梁军此前偷袭冀州,并非真正的朝廷之师,早晚会有一战,帮晋军也就是帮自己。

    另一派人则觉得不该相信晋王,何况冀州军挟大胜之威,用不着在任何一方势力面前低头,就算要与晋军联?#24076;?#20063;要等朝廷的?#23478;狻?br />
    两派争论不休,杨彤彩听得心?#24120;?#21521;尹甫道:“尹大人做个决断吧。”

    尹甫笑道:“我?#23435;?#23448;,在这?#36136;?#24773;上还是得由杨将军做主。”

    尹甫极少干涉军务,杨彤彩对此比?#19979;?#24847;,想了一会,抬手制止众将议论,开口道:“此前击败贺荣人实属侥幸,不可因此而生傲气,况且降世军留在凉州,咱们冀州军孤立无援,所带粮草不多,将士思归心切,皆不乐为战,朝廷如今又是存亡未知,无从领受?#23478;?#25105;意已决,与晋王结盟,借粮借路,至于晋梁之战,咱们旁观助威就是。想那梁王并非枭雄之辈,与凉州杨猛志倒是同一类人,见晋、冀联军,必生惧意,一溃千里,我军正好顺势入冀,夺回渔阳与邺城,最重要的是,救出陛下。”

    众将唯唯,只有一人挺身而出,高声道:“杨将军此言差矣。”

    杨彤彩脸色一沉,“苏副将有何高见?”

    此前在战场上,众将一拥而上,挟持杨彤彩退兵,谁也不承认自己是主使者,事后杨彤彩也大度地表示绝不追问,但是一直对这位副将苏融川存有怀疑,以为暗中挑事者必是此人。

    苏融川三十几岁,性子比较耿直,出列回道:“?#23376;?#20113;‘才出虎穴又入狼窝’,贺荣人是虎,晋王沈耽就是狼,他今日卑躬屈膝前来求盟,它日必要设计陷害。朝廷不幸蒙难,所仰望者,无非是咱们这支冀州军,若是陷在并州,杨将军有何脸面再回冀州?”

    杨彤彩脸上一红,心中大怒,“与晋王结盟,正为挽救朝廷,先别管晋王是狼是虎,梁王才是朝廷眼下之敌,不与晋王结盟,难道还与梁王联手不成?”

    苏融川昂首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杨将军可做渔翁,为何非要选鹬蚌为友?以贺荣人之强、之盛,冀州军尚且大胜而归,区区晋、梁,有何可怕?”

    杨彤彩大笑,随即怒道:“信口雌黄,误我大军。早就说了,冀州军之胜乃是侥幸,又没有降世军相助,凭什么同时与晋、梁?#39556;?#20132;战?”

    “对杨将军来说可能是侥幸,对我们……”

    “你说什么?”杨彤彩更怒,挺身而起,双目圆睁。

    众将皆劝,苏融川拱手道:“是我口不择言,杨将军莫怪,不过我的想法没变,晋王绝不可信,宁可绕路,也不可受其蛊惑,望杨将军再思。”

    杨彤彩冷笑道:“我若不肯再思呢?你还要再来一次兵谏不成?”

    ?#25163;?#35832;将一半多人参加过上次的挟持,听到这句话心中?#21152;?#20123;?#24597;遙?#20302;头不语,苏融川更是狼狈,退回列中,连道“不敢”。

    尹甫起身劝道:“杨将军休怒,众将各抒己见,最终还是要由杨将军定夺。”

    “他们也得听我‘定夺’才?#23567;!?#26472;彤彩怒气难消,“朝纲不振,就是这些人害的。”

    尹甫不停劝慰,杨彤彩稍稍缓和,挥手道:“我意已决,诸将退下。”

    再没人敢提出反对,众将陆续?#39034;?#20013;军帐,苏融川一直红着?#22330;?br />
    不远的帐篷里,徐础正与晋王使者对面而坐,一人饮酒,一人品茶。

    “晋王想来十分重视这支冀州军,所以派大哥亲?#38382;?#32773;。”徐础笑道。

    刘有终叹道:“晋王如今只求自保,并州内乱未除,再来一支冀州军,可真承受不住。希望四弟多多帮忙,令晋、冀结盟,莫生嫌隙,此战过后,还可联手应?#38405;?#26041;之?#23567;?#22235;弟听说了吗?宁王已然平定吴州,另派一军再度夺取东都,他则招兵买马,号称要以五十万大军横扫天下。贺荣人虽强,思念塞外,一败便溃,宁王心志坚定,才是真正的强?#23567;!?br />
    “大哥所言极是,但我在冀州军中只是客人,受其保护前往冀州,说不上?#21834;!?br />
    刘有终笑道:“这是怎么了,四弟在我面前还要客气?天下人盛传,降世军金圣女、冀州军尹大人、凉州杨猛军、益州军铁鸷共败贺荣人,可我知道,若没有四弟出谋划策,根本就不会有四家联手。”

    “大哥想得太多,冀州军诸将议事尚且不许我参加,我如何能够‘出谋划策’?我去冀州也只为?#22836;?#24503;公主回家,别无它意。”

    两人一个吹捧,一个谦虚,刘有终最后道:?#30333;?#20043;四弟别坏我的大事就好。”

    “当然不会,我想冀州军刚刚经历大战,元气未复,除了与晋王结盟,似乎也没有别的选择。”

    “大势如此,只怕有人看不清楚,或者野心太大。”刘有终笑了笑,“杨将军不至于,他是一位识时务的将军,他想夺回冀州、拯救渔阳朝廷,也需要晋军的帮助,对不对?”

    徐础连连点头,“待会就有消息,大哥不必忧心。”

    刘有终的随从进来,拱手道:“那边的议事散了,杨将军力排众议,决定与晋王结盟。”

    刘有终大喜,起身道:“果如四弟如料。请四弟恕我不能?#21999;悖?#24453;到晋阳,晋王必定设宴款待,咱们兄弟三人促膝长谈……”

    刘有终匆匆走出帐篷,去见杨彤彩,要将结盟之事说定。

    徐础接着喝茶。

    尹甫进来,见无外人,忧心忡忡地说:“苏融川的确反对了,杨彤彩也的确发怒了,但是……众将这回胆怯,没有抗拒之意。”

    “已有抗拒之心,尹大人不可浪费时机,回?#25163;?#38745;候,若是有人前来问计,你默认就好。”

    “若是没?#23435;?#25105;呢?”

    “那就只好再等时机。”徐础笑道。

    “杨彤彩绝不是晋王的对手,若真结盟,这支冀州军必归晋王所有迫不得已的话,我要带本部将士别寻道路返冀。”

    “实在迫不得已,才能行此下策。”

    尹甫叹了口气,回自己?#25163;?#31561;候。

    没过多久,刘有终回来,笑道:“事情妥了,杨将军明日拔营入并,晋军开门相迎,得此强援,晋军当一举扫灭梁军,渔阳朝廷获救亦是指日可待。”

    “晋王又有龙兴之势,?#19978;部?#36154;。”

    “这?#21482;?#21487;不敢说喽。”刘有终摇摇头,却没有太过反对,“四弟什么都不必做,安心随军入并,晋王自有大礼相赠。”

    “无功受禄,令我汗颜。”

    两人又聊几句,刘有终告辞,回?#25163;行?#20449;向晋王通报好消息。

    一更过后,尹甫派人来请徐础过去饮酒,两人闲聊多时,将近二更,尹甫举杯道:“我等到时机了。”
射门高手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