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yfiqv.club)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24120;?#24744;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千两百八十二章 赵士祯

    林延潮看到赵士祯这名字,当即在脑中搜刮自己是否认识这个人。(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

    以林延潮过目不忘的本事,当然知道鸿胪寺下有一个主薄名叫赵士祯。

    作为礼部尚书,林延潮也兼管鸿胪寺,对于这名官员的履历也算了解一二。

    此人原先是国子监监生,万历六年时以善书徵之名,授鸿胪寺主簿。

    能从国子监监生拔为鸿胪寺主薄这可是难得的机缘,据说他当时?#19981;?#22312;扇子上题诗,然后正好被宦官呈给天子得了赏识,?#35782;?#22240;?#35828;?#20102;官职。

    不过此人身在鸿胪寺却不肯安守本分,时常谈论兵事,而且?#19981;?#30740;究火铳如此奇技淫巧的东西。

    一名负责接待宾客,朝堂礼仪之事鸿胪寺主薄,居然不安心于本职工作,反而将精力?#21152;?#22312;军事上。这就如同现代上班摸鱼,下班兼职写小说,能被领导所赏识吗?

    因此赵士祯在鸿胪寺主薄的任上,从万历六年一直干到了现在。这都快万历二十一年,他仍没有升迁,这在官场上对于一名曾被天子赏识过官员而言是很少见的。

    因此林延潮从鸿胪寺每任寺卿对赵士祯的?#21152;?#19978;可知,此人实是很不受人待见。

    但是林延潮今日看到自己儿子在读他书,不由有所好奇。他当即问道:“此书是何人给你的?”

    林用沉默不答。

    “不说,书就没收了。”

    说到这里,林延潮作势欲拿起,林用立即道:“爹爹,这是孩儿从书肆租来的!你若收走了,孩儿如何还书,如此不是违背了信字。”

    ?#20843;?#32473;你的钱?”林延潮没好气问道。

    “娘亲。”

    林延潮道:“你娘对我抠抠索索,?#38405;?#20498;是有求必应。”

    林延潮将书略路翻了一遍,这一本书大致分四个部分原铳,图式样,打放架势及神器杂说,描述了火器的渊源,对于明朝各?#28982;?#22120;的优劣?#21152;?#19968;番评价,以及使用说明。他还?#38405;?#38131;特别有研究,大致构想了自己发明的一等鸟铳等等。

    林延潮随便一看,这本神器谱其实是没有写完的。

    林延潮忽脸色一沉对林用道:“你还敢撒谎!”

    林用身子一哆嗦,但见林延潮将书一扣道:“此书分明并非刻本,哪家书肆会售如此抄本?你从何处得来?”

    林用沉默不语。

    林延潮坐了下来道:“你还是不说。”

    林用摇了摇头。

    林延潮知儿子倔强的性子,说是不说,就是不说。

    林延潮冷笑一声,当即对外?#36820;潰骸?#26469;人。”

    一名下人走进了房内:“老爷有什么吩咐?”

    “你去鸿胪寺一趟,将一位名叫赵士祯的主薄请到府中来。”

    林用吃了一惊道:“爹?”

    林延潮看了林用一眼,然后对下?#35828;潰骸?#36824;不快去!”

    接着林延潮向林用道:“你不用心功课,而看这些?#24615;又?#20070;,还对我撒谎,这些我先?#29615;?#20320;,等一回赵主薄再说。”

    “眼下我先考较你的功课,若是哪里说得不对,到时一并处罚!”

    说完林延潮考较起林用的功课,他想了想当即拟了一个题目问道:“孟子曰:“人不可以无耻。无耻之耻,无耻矣。”

    林用闻言满脸涨红,略一?#20102;?#28982;后回答。

    林延潮问了林用半个时辰后,终于微微点头,气也算消了不少。

    林用偷看林延潮神色,稍稍有些得意。

    林延潮轻咳一声,这时候下?#36895;?#21578;道:“鸿胪寺主薄赵士祯赵大?#35828;?#20102;。”

    林延潮将书放在一旁道:“请他进来。”

    不久一名年近四十,留着山羊胡,身着青色官袍的官员入内向林延潮见礼。

    “下官鸿胪寺主薄赵士祯见过大宗伯!”

    林延潮微微点点?#36820;潰骸?#20813;礼。”

    林延潮并没有让赵士祯入座,?#35782;?#36213;士祯就垂着头,也不敢抬头张望。

    林延潮从桌案上拿起神器谱递给赵士祯道:“此书是你所著?”

    赵士祯双手接过书,奇道:“这确实是下官的拙作,但?#21038;?#26771;刻,只是手抄作几本在好友间传阅。不知……”

    “哦?在好友间传阅!那怎么会到犬子手?#23567;!?br />
    赵士祯闻言微微抬起头看向站在一旁的林用。他略一迟疑然后大喜道:“原来是你,你竟是大宗伯的公子,失敬失敬。”

    林延潮看了林用一眼,然后向赵士祯问道:“哦,赵主薄认?#24230;?#23376;?其经过与本部堂道来。”

    赵士祯当即道:“回禀大宗伯,是这样的。那日吾与在书肆闲逛,正?#20204;?#36935;了令公子,当时我看公子抱着一本杂学之书看得津津有味,我心想令公子年纪如此小,怎会懂得什么杂学,当即心存轻视忍不住出言考较。”

    “哪里知道令公子天资聪颖,知一而答十,小小年纪竟各?#20173;友Ф加?#25152;涉猎,?#35782;?#19979;官与令公子是一见如故,心有忘年之交之念。?#19978;?#19979;官问令公?#26377;?#21517;,公子不答,下官不敢冒昧,只是将这本书相赠,留一个念想。今日一见令公子,下官才知道原来是大宗伯之子。这才恍然明白了,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啊!”

    林延潮听了赵士祯这话,心底如同喝了一大碗蜜般,换了旁人夸自己他未必高兴,但林用却是不同。当然他对于赵士祯这话里夸张的成分也就不计较了。

    林延潮看了林用一眼,但见他早已眉飞色舞。

    林延潮将脸一沉,然后问道:“怎么撒谎还有道理了?”

    林用闻言道:“爹,我也是?#23653;?#30456;责,自己倒是无妨,只是怕连累赵主薄。再说信字也无妨,圣人云,?#21592;?#20449;,行必果,然小人哉。”

    林延潮见儿子有些义气初觉的欣慰,但又扯上道理解释一通又觉生气。

    “好了,你撒谎的事一会再责,你先出去,爹与赵主薄说几句?#21834;!?br />
    林用闻言向赵士祯施礼道:“赵主薄,我于你这本神器谱上还有许多不明白的,不知可否改?#36213;?#30331;门请教。”

    赵士祯连忙道:?#25300;?#26411;之学,岂能入公?#21448;?#30524;,公子将来是要金榜题名的,书中不会考这个。”

    林用不以为然道:“可是圣贤书里可没有教我如何打鸟铳。”

    赵士祯为难道:“这是兵卒才办的事。”

    林延潮道:“还不退下,嗦什么。”

    林用闻言当即走了。

    赵士祯已是满头大汗,他听说过如林延潮这样的官宦人家,对子弟都教育极严,自己私赠这闲书给林用阅读,不知会被林延潮如何怪罪才是。

    以林延潮今时今日的地位,对付自己一个八品主薄,简直不要太容?#20303;?br />
    但见林延潮沉吟一会然后道:“本朝的鸟铳与倭国的鸟铳有什么不同?你可明白?”

    赵士祯没有想到林延潮问他这个问题,不由一愣。
射门高手电子游戏
直播赚钱哪些最火 梦幻西游五庄如何赚钱 网站上传图片赚钱 年后早市卖什么赚钱 长沙私人家用车怎么赚钱 用手机怎么赚钱手机赚钱方法大全 微帮上怎么赚钱吗 怎么微信发文章赚钱 如何看待自己未来三年赚钱能力 趣头条挂机视频赚钱 无人深空怎么赚钱最快 实体店卖手机壳能赚钱吗 梦幻赚钱175玩什么门派 作家赚钱多难 京东平台怎么赚钱的 页游那么多明星代言 很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