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yfiqv.club)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24120;?#24744;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12章 惊天身世

    睁开眼,赵诚发现自己躺在挺豪华的沙发上,屋内布置得富丽堂皇,到处插着国旗、军旗,墙上挂有世界地图、各*事力量分布图,还有作战示意图、军事演习攻防图。

    顿时又陷入了糊涂中,泥妹啊,明明是个农民工把老子绑架了,怎么来到军事重地了,这是闹哪样?

    “醒了?”侧面传来个苍老而?#25512;?#30340;声音。

    蓦转头,赵诚几乎从沙发上弹起:旁边坐着两个人,一个不是农民工又是谁?另一位,却是个全身戎?#21834;?#32937;扛梅花一星少将军衔的老人,正慈眉善目微笑着望着他呢。

    见到农民工,赵诚眼睛?#24049;?#20102;,才?#36824;?#23569;将还是虾兵蟹将,拔拳就往农民工冲去:“老子撕了你。”

    农民工身影陡转,不知怎么就绕到他身后,“刷”地把他抱起,又放回了沙发,脸上笑嘻嘻地:“别冲动别冲动,这儿都是军事机密,损坏了赔不起的。”

    赵诚颓?#22351;?#22312;了沙发上,玛的,这都什么身手呀,老子也算练过磨豆腐神功,怎么轻易就败下阵来?

    少将笑了:“赵诚,认识一下吧,农民工叫丛一飞,20年前华夏*中第一高手。”

    “要杀要剐,来个痛快的,犯不着抬个高手低手来吓唬我。”赵诚没好气地给顶了回去。

    少将和农民工对望了眼,摇摇头:“唉,真是像极了,声音也像、脾气也像,这发火的态度也是一模一样。”

    “说谁呢?”赵诚皱皱眉,感觉少将话中有?#21834;?br />
    少将缓缓起身,右手拿着个小包,正是他在火车上失窃的那?#21804;?#21491;手捏着那把小剑挂件:“阿诚,不好意思,我翻看了你包里东西。当然,手机也看了,没想到,你跟我儿子还是好朋友。”

    “你儿子?”赵诚更糊涂了,“你儿子是谁,我可高攀不上。”

    农民工哈哈大笑:“萧剑锋你不认识?”

    其实,丛一飞在火车上得到小包时,已经翻看了赵诚手机里的联系人,并且跟萧剑锋取得了联系,得知赵诚居然救过他儿子。

    赵诚突地?#27801;?#20102;双眼,泥妹啊,这儿不正是西南军区司令部吗,你看,作战地图下?#21073;?#23601;印着这么几个小字。

    那么问题就来了,萧司令?#27801;?#20892;民工在找我,这是为什么?萧司令刚才莫名其妙的“像极了”的话,又是指什么?

    萧司令亲自倒了杯水过来,亲热地拍着他的嘴,如释重负般说道:“我和丛一飞找了你整整20年,20年哪,黑头发都?#22659;?#20102;白头发,没想到啊没想到,你居然就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整天汗流浃背地送着快餐。?#36824;?#32769;天有眼,今天终于如愿以偿。”

    赵诚张了张口,却什么也没说,他知道,将军即将要透?#35910;?#20110;他的重大秘密了。他为什么找?#23435;?#25972;整20年?20年前,刚出生的我,不知从哪儿被人抱到了粤省。这两者之间,一定有着神秘的联系。

    将军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张照片,递到了赵诚眼前:“阿诚,认识吗?”

    这是张略显发黄的老照片,有?#38405;?#36731;夫妇幸福地依偎着,背景是美国国家公园大门。

    不知为何,赵诚的眼泪“哗”地流了下来,照片上那个年轻男子,?#21152;?#38388;的英气,跟赵诚一模一样。

    “他……他……”赵诚握着照片,双手剧?#20063;?#25238;,泣不成声。

    将军难受地点?#35828;?#22836;:“是的,这是你的亲生父?#31119;?#36213;啸天、容珊。”

    “赵啸天?”赵诚猛地抬起泪眼,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李诗嫣不辞而别后没几天,杨眉约他过面,告诉他关于汉斯技术的事。汉斯的中?#25343;?#23601;是赵啸天,他是浙省杭洲市人,大宋皇帝赵匡胤后裔,祖传有清朝的满汉全席部分菜谱。

    赵啸天和御膳坊董事长李丽,是青?#20998;?#39532;的同学,同赴美国留学。两人成婚前夕,赵啸天发明了天下独有的页岩气开采技术,改变传统的水压裂技术。但缺少催化剂中的某个特殊配方。和李丽分手后,赵啸天和容珊最?#25112;?#20652;化?#35010;?#21046;成功,使页岩气开?#27801;?#26412;降低到了30美元。

    而此时,李丽却痴迷上了满汉全席,并立志将华夏国的瑰宝整体还原。

    最终,两人都成功了,赵啸天成为全世界能源界都想得到的人;李丽还原了大部分的满汉全席菜谱。然而,两人此时却分道扬镳了。

    赵啸天和?#23601;?#36947;合的容珊结为了伉?#24120;?#22827;妇俩最终决定,把“汉斯技术”奉献给自己的祖国。华夏国高层得知后,特派国内精英前往美国护?#22836;?#22919;俩回国,但临上飞机前,却遭遇恐怖分子突然袭击,除了两名前往机场办理?#20013;?#30340;特?#30452;?#24184;免于难,所有人都葬身于突然袭击中,包括赵啸天刚刚出生的儿子。

    那么,自己怎么会是赵啸天的儿子呢?

    将军无言地望着他:“阿诚,在你昏迷期间,我们已经提取你的血样,和赵啸天、容珊遗物中的dna作了亲子比对,确定血缘相同。至于你心中的疑问,我来为你解开吧。”

    将军的?#19988;洌?#23558;赵诚带到了20年前,那个惨痛的夜晚。

    ……

    20年?#21834;?#32654;国德州郊区。

    一辆越野车悄无声息地从一座小庄园大?#25856;?#20986;,箭般消失在了茫茫夜空。

    距离庄园数公里远的山头,有架军用夜视望远镜,始终追随着越野车身影,直到它完全?#32531;?#22812;?#22530;唬?#36825;才缓缓转向了庄?#21834;?br />
    “各小组报告情况。”望远镜后一个?#19988;帷?#20844;鸭嗓的青年男子,轻轻用手调整了下头戴式通讯器,用流利的英语下达命令。

    “一号位报告,情况正常,主目标位于卧室,正在?#21364;?#31163;开的指令,各狙击手已经锁定目标。”

    “二号位报告,院内共有4名特?#21482;?#21355;,3名已被我小组狙击手锁定,另一人隐身于角落瞭望,狙击手无法进行瞄准,但强攻手已携带掷弹筒潜伏至目标400?#33258;?#22788;,可以确保摧毁。”

    “三号位报告……”

    公鸭嗓满意地吹了声口哨,用发音纯正的日语低喝了声“哟西?#20445;?#25260;腕看了下表,时针恰好走向晚7时59分。一切都在他的算计之中,没有任何细微变化。他将通讯器调换了个频道。

    “鹰巢鹰巢,老鹰报告,准备就绪,一分钟后展开攻击。”

    通讯器里,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页岩气开采技术的资料,你确定不会被刚离开的越野车带走?”

    公鸭嗓无声地笑了,这?#35946;霞一錚?#36824;是这么?#29615;?#24515;他的计划:“博士的任何习惯我都了如?#21018;啤?#20320;放?#27169;?#39029;岩气技术资料,博士不会让它离开他的视线范围内。”

    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好,我只要技术不要人,宁可这世上没有这项技术,也不愿我的帝国被轻易击溃。”

    “哟西!”公鸭嗓将英语改成了日语,他相信,对方听得懂它的意思。

    这,是一场能源领域的殊?#21862;?#26432;。

    ?#36824;?#40493;嗓称为博士的,正是呆在庄?#25300;?#23460;,?#30452;?#23494;码箱,静静地?#25512;?#23376;?#21364;?#26377;人前来通知离开的赵啸天。

    博士和他妻子,都是美国斯坦福大学能源领域高材生,毕业后就职于该校享誉世界的新能源研究所。多年前,夫妇俩刚刚合作完成了一项私人研究——页岩气低成本开采技术,其中催化剂技术,则是赵啸天历经多年的?#38590;?#32467;晶。

    论文在?#21448;?#29995;一发表,举世皆惊,因为它将彻底颠覆人类历史的能源利用史。

    在石油成为人类主要能源的当下,人们对于这一不可再生能源的枯竭,也正越来?#38477;?#24515;。太阳能、风能以及其他各种清洁能源的研究,被?#19995;?#19981;断地推向学术论?#22330;?br />
    然而,没有哪一种新能源技术,能完美地替代石油。学术界甚至断言,至少未来几十年内,石油不可能被替代。因为,新能源利用成本高企,无法进行商业应用。

    页岩气,是新能源中的一种,它是储存于岩石的页?#20063;?#20013;非常规天然气资源,几乎是石油的完美替代品。它的一口气井,开采时限?#27801;?#36798;上百年,而且全世界范围内?#21152;蟹?#23500;的储藏量。

    页岩气早在1821年就?#29615;?#29616;,但?#20004;?#26080;法?#36824;?#27169;化开采。除了开采技术不成熟外,还有个重要原因,就是开?#27801;?#26412;极其高昂。

    博士夫妇俩经过多次实验后,利用唯有他们才掌握的方法,成功地将开?#27801;?#26412;下降到了30美元以下,比当时的国际原?#22270;?#26684;还低5美元。而科学家们预测,国?#35270;图?#22312;未来20年内,有可能上攻100美元每桶的天价。

    这是一场史无前例的革命,而在商人眼里,它带来的,是史无前例的利润。

    博士夫妻俩立即成为了漩涡的中?#27169;?#21508;方势力都在通过各种关系,竭力邀请博士夫妻加盟。

    很快,嗅觉灵敏的人们发现,来自华夏国的博士夫妻,开?#21152;?#21326;夏国的情报部门密切?#21727;ァ?#38543;后,他们便在斯坦福大学的研究所消失了身影,被秘密安置到德州的这个小庄园,进行着后期论证和数据整理。

    今天晚上10时,德州民航机场将会有一架特殊的民航班机起飞,这是以华夏国商界精英?#22969;?#22242;名义返航的包机。

    但,任何名义都仅仅是掩人耳目,真正的核?#27169;?#26159;赵啸天夫妻俩。他们将在六名身着便衣的华夏*方特?#30452;?#25252;卫下,于晚8时准时离开庄园前往机场。

    这段日子,夫妻俩处于绝密保护之中,几乎和外界断绝了一切联系。而目前,博士的妻子正身怀六甲。为了万无一失,华夏国专程?#27801;?#30340;专家医?#35889;椋?#36890;过特殊手段,将临盆期固定在三天之后。那时,博士夫妻俩已经安全地抵达华夏国,可以在故国医疗条件最好的医院,欢迎他们的宝贝光临地球。

    带?#38450;?#24320;的那辆越野车,是华夏国这支精英特种小队的队长和一名队?#20445;?#36127;责勘察路线情况,以及海关、机场等的?#20013;?#21150;理……

    月亮,悄然钻入了厚厚的云层。

    “各小组注意。”公鸭嗓用手按住嘴边的话筒,?#25300;澹模?#19977;,二,一,出击!”

    “哧哧哧……”寂静的夜空,突然传出轻微的子弹出膛声,这些大口径狙击弹,带着空气被?#25112;?#30340;气息,高速旋转着,疾扑庄园各角落。

    与?#36865;?#26102;,离庄园400?#33258;?#30340;地?#21073;?#19968;发迫/击炮/弹?#21448;?#24377;筒灵巧地钻出,几乎和狙击子弹同?#21073;?#22312;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抛物线。

    ?#26114;洹?br />
    庄园内火光惊人,正好映照出一个个倒下的身?#21834;?br />
    “哇,哇哇……”卧室里,突然响起了嘹亮的婴儿啼哭声。

    这真是一场完美的狙击,所有战斗小组如同同一人扣动板机般整齐、精准,处于庄园院子的特种队员同时被击倒。而卧室内负责陪护博士夫妻的几名特种队?#20445;?#21644;医护人?#20445;?#20063;没能?#27833;?#27515;神的魔爪。

    博士,被眼?#25226;?#33125;的一幕惊呆了;

    同时惊呆的,还有依偎在他身边的妻子。随后,在迫/击炮/弹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在卧室内一朵朵血花四溅中,他们的孩子提前来到了人世间——是对双胞胎,哥哥哭得小脸通红,弟弟却安静地瞪大双眼,好奇地打量着这个全新的世界。

    就在博士?#25512;?#23376;?#32622;?#33050;乱地迎接他们的孩子光临时,公鸭嗓率领数名特?#30452;?#38378;电而至。面对凶神恶煞般即将出现的夺命杀手,博士?#25512;?#23376;?#36335;?#23436;全忘却?#23435;?#38505;,他们将刚出生的儿子紧紧抱在身边,一家?#30446;冢?#22312;这个世界中留下了最美、也是最后的合?#21834;?br />
    杀手们并不知情,如果他们的孩子不出生,赵啸天?#25512;?#23376;可以从卧室内的一条秘道逃生,他的贴身保镖已经打开了通道口,焦急地?#21364;?#21338;士夫妻俩。

    然而,大儿子嘹亮的啼声,已经把赵啸天夫妻任何逃生的通道都堵?#28291;?#22914;果进入秘道,连贴身保镖都性命难保。赵啸天?#25512;?#23376;,本想把两个孩子都扔给秘道中的助理,然而,大儿子的啼哭,已经宣示他们命中注定要留在一起。

    夫妻俩紧紧地吻着乖得像只小猫的小儿子,双双摘下脖子上的小剑挂件,挂到了小儿子脖子上,交到助理手中,火速关闭通道?#24471;牛?#38138;好?#35828;?#27631;。

    他,要和他的妻子和大儿子,安然迎接生命最终、也是最温馨的时刻。

    而他的血脉,正在秘道中快速离去,小儿子的名字叫赵诚,这是夫妻俩商量很长日子,才定下为双胞胎儿子取的名字,就塞在小?#19968;?#30340;婴儿服里。

    敌人闯了进来。

    公鸭嗓见到一切都在他手中,没有任何耽搁,他走向桌前拎起密码箱,轻扬消音手枪,箱子便应声而开。几张光盘、移动?#25165;蹋?#34987;迅速接入杀手随身而带的手提电脑?#23567;?#20844;鸭嗓则脸无表情地翻看着箱子内的资料。

    几分钟后,公鸭嗓和杀手相互点点头,确认资?#34900;?#35823;后,便朝夫妻俩扬扬下巴,大踏步走出?#23435;允摇?br />
    身后,传来安装有消声器的微/型冲/锋枪轻微的“?#32773;者鍘?#22768;。

    不?#33579;?#22823;火冲天而起,随着剧烈的爆炸声,庄园被夷为平地。

    ……

    “哇……”将军还没?#39184;輳?#36213;诚早?#22836;?#22768;大哭,滔天大仇,我赵诚岂能不报!(www.yfiqv.club)
射门高手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