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yfiqv.club)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62章

    酒店房間的隔音效果非常好,一關上門,門外不管發什么了都再也聽不到了。

    蘇栩受了這么一番驚嚇,出了一身的冷汗,渾身發軟,埃德幫他換了睡衣,扶他在床上躺下休息,又為他叫了客房服務,送一壺熱巧克力進來。這才拿著他的手機去陽臺給沈嘉睿打電話。

    不知道是陽臺的大門隔音效果同樣出色還是埃德使用了什么能力,蘇栩能夠透過落地窗看到埃德在陽臺上走來走去,卻聽不到一點埃德打電話的聲音。埃德表情兇狠,眉頭緊皺,在發現蘇栩的注視后,立刻對著他展開一個過于燦爛的笑容以示安撫。蘇栩也對著他虛弱的笑了笑。

    從雷歐撕破臉露出獠牙開始威脅他到現在才不過剛剛過了一個多小時罷了,此時天際還殘存了一點夕陽的紅光,可蘇栩已經疲憊的一個手指頭都抬不起來了。他閉上眼睛試圖入睡,但是他無法安心,每一次閉上眼睛,都必然因為失去視覺而產生的驚慌逼迫的再一次睜開。

    又過了幾分鐘,埃德拉開陽臺的玻璃門走了進來,把手機貼到蘇栩的臉上:“你兒子要和你說話。”便離開了房間,重新回到陽臺上,把空間留給蘇栩。

    “嘉睿?”

    “爸……”沈嘉睿的聲音有點抖,“爸……您受委屈了。我馬上就過去。沈嘉勛正在意大利談生意,現在先由他保護你一段時間,等我到了意大利馬上就接您回家。”

    蘇栩想說點什么,卻發現自己的聲音已經哽咽,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卻依舊于事無補。

    “爸,別害怕,我馬上就到了,別害怕。”

    “我……”蘇栩咳嗽了一聲,盡可能讓自己的聲音變得正常一點,“我沒事兒,現在有埃德陪在我身邊,我不害怕。”

    “我害怕。”沈嘉睿輕聲道,“爸,您出了這么大的事情,我害怕。讓我去接您吧,不然我心里不安。”

    “……好吧。”蘇栩擦去眼角滲出的淚水,深深的呼吸著,讓自己的聲音不要透出任何哭泣的顫抖,“那我就在酒店等你來接我。”

    “我聽您的朋友萊蒙德爾科說他讓人給您送熱巧克力過來,服務員送到了嗎?”

    手機那頭傳來一陣噪音,聽起來像是電梯開關門時的提示音,接著是車門開關的聲音,汽車引擎啟動的聲音若有若無的傳了出來。

    蘇栩覺得眼睛再一次潮濕了起來:“還沒有。”

    “甜食有助于安撫神經,酒精也可以。如果覺得喝巧克力太膩了的話,讓人送點葡萄酒也不錯。房間里的空調開到了多少度?可以再調低一點,蓋上厚被子,夏天這樣睡覺最舒服了……”

    兩人沒有掛電話,沈嘉睿溫和低沉的聲音持續不斷的從手機里傳來,蘇栩裹緊了被子,側過身將手機壓在自己的耳下,聽著沈嘉睿的說話聲,一直緊繃的神經慢慢的放松了下來,他終于感到一絲困意,漸漸的連眼皮都撐不住了,又過了幾分鐘,在沈嘉睿的說話聲中陷入了睡眠。

    埃德輕輕的拉開陽臺的門,小心的把手機從蘇栩的手里取了出來,又將他的手放回到被子里,這才拿著手機回到陽臺。

    “阿栩已經睡了。”

    沈嘉睿沉默了幾秒,才開口道:“今天,多謝你了。”

    “不客氣。”埃德靠在欄桿上,身體微微后仰,看著暗藍色的星空,“我跟阿栩是好朋友,幫他是應該的,況且……”

    突然,埃德站直了身體,身體微伏,隱藏在銀發中的耳朵靈敏的動了動。

    “怎么了?”埃德話只說了一半,沈嘉睿等了一會兒也沒聽到他繼續說,忙出聲問道。

    埃德吸了吸鼻子,表情凝重,對著手機說:“有點不太對勁,我先掛……”

    砰砰!

    尖銳的qiang聲伴隨著慘叫聲從隔壁雷歐的房間里傳了出來,與此同時一個黑影躍進埃德的陽臺,還沒來得及站穩,就對準埃德的頭連開了兩qiang。

    子.彈穿過空氣射中埃德的額心,然后像是撞擊到了什么金屬一樣,發出兩聲刺耳的撞擊聲便彈到了一邊,而此時黑影剛剛站穩,以為自己已經擊中埃德之后,目光迅速的落在了正躺在床上睡覺的蘇栩,看手臂動作的趨勢,似乎正打算給蘇栩也來上一qiang。

    埃德的臉扭曲了,他像一只真正的野獸一樣咧開嘴露出白牙,瞬間擋在殺手的面前,一手抓住他的右臂,一手抓住他的手腕狠狠的擰了360度,在殺手凄厲的慘叫聲中卸了他的wu器,又迅速的在他的額頭上拍了一下,男人頓時悶哼了一聲昏了過去,而這一拍過后,這男人還能不能醒過來已經是一個未知數了。

    “居然拍碎了……”埃德小聲嘟囔著,將殺手隨手往陽臺的角落里一扔,直接撞碎了落地窗的玻璃沖回到屋內。蘇栩已經被剛才的噪音吵醒了,驚惶不定的坐在床上,瞪大了眼睛看著被埃德扔到一邊的殺手,又望著埃德:“出什么事了!”

    連續不斷的qiang響從隔壁房間傳來,而蘇栩的房間大門也正被人強力突破著,門外的歹徒用子.彈損壞了門鎖,一腳踹了搖搖欲墜的房門,正準備沖進來。

    “別害怕,我一秒鐘就能解決掉他們。”埃德一邊說著,一邊朝著大門沖了過去。柜子擋住了視線,蘇栩什么都沒能看到,而然幾聲幾乎同時響起的慘叫聲之后,埃德又突然出現在他的身邊,散得到處都是的銀發發梢上稍稍沾了點xue跡。他連人帶被子的抱起蘇栩,穿過已經被他撞出了一個洞的落地窗,從陽臺跳了出去。

    下墜時失重的感覺讓蘇栩忍不住尖叫了起來,他想抓住埃德維持平衡,然而此時他全身都裹在被子里,只能握緊雙拳閉上眼睛。

    埃德落在了酒店對面的寫字樓樓頂上,向前助跑了幾步,再一次跳了出去,落在旁邊一家百貨大樓的樓頂,幾次鷹起鵠落之后,埃德抱著蘇栩停在了一座位于高檔住宅區內的花園別墅的院子里,這棟房子的主人此時不在家,整個房間空空蕩蕩,連狗都沒有。埃德關掉了別墅附近的監視器和房子的報jing系統,又擾亂了指紋識別大門的識別系統打開了大門,抱著蘇栩來到主臥室將他放了下來。

    “你還好嗎?”埃德把纏在蘇栩身上的被子解開,擔憂的望著臉色發青的男人,“想喝點什么或者吃點什么嗎?”

    蘇栩捂著嘴巴搖了搖頭,剛才這趟逃命旅途太過刺激,忽上忽下的他覺得自己快吐出來了。

    埃德還是為蘇栩倒了杯紅酒,他聽到電話里沈嘉睿說的關于紅酒助眠的話了,正好現學現用。

    “這是怎么回事?”牛飲一般的喝下整杯紅酒,蘇栩虛弱的癱在床上問道。

    埃德聳了聳肩:“估計是尋仇吧,重點攻擊的地點都在雷歐夸托西歐奇的房間里。放心,”他小心翼翼的拍了拍蘇栩的手背,“我們已經安全了,現在我們在距離酒店起碼十公里的高檔小區內,這個房子的安保系統很全面,除了我誰都別想進來。你快休息一下吧。”

    蘇栩點了點頭,皺著眉頭閉上了眼睛,但是很快就再一次睜開了眼睛。

    埃德心下了然,拿過酒瓶又為蘇栩倒了整整一杯遞過去,蘇栩吃藥一樣的把房子主人珍藏的這瓶82年拉菲喝的一干二凈,最后依然沒有辦法安心的閉上眼睛。

    埃德有些焦慮的在房間里走來走去,最后像是下定了什么決心一樣開始脫衣服,等到脫得□□之后,身形一動,變回了那只蘇栩熟悉的阿富汗獵犬。他輕巧的跳到床上,鉆進被子里,在埃德身邊趴下,輕輕地用爪子刨了刨枕頭,將頭靠在蘇栩旁邊,睜著圓圓的杏眼望著蘇栩:“嗯……你要是實在害怕的話,就抱著我睡覺吧,我不會讓你負責的,當然,我也不會對你負責的,沈總才是我的男神……是小的那個沈總,不是花心大蘿卜沈承宣……”

    蘇栩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伸手將埃德抱在懷里,摸著他身上順滑的長毛。埃德順從的將頭靠在他的脖子上,嗓子里發出舒服的呼嚕呼嚕的聲音,半晌后才輕聲道:“今天我來遲了,抱歉。在你受到傷害之前,只有你極度恐懼的時候我才能感應到你的情況,所以我趕到的時間應該是你們從電梯走進走廊的時候,好在還不算遲。這種事情不會再出現了,我會一直保持和空間的聯系的,只要你呼喚我,我肯定能夠聽到。”

    蘇栩點了點頭:“謝謝你保護我。”

    似乎長毛的四腳動物比紅酒更能安撫緊張的情緒,十分鐘以后,蘇栩的呼吸平穩了下來,重新陷入睡眠。埃德輕輕的舒了一口氣,也放松了身體,打算靠著蘇栩睡一覺。

    突然,他的身體再一次僵硬了。他想到了一個至關重要的事情。

    在放倒第一個翻陽臺的家伙之前,在他把手機扔到一邊的時候,他到底有沒有掛電話!?

    而在十公里之外的酒店內,沈嘉勛踏過蘇栩那間一片狼藉的套房,在陽臺的小茶幾下撿起蘇栩的手機,手機黑暗的屏幕因為亮度的改變亮了起來,而屏幕上顯示著手機依舊處于接通狀態。

    “找到你爸爸的手機了。”沈嘉勛對著自己的手機說道。

    “我爸他人呢?”沈嘉睿聲音里的焦慮沒有一絲掩飾。

    沈嘉勛環視著整個房間:“房間里沒有xue跡,聽被我們抓住的人交代,他們一進屋的時候房間里就空無一人,而最開始試圖沖擊房間的人此時都昏迷不醒。我已經派人去調酒店走廊的監控了。”

    電話那頭再一次陷入沉默,沈嘉勛煩躁的抹了把臉,任誰莫名其妙的被牽連進一場暗.殺都不會愉快:“我會盡快將你爸爸找到的,你別擔心,一起消失的還有埃德,他和你爸爸似乎是朋友,會好好照顧他的。”

    很久以后,沈嘉睿壓抑的聲音才再一次響起:“那就拜托你了。”(www.yfiqv.club)
射门高手电子游戏
河北省河北排列五开奖号码 江苏麻将合集外挂 上海今天11选5开奖走势图 wnba比分直播 福建体育彩票36选七 网上股票交易平台 北京赛车pk10冠军分析 麻将玩八局领红包 老十一选五跟单官网 河北十一选五 欢乐麻将好友房新版本 安徽11选5 捕鱼王2官方网下载 516棋牌游戏完整版 电子基盘手机版下载 彩票开奖广东26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