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yfiqv.club)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24120;?#24744;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62章

    酒店房间的隔音效果非常好,一关上门,门外不管发什么了都再也听不到了。

    苏栩受了这么一番惊吓,出了一身的冷汗,浑身发软,埃德帮他换了睡衣,扶他在床上?#19978;?#20241;息,又为他叫了客房服务,送一壶热巧克力进来。这才拿着他的手机去阳台给沈嘉睿打电话。

    不知道是阳台的大门隔音效果同样出色还是埃德使用了什么能力,苏栩能够透过落地窗看到埃德在阳台上走来走去,却听不到一点埃德打电话的声音。埃德表情凶狠,眉头紧皱,在发现苏栩的注视后,立刻对着他展开一个过于灿烂的笑容以示安抚。苏栩也对着他虚弱的笑了笑。

    从?#30528;?#25749;破脸露出獠牙开始威胁他到现在才不过刚刚过了一个多小时罢了,此时天际还残存了一点夕阳的红光,可苏栩已经疲惫的一个手指头都抬不起来了。他闭上眼睛试图入睡,但是他无法安心,每一次闭上眼睛,都必然因为失去视觉而产生的惊慌?#30772;?#30340;再一次睁开。

    又过了几分钟,埃德拉开阳台的玻璃门走了进来,把手机贴到苏栩的脸上:“你儿子要和你说话。”便离开了房间,重新回到阳台上,把空间留给苏栩。

    “嘉睿?”

    “爸……”沈嘉睿的声音有点抖,“爸……您受委屈了。我马上就过去。沈嘉勋正在意大利谈生意,现在先由他保护你一段时间,等我到了意大利马上就接您回家。”

    苏栩想说点什么,却发现自己的声音已经哽咽,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却依旧于事无补。

    “爸,别害怕,我马上就到了,别害怕。”

    “我……”苏栩咳嗽了一声,尽可能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正常一点,“我没?#38706;?#29616;在有埃德陪在我身边,我不害怕。”

    “我害怕。”沈嘉睿轻声道,“爸,您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害怕。让我去接您吧,不然我心里不安。”

    “……好吧。”苏栩擦去眼?#24039;?#20986;的泪水,深深的呼吸着,让自己的声音不要透出任何哭泣的颤抖,“那我就在酒店等你来接我。”

    “我听您的朋?#29273;?#33945;德尔科说他让人给您送热巧克力过来,服务员送到了吗?”

    手机那头传来一阵噪音,听起来像是电梯开关门时的提示音,接着是车门开关的声音,汽车引擎启动的声音若有若无的传了出来。

    苏栩觉得眼睛再一次潮湿了起来:“还没?#23567;!?br />
    “甜食有助于安抚神经,酒精?#37096;?#20197;。如果觉得喝巧克力太腻?#35828;幕埃?#35753;人送点葡萄酒也不错。房间里的空调开到了多少度?可以再调低一点,盖上厚被子,夏天这样睡觉最舒服了……”

    两人没有挂电?#22467;?#27784;嘉睿温和低沉的声音持续不断的从手机里传来,苏栩裹紧了被子,侧过身将手机压在自己的耳下,听着沈嘉睿的说话声,一直紧绷的神经慢慢的放松了下来,他终于感到一丝困意,渐渐的连眼皮都撑不住了,又过了几分钟,在沈嘉睿的说话声中陷入了睡眠。

    埃德轻轻的拉开阳台的门,小心的把手机从苏栩的手里取了出来,又将他的手放回到被子里,这才拿着手机回到阳台。

    “阿栩已经睡了。”

    沈嘉睿沉默了几秒,才开口道:“今天,多谢你了。”

    “不?#25512;!?#22467;德靠在栏杆上,身体微微后仰,看着?#36947;?#33394;的星空,“我跟阿栩是好朋友,帮他是应该的,况且……”

    突然,埃德站直了身体,身体微伏,隐藏在银发中的耳朵灵敏的动了动。

    “怎么了?”埃德话只说了一半,沈嘉睿等了一会儿也没听到他继续说,忙出声问道。

    埃德吸?#23435;?#40763;子,表情凝重,对着手机说:“有点不太对劲,我先挂……”

    砰砰!

    尖锐的qiang声伴随着惨叫声从隔壁?#30528;?#30340;房间里传了出来,与?#36865;?#26102;一个黑影跃进埃德的阳台,还没来?#30473;罢?#31283;,就对准埃德的头连开了两qiang。

    子.弹穿过空气射中埃德的额心,然后像是?#19981;?#21040;了什么金属一样,发出两声刺耳的?#19981;?#22768;便弹到了一边,而此时黑影刚刚站稳,以为自己已经击中埃德之后,目光迅速的落在了正躺在床上睡觉的苏栩,看?#30452;?#21160;作的趋?#30130;?#20284;乎正打算给苏栩也来上一qiang。

    埃德的脸扭曲了,他像一只真正的野兽一样咧开嘴露出白牙,瞬间挡在杀手的面?#22467;?#19968;手抓住他的右臂,一手抓住他的手腕狠狠的拧了360度,在杀手凄厉的惨叫声中?#35835;?#20182;的wu器,又迅速的在他的额头上拍了一下,男人顿时闷哼了一声昏了过去,而这一拍过后,这男人还能不能醒过来已经是一个未知数了。

    “居然拍碎了……”埃德小声嘟囔着,将杀手随手往阳台的角落里一扔,直接撞碎了落地窗的玻璃冲回到屋内。苏栩已经被刚才的噪音吵醒了,惊惶不定的坐在床上,瞪大了眼睛看着被埃德扔到一边的杀手,又望着埃德:“出什么事了!”

    连续不断的qiang响从隔壁房间传来,而苏栩的房间大门也正被人强力突破着,门外的歹徒用子.弹损坏了门锁,一脚踹了摇摇欲坠的房门,正准备冲进来。

    “别害怕,我一秒钟就能解决掉他们。”埃德一边说着,一边朝着大门冲了过去。柜子挡住了视线,苏栩什么都没能看到,而然几声几乎同时响起的惨叫声之后,埃德又突然出现在他的身边,散得到处都是的银发发梢上稍稍沾?#35828;鉿ue迹。他连人带被子的抱起苏栩,穿过已经被他撞出了一个洞的落地?#22467;?#20174;阳台跳了出去。

    下坠时失重的感觉让苏栩忍不住尖叫了起来,他想抓住埃德维持平衡,然而此时他全身都裹在被子里,只能握紧双拳闭上眼睛。

    埃德落在了酒店对面的写字楼楼顶上,向?#29240;?#36305;了几步,再一次跳了出去,落在旁边一家百货大楼的楼顶,几次鹰起鹄落之后,埃德抱着苏栩停在了一座位于高档住宅区内的花园别墅的院子里,这栋房子的主人此时不在家,整个房间空空荡荡,连狗都没?#23567;?#22467;德关掉了别墅附近的监视器和房子的报jing?#20302;常?#21448;?#24597;?#20102;指纹识别大门的识别?#20302;?#25171;开了大门,抱着苏栩来到主卧室将他放了下来。

    “你还好吗?”埃德把缠在苏栩身上的被子解开,担忧的望着脸色发青的男人,“想喝点什么或者吃点什么吗?”

    苏栩捂着嘴巴摇了摇头,刚才这趟?#29992;?#26053;途太过刺激,忽上忽下的他觉得自己快吐出来了。

    埃德还是为苏栩倒了杯红酒,他听到电话里沈嘉睿说的关于红酒助眠的话了,正好现学现用。

    “这是怎么回事?”牛饮一般的喝下整杯红酒,苏栩虚弱的瘫在床上问道。

    埃德耸了?#22987;紓骸?#20272;计是寻仇吧,重点攻击的地点都在?#30528;房?#25176;西欧奇的房间里。放心,”他小心翼翼的拍了拍苏栩的?#30452;常?#25105;们已经安全了,现在我们在距离酒店起码十公里的高档小区内,这个房子的安保?#20302;?#24456;全面,除?#23435;?#35841;都别想进来。你快休息一下吧。”

    苏栩点?#35828;?#22836;,皱着眉头闭上了眼睛,但是很快就再一次睁开了眼睛。

    埃德心下了然,拿过酒瓶又为苏栩倒了整整一杯递过去,苏栩吃药一样的把房?#21448;魅苏?#34255;的这瓶82年拉菲喝的一干二净,最后依然没有办法安心的闭上眼睛。

    埃德有些焦虑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最后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开始脱衣服,等到脱得□□之后,身形一动,变回了那只苏栩熟悉的阿富汗猎犬。他轻巧的跳到床上,钻进被子里,在埃德身边趴下,轻轻地用爪?#20248;?#20102;刨枕头,将?#25151;?#22312;苏栩旁边,睁着圆圆的杏眼望着苏栩:“?#25319;?#20320;要是实在害怕的?#22467;?#23601;抱着我睡觉吧,我不会让你负责的,当然,我也不会?#38405;?#36127;责的,沈总才是我的男神……是小的那个沈总,不是花心大萝卜沈承宣……”

    苏栩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伸手将埃德抱在怀里,摸着他身上顺滑的长毛。埃德顺从的将?#25151;?#22312;他的脖子上,嗓子里发出舒服的呼噜呼噜的声音,半晌后才轻声道:“今天我来迟了,抱歉。在你受到?#25749;?#20043;?#22467;?#21482;?#24515;?#26497;度恐惧的时候我才能感应到你的情况,所以我赶到的时间应该是你们从电梯走进走廊的时候,好在还不算迟。这种事情不会再出现了,?#19968;?#19968;直保持和空间的联系的,只要你呼唤我,我肯定能够听到。”

    苏栩点?#35828;?#22836;:“谢谢你保护我。”

    似乎长毛的四脚动物比红酒更能安抚紧张的情绪,十分钟以后,苏栩的呼吸平稳了下来,重新陷入睡眠。埃德轻轻的舒了一口气,也放松了身体,打算靠着苏栩睡一觉。

    突然,他的身体再一次僵硬了。他想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事情。

    在放倒第一个翻阳台的?#19968;?#20043;?#22467;?#22312;他把手机扔到一边的时候,他到?#23376;?#27809;有挂电?#22467;。?br />
    而在十公里之外的酒店内,沈嘉勋踏过苏栩那间一片狼藉的套房,在阳台的小茶几下捡起苏栩的手机,手机黑暗的屏幕因为亮度的改变亮了起来,而屏幕上显示着手机依旧处于接通?#21050;?br />
    ?#32610;?#21040;你爸爸的手机了。”沈嘉勋对着自己的手机说道。

    “我爸他人呢?”沈嘉睿声音里的焦虑没有一丝掩饰。

    沈嘉勋环视着整个房间:“房间里没有xue迹,听被我们抓住的人交代,他们一进屋的时候房间里就空无一人,而最开始试图冲击房间的人此时都昏迷不醒。我已经派人去调酒店走廊的监控了。”

    电话那头再一次陷入沉默,沈嘉勋?#21507;?#30340;抹了把?#24120;?#20219;谁莫名其妙的被牵连进一场暗.杀都不会愉快:“?#19968;?#23613;快将你爸爸找到的,你别担心,一起消失的还有埃德,他和你爸爸似乎是朋友,会好好?#23637;?#20182;的。”

    很久以后,沈嘉睿?#25346;?#30340;声音才再一次响起:“那就拜?#24515;?#20102;。”(www.yfiqv.club)
射门高手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