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yfiqv.club)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24120;?#24744;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45章 这是结局

    雪渐渐退了下去,没有了追兵的镇君山,如此清静,如此苍茫。云卷成棉絮坠在空中,远处隐隐有悲怆的笛声,似在诉说无尽悲凉。

    阮大壮一直背着阮肃,因为阮棠绫说,她要带老爹回黑沙漠的未名河。阮大壮想,阮肃也是他老爹,阮棠绫是不会继续住在黑沙漠的,但他会,他会守在阮肃的坟旁,一年三炷香,一直到很久很久之后。

    现在的黑沙漠,应该是能住?#35828;摹?br />
    众人离开了,即使没有追兵,都要以最快的速度,在约定的时间之前翻越镇君山。山脚下,西怀派来的人已经到达。

    风雪兼程,一路无阻。

    季微明松了一口气,那片西怀广袤的土地,离他已经不?#35835;恕?#21487;内心却没有轻松,反而更加沉重。

    一路上没有人笑,这一场行程变成了肃穆的送别,送别的是阮肃,还有回首二十五年的心酸和伪装,他还是回来了。

    这一路的风景在二十四年以来无人诉说,直到出现了阮棠绫,他可以?#36864;?#19968;起看戏一起喝酒一起耍人一起揍人,到最后,连回西?#24120;?#37117;需要她父亲的帮助。阮肃这一生为了兄弟为了战友,季微明想,?#32422;?#26159;欠了阮家的,西怀是欠了阮家的。

    一足还未踏进西怀边境的时候,季微明突然停了下来:“季东,改道,先去黑沙漠!”

    阮棠绫刹那间抬起头来,不可?#23478;?#22320;看着季微明。

    “世子!”季东岂会不知季微明的意思,可是,西怀郡王和王妃还在封州等着季微明,眼看就要到达封州,季微明却要去黑沙漠!

    “季东,你带人先回封州,和我父亲说我去了黑沙漠,会尽快回来。”季微明说得不容置喙:“我将近二十五年没回西?#24120;?#19981;差这一两天,但是我老丈人……”转头去看阮棠绫,阮棠绫已经垂下了头。

    她知道季微明是爱她的。

    他费了那么大的劲才回西?#24120;?#24052;不得长出一双翅膀飞回封州,可他没有,他决定先?#33485;?#20102;阮肃。哪怕天寒地?#24120;?#21487;尸体能存放多?#33579;?br />
    他是不愿让阮棠绫看到她的老爹腐坏在她的面前,那就像拿了一把刀子,一点一点将血肉割开,将心剜了出来。这于她,多么残忍?

    “季微明,我可以和大壮先去黑沙漠。”阮棠绫突然抬起头,看着他时的目光是澄澈的。她本是因老爹一句话去了季府,季微明对她很?#33579;?#20182;愿意为了她放弃先回封州,她又怎会抓着他限制他就像落水的人抓住了?#35753;静菽前?#27515;?#21862;环擰!?#20320;回封州,等我?#33485;?#22909;了老爹,我来封州找你。”

    她说得平淡,将伤心难过通通压在了心底,这世上还有爱她的人,她便不想将那些悲伤放在脸上。

    因为,她怕爱他的人同她一样悲伤。

    “跟你一起去。”季微明屏退了众人:“你爹就是我爹,我有这个责任。”

    “季微明……”

    “棠棠,这世上若还有人会记得你的悲欢离合、?#25165;?#21696;乐,我想,那个人就是我。”他叹了口气,阮棠绫从未见过这般深沉的季微明,眉头微蹙,笑意全无,她看不清他的眼底的神色,却知道他因?#32422;?#30340;欢喜而欢喜,悲伤而悲伤。“老爹走了,我很难过。棠棠,我们一起去未名河把老爹埋葬,然后你和我一起回封州,一起!”

    “我以前对老爹说,等?#19968;亓宋骰常?#25105;就还你清白,你看,现在我是还不了了。无论如何,老爹也算因?#39029;?#20107;,秦拂玉是我?#25165;?#20570;得细作,否则老爹早就可以找到她,他救秦拂玉,间接替我完成我的允诺。你这一辈子,我季微明负责到底了,不还你清白了,可?#33579;俊?br />
    阮棠绫撇了撇嘴,突然觉?#33579;?#20854;实她已经习惯了那个看起来玩世不恭的季微明。那种?#22351;鰨?#37027;种语气,那种俗到极致之后的超脱,和那个迷迷糊糊的阮棠绫,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季微明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许是天太亮,阮棠绫的?#30452;?#20919;冷的,?#20013;?#30340;温度从他身上传来,她垂眸浅笑,如天?#35828;?#26032;月一般的弧度,淡而忧伤。

    ?#36864;?#22833;去全世界,至少,她还有一个季微明。

    “我要是说不好呢?”阮棠绫仰起?#22330;?br />
    季微明突然抬起头,好似被那一句话气得想要打她,落下时却轻轻地抚在了她的发间,温声道:“不?#33579;?#37027;我就一直跟着你,直到你说好为止!”

    阮棠绫撇了撇嘴,瞪了他一眼,相视淡笑。

    ……

    次日,季微明带了阮棠绫和阮大壮秦拂玉等人折道前往黑沙漠。

    冬天的沙漠,一半如崭新的雪纸蜿蜒成一道用雪堆积的迢迢之路,一半是黑沙漠原有的深沉朴素的大地黄,马蹄踏过留下一排并蒂莲般的脚?#26420;。?#30452;至通往黑沙漠的深处。

    深处,神秘的沙漠之洲,阮棠绫放眼望去,这是她十六年前的家,斗转星移海枯石?#33579;?#21807;一不变的还是这里的一抔黄?#24120;?#21644;从前一样,沉淀,风化,旧人去新人来,仍是旧时模样。

    而对秦拂玉来说,这里是生疏而向往的。她想了二十年,如今来了,便有一种抛却了人世浮华归于隐秘的感慨,她本身的冷漠和黑沙漠的独有的狂野相去甚远,却又贴合的融在一起。一抹碧色似沙漠中的生机,她想,她本就应该属于这里。

    “到未名河多?#33579;俊?#23395;微明骑在马上风姿绰约,放眼望去无边无垠,地平线和沙漠连接在一起,让人心怀?#27425;貳?#36825;个世上的主宰者不是京城金銮宝座上的那个人,而是,自然。

    “很快。”阮大壮回答:“未名河不远,就在最近的一片绿洲上,只不过天冷了,绿洲也就萧条了。”

    他回首看阮棠绫,阮棠绫点?#35828;?#22836;。过去这么多年,她都快忘了,还?#33579;?#36824;有阮大壮。

    季微明扬手挥鞭:“走!”

    风中?#22475;?#32745;迁,将黄沙白雪踩于脚下,这片土地是西怀的,也就是他季微明的。

    阮棠绫跟在他身后,看了看阮大?#24120;?#38446;大壮微微点头,示意她宽心。

    心里有太多事,才会让心越来越狭窄。看天地广袤,看蓝天下的白雪黄土,她突然感觉到生命的脆弱和渺小,感受到心所指的方向,便是前方那个回归他原本桀骜和睿智的男子。

    何其?#20197;恕?#37027;是老爹一手策划的,而她,从一个受害者变成了最大的赢家。

    未名河并不远,?#29238;鋈说?#36798;时的第一件事便是去阮肃曾经住过的地方。

    季微明下了马一直牵着阮棠绫,就好像从前每一年,阮肃都会牵着她,来到未名?#21448;?#28216;的土屋里。土屋旁有两座坟,坟头干净,是常年有兄弟来这里打理的。

    因为冬季,所以这附近鲜少有人。

    阮大壮将阮肃葬在了这里,自从阮肃过世后他一直沉默不语,阮棠绫跪在坟前叩首,阮大壮便也跪了下来。

    “老大,大?#25345;?#33021;送你到这里了,往后我住在这里陪着您老人家,每天三炷香,还会有别人。老大你一生为了别人,从没在乎过?#32422;海?#40657;沙漠还有很多兄弟,大家知道你来了,一定会很高兴。是的,高?#32781;?#32456;于能见到你了,那些二十年前并肩作?#33050;?#22836;颅洒热血,为了生存和饥饿抛命的人,可是老大你还能睁开眼睛看他们一眼么?”

    阮棠绫和季微明静静地听阮大壮低声诉说,他没有哭,因为悲?#35828;?#26102;候,眼泪是干涸的。

    季微明叹了口气,执起酒杯将酒洒在了坟前:“老丈人,你安心地离开,棠棠往后就交给我了。您这一生最牵挂的女儿,您交给?#23435;遙?#25105;必定好?#20040;?#22905;,真心真意,此生不?#24359;!?#30524;神里溢出的尽是深情,对着阮棠绫微微一笑。有时候话太多,反倒不够真诚。

    他能用心意昭明日月,坦荡荡不?#38750;?#36335;?#37096;潰?#20182;能用鲜血敬以天地,铁铮铮不惧前途巉岩。他说出的话就是磐石,?#21862;?#29926;解。

    阮棠绫点头,看着石碑上的阮肃二字,便好似看见半空中有老爹的身影,看着他们,吃着面条,笑说人生如戏,只?#19978;ё约?#36825;一出唱完了。

    “老爹,我跟着季微明去封州了,以后每年我都会来看您,大壮在这里,你不孤单的,要是寂寞,就让季微明请个戏班子来给你唱一出戏,?#21453;?#36824;是你?#32422;?#20889;,这回咱不?#35789;?#20040;《西怀秘史》《东隅之谜》了,咱就写?#32422;海?#20889;尽人生百态,市井?#34987;?#20063;比那些尔虞我诈来得潇洒。老爹,我走了,你保重。”说罢起身,回头,才看见秦拂玉一直站在另一座坟前。

    那是柳重天的坟头。

    大风刮过,这里的雪花像一床白色的棉被,盖了厚厚的一层。

    “秦拂玉……”

    “你们走吧。”秦拂玉抬起头,看不出悲伤喜乐:“我也留在这里了,我爹在这里,阮大爷也在这里,一个人待久了会累的,还好这里不是一个人。”

    “我本来就是想回家的,回黑沙漠,无论是驰骋马上纵横沙漠还是天之涯海之角托身,都没有差别。”

    阮棠绫此?#21497;醯茫?#20854;实秦拂玉也累了,在京城二十年辗转于季啸和季微明之间,她的心里,却一直只有这么一个微渺的梦想。初心不改,细水长流。

    “走吧。”季微明摸了摸阮棠绫的头,宠溺而无奈:“我们还是要回封州的,以后我带你回来。”

    阮棠绫点头,和季微明双双上马。

    走的时候天快黑了,满天繁星挣破玄天夜幕,似一张缩略的天体图,她从未看到过这么多明亮、耀目、灿如晨光的星,一闪一闪,将黄沙白雪照得晶莹剔?#28014;?br />
    阮棠绫收住马缰,抬头看天:“季微明,这里的星星真好看。”

    是好看,在京城是看不见这么美的星空的。

    季微明也驻足欣?#20572;?#24573;明忽暗的星星,还有偶尔划过黑幕的流行,转瞬消失。

    “听说,每一颗星星?#21152;?#19968;个?#36866;攏?#25110;凄美或欢乐或磅礴或哀?#32781;?#20154;生事,书不尽?#21862;?#26126;。”季微明伸手,修长的?#31181;?#22312;半空中划过一道弯:“棠棠,看见没,最亮的那颗!”

    “看见了!”阮棠绫也伸手,指尖相触,一瞬间心底埋藏的情感如闪电般迸发,再想收回,已然被他握住。

    “也许那颗就是我们的?#36866;隆!?#23395;微明握着她的手,忽?#29615;?#22768;喊道:“阮棠绫……我!爱!你!”声音一阵一阵地铺展开去,变成无数个我爱你,一直回荡在沙漠里。

    这世间最俗气的、最普通的、被念?#35835;宋?#25968;遍的“我爱你?#20445;?#20174;一个真正爱你的人口里说出来,便好似一颗石子激起千层?#32781;?#20351;人包裹在温暖和感动之中,变成一首最美的歌,一首只有三个字,只有一个音符的歌,却是这世上最独一无二的。

    阮棠绫仰首,对着那颗星,还有不?#29616;?#22797;的回音,喊道:“季微明……我!也!爱!你!”

    最莫名的相遇,还有最爱我的你。(www.yfiqv.club)
射门高手电子游戏
dnf起源赚钱最快的方法 赚钱用什么词形容最好 门窗工程赚钱 利用ddos赚钱 迷你仓出租赚钱吗 哪个软件可以赚钱提现到微信学生 去以色列赚钱 中介怎么通过独家房源赚钱 手机上赚钱最快的是 加盟禧御贡茶能赚钱吗 墉城十八子赚钱吗 代理洋河酒赚钱吗 股票期货配资赚钱吗 如何在手机上打文章赚钱吗 这个季节干啥最赚钱 从淘宝上卖什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