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yfiqv.club)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24120;?#24744;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55章

    翌日,阿竹睡到日上三竿才醒。

    醒来时,身旁的位置已经空了,陆禹显然一早便进宫了,而且没有惊动她。

    坐在床上,她的脑袋懵懵的,肚子仍是有些不舒服,神色倦倦的。当丫鬟们扶着她起身时,她腿一软,差点摔到地上,吓得翡翠和甲五等人脸色都变了。

    “没事,应该是睡太久了,筋骨有些松泛。”阿竹忙安慰她们,别一惊一诈的又去请太医。慢慢地站直身,坐到床上让人伺候洗漱后,方让人扶她到外间的榻上。

    胖儿子早就醒了,正在外间玩耍。因为这些天来阿竹都是一大早便进宫,胖儿子在开始几天哭闹后,也习惯了早上看不到她,所以今儿她睡得有些晚起床,难得没有被胖儿子来闹醒。

    胖儿子见到她时高?#35828;?#21483;了声“娘?#20445;?#20415;扶着?#39318;櫻?#36808;着两条颤巍巍的肥腿往她那儿挪去,才挪了两步,便吧嗒一下,一屁股坐到?#35828;?#19978;。摔着了屁股墎儿后,嘴巴不由得扁了扁,索性直接?#38393;?#30528;地爬过去。

    地上铺着干净的席子,阿竹笑看着胖儿子噌噌噌地爬过来,然后略略弯腰伸手搭过去,让胖儿子扶着她的手自己努力站起来。她现在肚子仍是有些不舒服,不敢用力抱他,不过伸个手让他扶着?#25925;?#27809;关系。

    “豚豚用早膳了么?早上醒来有没有哭啊?”阿竹摸着胖儿子的小脸笑问道。

    胖儿子朝她猛笑,小嘴一咧,口水便不由得滴到?#23435;?#20828;上。胖儿子自然不会回答她,由旁边的奶娘回答的。

    “这些天小主子早上不见王妃,已经习惯了,今儿没有再闹,刚才吃了小碗蛋羹和羊□□,还有半碗米糊,奴婢不敢让他多?#24120;?#20415;停了,待过个时辰再喂他。”

    阿竹摸了摸胖儿子的小肚子,并不扁,略略满意。

    这时,耿嬷嬷端着托盘过来,上面放着一个汤蛊。

    阿竹坐在榻上,丫鬟将汤蛊放在榻上的小几上,阿竹打开看罢,汤色?#26159;?#40644;色,味道清香,已经虑去了渣滓,看不出用什?#24202;?#26009;做的。她知道现在是太后的丧礼期间,阿竹这孙媳妇要守孝,可不能食荤腥,所以她对这汤的材料有些好奇。

    耿嬷嬷道:?#24052;?#29239;吩咐了,王妃现在需要补身子的时候,食些汤类并无大碍。”

    阿竹点头,虽说是守孝,但是情况特殊时,人也要折中,视情况而定。恐怕她现在因为情况特殊而食些汤汤水水的,陆禹便要真正的茹素了。不过幸好她现在也没什么胃口,食素也没什么。

    吃了些东西,便是一碗煎好的药汁递到面前,浓郁的药味十分古怪,让阿竹差点产生了孕吐的反应。

    荀太医开的药的味道依然如此古怪,但不得不说极为有效,阿竹捏着鼻子将它灌下,喝完后忙就着丫鬟端来的清水漱口。

    喝完了药后,也不知道是身体仍不适,或者是药效发作,又产生了睡意,撑了会儿后,便被耿嬷嬷劝回床上歇着了。而且耿嬷嬷认为,以她现在的情况,应该卧床安胎才是正理,阿竹对卧床安胎这种说法实在是不喜,因为躺太多真的很不舒服,但架不住老人家比她懂得多,只能乖乖听?#21834;?br />
    ?#24052;?#22915;好生歇息,不必担心小主子,奴?#20928;?#29031;顾好小主子的。”耿嬷嬷温声说道。

    阿竹眼皮耷拉着,打了个哈欠,说道:“那就辛苦嬷嬷了,若是他哭闹的话,叫醒我也没关系。”到底舍不得让胖儿子哭太久。

    耿嬷嬷笑了笑,为她掖好被子后,悄声走了出去。

    阿竹这一睡,不知道睡到什么时候,隐隐约约的听到人说话的声音,不知怎么地突然醒了。

    “三姐姐?”

    阿竹睁开眼睛,朦胧间看到一张柔美的脸蛋出现在眼帘,那张神态娇怯的脸蛋上还有一双含情脉脉的水眸,此时那双眸子正伤心欲绝地看着她,看得她都心疼了,仿佛自己是那个害得她伤心欲绝的?#31561;恕?br />
    猛地打了个激灵,阿竹终于清醒了,也看清楚了坐在床前的女人,惊讶道:“小菊怎么来了?”

    严青菊幽幽地看着她,哽咽道:“若不是听到世子说,我都不知道三姐姐昨儿动了胎气。”她低声泣道:“是不是昨日在宫里有人给三姐姐气受了?昨儿听说昭华郡主去求了皇上去慈宁宫探望昭萱郡主,三姐姐当时也在,昭华郡主一直对三姐姐有敌意,是不是这个女?#35828;?#26102;使坏了?不然好好的怎么会动了胎气……”

    阿竹:=口=!这姑娘是不是脑补太多了?

    “我只是劳累过度,?#21448;?#36817;来情绪大起大落,所以不小心动了胎气罢了,你别多想。”阿竹说道,慢慢地支起身。

    严青菊忙探身上前扶她,拿了个大引枕垫在她身后,让她坐得舒服一些。

    阿竹坐靠在床上,长发披散,面容苍白憔悴,保养得?#35828;?#40657;色头发衬得心型的小脸越发的苍白瘦弱,身上穿着宽松的白色寝衣,整个人瘦弱苍白,没有丁点精神及血色,看在严青菊眼里,只觉得她受?#23435;?#23613;的委屈,双眼都冒起火光来。

    阿竹被这?#31859;有?#29408;的眼神弄得哭笑不得,将荀太医说过的话拿出来安慰她,若真是有人对她动了手脚,荀太医会不知道么?所以她真的只是因为太后的丧礼太操劳又休息不好而动了胎气罢了。

    “你怎地知道我动了胎气?外面没有传什么吧?”阿竹有些担心地问道,怕有人传出什?#24202;?#21033;于陆禹的传闻。

    严青菊摇头,知她担心什么,说道:“三姐姐放心,只有宫里的皇上、皇后和贵妃等人知道你昨儿动了胎气的事情,我也是从世子那儿得知的,想来连二伯母都不知道呢。”

    听罢阿竹放心了,不过对于纪显竟然能知道这事,让她心里打了个突,不免对纪显的消息来源感到好奇,陆禹估计是不会透露这事的,难道是他一直关注端王府?或者是关注着宫里?她知道陆禹和纪显有往来,不过是极为隐秘的,鲜少有人知道。若非她有一次进陆禹的书房,看到纪显让人送来的信件,不然也不能发现这事。

    “我娘那边,就不用告诉她了,省得她担心。”阿竹叮嘱道。

    严青菊点头,“你放心,我省得的。”然后又问道:“三姐姐可是饿了?我去唤人过送些吃食过来。”

    等严青菊端了碗粥及小菜过来,阿竹迟疑的脑子才醒悟过来,问道:“这种时候你怎么过来了?”

    严青菊柔声道:“三姐姐放心,我是寻了个借口过来的,避着人耳目,没什么人发现,稍会就会离开了。”

    听罢,阿竹便放心了,她对严青菊的行事素来放心,也不多说什么。

    严青菊?#32933;?#30041;的时间不长,待阿竹吃了东西,又亲自伺候她喝了药后,方告辞离开。她今儿过来便是要确认阿竹的情况,虽然见她恹恹的模样有些难受,但到底没什么事情,心里也放心了。

    “三姐姐,其他事情你不必理会,好生安胎便是。”严青菊握住阿竹的手,特地叮嘱道,直到阿竹无奈地点头保证自己会好好安胎,方满意离去。

    阿竹被她弄得哭笑不得,心里又觉得窝心无比,有这么个妹妹,其实真的挺幸福的。

    严青菊坐着一辆普通的马车从端王府的后?#29228;?#24320;,坐在马?#36947;錚?#22905;望着皇宫的方向,脸色十分阴沉。

    回到了镇国公府时,已经到掌灯时分了。

    作为镇国公世子夫人,这段时间她也要进宫哭灵,不过时辰比较短,没?#24515;?#20123;?#36866;壹白?#23460;的女眷时间长。虽是如?#32781;?#19981;过仍是感觉到一阵疲惫。连她都感觉到疲惫,那么?#21507;?#30340;三姐姐应该也更累。果然她刚担心,没想到昨晚便听到三姐姐动了胎气的消息。

    严青菊的脸色阴得能滴水,不过等马车在砚墨?#29467;?#19979;后,脸色已经恢复正常,扶着丫鬟的手下车。

    进了正房,有些意外地看到高大的男人正抱着儿子在厅里玩九连环,父子俩凑到一起,时不时地发出笑声。

    听到声音,纪显抬头看她,懒洋洋地道:“回来了,今天可真是晚的。”

    严青菊应了声,待丫鬟伺候她洗漱更衣后,坐到纪显身边,接过朝她伸手?#30452;?#30340;儿子,在他白嫩的脸蛋上亲了下,说道:“刚才去了趟端王府。”

    听罢,纪显的脸色有些古怪,忍不住又多看了她几眼,发现她脸色有些不太好,眼神也有些阴沉,心里顿?#26412;?#24471;好生不是滋味,忍不住道:“放心,有荀太医在,端王妃好着呢。”

    严青菊当他是废话,抱着儿子默默地坐着。

    纪显被她这态度弄得几乎没了脾气,又恨得牙痒痒的,想将她抓起来咬一口泄愤,又想掰开她的脑子瞧瞧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不由得酸溜溜地道:“你再关心她,她也是有丈夫儿子的妇人了,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你才是她相公呢。”

    严青菊差点呛住,有些不可?#23478;?#22320;道:“你胡说什么?那是我三姐姐!”

    话既然说出口了,便觉得没什么的世子爷继续没脸没皮地道:“可不是嘛,连我这个知情人都觉得你反应特大了,?#24944;?#19981;知情的?#38752;上?#20320;是女人,而且是姐妹,无法成就你们的好事!”

    “闭嘴!”严青菊恼了,胆子也极肥地踹了他一脚,然后直接将儿子丢给他,说道:“我是男人?#25925;?#22899;人你不是最清楚么??#34987;?#35828;完,突?#29615;?#29616;自己说了什么,顿时?#21595;?#20102;?#24120;?#36234;发的恼了。

    见她猛地起身回内室,纪显反而被逗乐了,抱着儿子哈哈大笑,弄得小?#19968;?#19981;知道父亲在笑什么,伸出小嫩手去扒他的脸。

    到了晚上就寝时间,严青菊发现今晚的男人越发的没脸没皮了,气得她在床上踹了他好几脚,反而被他压在身下。

    “太后的丧礼还未过呢!”严青?#31449;?#21578;道,手指捏着他腰间的软肉,心里气得想要踢断了那根戳着她的棍子。

    纪显嘀咕了声,只得老老?#20979;?#22320;?#19978;攏?#23558;她使劲儿抱了抱,然后说道:“等藿儿满周岁,再给他添个妹妹吧。”

    “添你妹!”严青菊脱口而出。

    “我妹不是你妹么?”纪显对她这话明显有些不解,觉得她这话好生古怪。

    严青菊其实也不太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以前听阿竹说过几次,觉得挺有意思的,好像是反讽的意思。不过才不告诉这男人呢!

    等?#32929;?#20102;,就要入睡时,严青菊突然趴到他耳边道:“皇上的身子还能支撑到什么时候?皇后什么时候动手……”

    纪显的睡意瞬间没了,黑暗中,一双鹰目死死地盯着怀里胆大包天的女人,心里既被弄得惊涛骇?#32781;?#21448;有种她果然都知道的惊喜?#23567;?br />
    *****

    阿竹连续喝了三天的苦药汁,又在床上躺了三天,才在荀太医的同意下停了药。虽然过程有些苦不堪言,但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只得捏着鼻子认了。

    “是药三分毒,王妃以后?#25925;?#27880;意些,以食补最好。”荀太医为她请脉后,如此说道。

    阿竹点头,她也知道如?#32781;?#33509;不是动了胎气,根本不?#39029;?#33647;,孕妇有诸多忌讳,为了孩子的健?#25285;?#33258;然是食补比较好,那些药物能少碰就少碰。

    在荀太医宣布可以停药后,陆禹也同样松了口气。

    虽然阿竹不用进宫哭灵,但是太后的丧事要做法事七七四十九天,满七七十四九天后才下葬,这其间,?#36866;?#21644;宗室的女眷便不必说了,其他高品级的?#20037;?#22827;人仍是要进宫的,而陆禹作为亲孙子,同样每日都少不得要去慈宁宫哭灵,然后又要跑乾清宫去侍疾,忙得团团转。

    掌灯时分,陆禹难得提前回来,胖儿子见到他十分高?#32781;?#36808;着两条肥腿走了两步便跌了,然后四脚着地爬了过去。

    “哎呀,豚豚会走了呢。”陆禹十?#20013;?#21916;地将胖儿子高高抱起,逗得小?#19968;?#21457;出欢快的笑声。

    阿竹坐在炕上,看着父子俩在乐呵,忍不住道:?#24052;?#29239;还没有用膳吧?先吃些东西罢。还有,别这样转着他,他刚才吃了东西,小心闹得他吐了。”

    闻言,陆禹方将胖儿子放下,走到阿竹面前,弯身审视她的脸色,发现今日气色不错,不禁有些高?#32781;?#25720;了摸她的?#24120;?#31505;道:“胖竹筒要多吃点,不然都不叫胖竹筒,是瘦竹竿了。”

    笑脸僵住,阿竹扯下他的手狠狠地捏住,皮笑肉不笑地道:“我本来就不胖!你那么?#19981;?#32982;竹筒,以后将你胖闺女养得胖胖就是了。”

    陆禹笑眯眯地看着她,若不是她现在身体特殊,都要好好地抱上一抱了。

    用膳的时候,夫妻俩坐在一起,下人都谴到了外?#32933;?#30528;,边用膳边说?#21834;?br />
    “今儿怎么回来这般早?可是父皇身子有起色了?”阿竹夹了一筷子的炒干笋子到他碗里。

    陆禹也同样夹了一筷子给她,慢条斯理地吃饭,应道:“嗯,今天有些起色了。”

    看他高?#35828;?#27169;样,阿竹微微垂下头。

    *****

    炎热的六月份很多过去,迎来了同样炎热的七月。

    炎热的天气,又适逢太后丧事,使得今年的夏天尤其难熬,特别是对于居住在?#39135;?#30340;达官显贵来说,简直是个酷刑。只是,即便再苦再累,也没人敢抱怨一声,省得被因为太后去逝脾气越发不好的?#23454;壅衣?#28902;。

    阿竹还好,她是孕妇,除了哭灵外,其他事情并不需要她出场,能在府里养孩子。

    而七月份天气炎热,也是个同样容易出事的月份。从六月份起,江南许多地方有消息传来,今年有诸多地方大?#25285;?#30334;姓收成不好,到了七月份仍不见?#31859;?#32780;在旱?#31181;?#21518;又有?#20173;鄭?#31616;直是个多灾多难的荒年。下面官员纷纷上报灾情,朝廷又是一阵焦头烂额,连承平帝也急得上火。

    是夜,阿竹和陆禹正?#24613;?#27463;下时,突然听到远处隐隐约约传来了喧哗声。

    阿竹心中一惊,还未反应过来,陆禹已经下床,走到窗前推开窗往外看去。阿竹同样下了床跟着凑到窗口,很快便看到了不远处被烧红的夜空,心中微惊。

    “走水了!”阿竹刚说完,发觉不对,那个方向……

    “是皇宫的方向!”

    陆禹脸色有些难看,他匆忙转身,从屏风上将外袍扯过来穿上,正欲要离开时,又忙走到阿竹面前,双手按住她的双肩,说道:“我要出去一?#32781;?#20320;在府里好?#20040;?#30528;,稍会?#19968;?#35753;府中的?#28059;?#37117;守到延煦?#20040;?#21629;,没事没出门。”

    阿竹看着他在幽暗的灯光中冷峻的?#24120;?#24596;了下,马上点头,说道:“你放心,我省得。”

    陆禹看了她?#35813;耄?#29467;地将她拥到怀里抱了一会儿,方放开她,大步离去。(www.yfiqv.club)
射门高手电子游戏
微信砍价赚钱 梦幻西游手游赚钱的辅助技能 桂林老k字牌手机版 排列五走势图预测 漫画家能赚钱吗 正规合法棋牌平台有哪些 幸运农场做号 金5彩赚钱套路 冠通棋牌游戏大厅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表 福利彩票双色球中奖规则 60魔兽打怪赚钱 吉林11选5最新玩法 快乐8网址导航 线上代还信用卡怎么赚钱 山西11选5推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