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yfiqv.club)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24120;?#24744;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383秋水共长天一色:只有三秒钟的记忆

    秋水双手捧着那把水果刀在莫长天面前,莫长天却迟迟没有任何动作,只冷冷的凝着秋水。

    “你如果不想亲自动手,可以让项谏代替,或者我自己来?”秋水抿了抿唇,轻声问道。

    莫长天的目光,缓缓的移到那把闪着寒光的水果刀上,他纵然再冷血无情,也不可能真的亲手将这把刀插入他爱的女人?#30446;冢?#29408;心让她失去生命……

    两个选择,要么死,要么走,无论哪一个选择,她都已经铁了心要离开他,这就是她想要的了结,是吧?

    莫长天伸出手,拿过那把刀,锋利的?#24230;?#23601;握在掌心,他一点点的使力,攥紧?#24230;校?#25484;?#30446;?#22987;有血漫出来,一滴一滴落在脚下的地板上。

    秋水倏然瞠大了眼睛,下意识就出手要抢回那把刀,那鲜红的血液,让她怵目惊心!

    “莫长天……”

    可是莫长天却轻松的避过了秋水,深邃墨黑的眼眸紧锁着秋水,开口,嗓音里透着沉痛,“驰秋水,你舍得吗?”

    舍得吗?秋水凄然的扯开嘴角,她舍不得!

    她也想能够再多贪求一些他的爱,也想他们能够不去在乎彼此的身份桎梏,不去想之前对彼此的伤害,重新在一起。

    可是,一切发生了就是发生了,怎么轻易抹去?抹不去的……

    秋水缓缓的摇头,眸中透着悲伤,看入莫长天的深眸,眼角缓缓有泪珠滚下来。

    莫长天心一痛,握着刀的手松了些,秋水一拳袭过去,莫长天反应过来侧身去躲,秋水却已经趁势,用另一手抢过了染满莫长天鲜血的水果刀。

    狠狠的将刀抵在细嫩的?#26412;?#19978;,秋水决然的看着莫长天,“莫长天,求你,给我一个选择!”

    莫长天的双眸,顷刻间充满猩红,他看着染着自己血渍的锋利?#24230;?#22312;秋水的?#26412;?#19978;划出血痕,心像被凌迟一样痛,几乎要窒息。

    “驰秋水,你一定要这么逼我?”

    秋水不语,却倔强的看着莫长天。

    两手攥成拳,掌心的伤口却感觉不到一点痛感,他缓缓闭上眼睛,几秒钟后,一个字一个字,艰难的从口中迸出:“驰秋水,你走吧!我放过你!”

    秋水紧抿着唇,手中的水果刀‘喀拉’一声,跌落在地板上,转过身,刚想迈步离开,又停住了脚步,转回身,看着莫长天。

    “长天,你知道为什么它们能那么快乐吗?”

    莫长天顺着秋水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她说的是远处鱼缸中养的那几?#27493;?#40060;。

    “因为,它们的记忆力只有三秒钟,它们从这头游到那头,就以为自己已经来到了一个新的地方,所以才会那么快乐,如果可以,我真的希望自己?#37096;?#20197;像它们一样,只有三秒钟的记忆,走出这道门,就不再记得曾经发生的一?#23567;?br />
    秋水说完,正要离开,莫长天却猛的拽住了她的?#30452;郟?#29408;狠的一扯,将她扯进自己的?#25345;校?#22823;手箍着她的纤腰,灼热的吻覆在了她的红唇上。

    秋水反应过来,便一劲的在闪躲,她刚一偏开头,又被莫长天扣住后脑勺,吻一再的加深,抗拒着抗拒着,就渐渐的*下去,再无法真的抗拒……

    秋水陷在莫长天的深吻中,随着他的吻,他们的唇舌教缠,好像海暴中的小船,几欲倾覆,她吻的绝望,眼泪扑簌落下。

    吻着吻着,莫长天放缓了动作,慢慢的放开了秋水的唇舌,额?#36820;?#30528;她的额,两手将秋水抱的紧紧的,几乎嵌进自己的身躯。

    “驰秋水,你不准忘记我,我要你一辈子都记得我!”

    秋水离开了莫长天的办公室,她知道他一直在看着她,可是她不?#19968;?#22836;,怕回头,心就放不下了……

    终于,她走到了莫门的大门口,看到项谏站在那儿,还有莫染,她什么都没说,没有任何表情,从他们的身旁经过,彻底的走出了莫门!

    “他们,就这样结束了?”莫染蹙着眉心,问道。

    项谏没有回应,看着秋水的背影,直到再也看不到,转身就往后?#38376;?#21435;,他怕莫少会崩溃。

    办公室的门大开着,没有莫少的身影,项谏一路寻找,终于,在拳房找到了莫少。

    项谏走进拳房,看着眼前的画面,心隐隐作痛。

    莫少连拳击手套都没有戴,就一拳一拳狠狠的打在沙袋上,他是在发泄,发泄他的心痛,发泄他所有的痛苦……

    “莫少!”项谏几步上前,“不要再打了,再打下去,你的?#21482;?#24223;掉!”

    莫长天仿若听而未闻,仍旧一拳拳落在沙袋上,终于,他好像打得累了,抱着沙袋,深深的垂着头。

    “莫少?”项谏走近,唤道。

    莫长天抬头,眼眶是通红的,他看着项谏,开口,又好像是在自言自语,“项谏,我不想放开她……”

    “莫少,那就把嫂子追回来吧,你们明明是相爱的,为什么要走到这一步,去吧,不管嫂子是什么身份,我们莫门的所有兄弟,都会支持你的选择!”

    莫长天却摇了摇头,“她用死逼我放她走,我舍不得她死,只能放她走……”

    ------------------------安凝的?#25351;?#32447;------------------------

    秋水离开已经三天了。

    这三天,她在酒店房间里,睡的天昏地暗。

    第四天,她下了*,拉开房间的窗帘,看着外面明媚的阳光,有些?#31168;薄?br />
    原来,春天已经过了一半了。

    她去盥洗了一下,?#32531;?#25972;理了一下身上的衣?#28291;?#22905;离开别墅,只拿了一点点的现金,甚至连一个和外界联系的通讯工具都没有。

    她自从被莫长天关进地牢,一直到今天,就没再摸过?#21482;琭联系不上她,按照上头的规定,被派出来的卧底一旦失联,联络员要试着和卧底联系三次,如果三次都无法联系上,那么就只能确定两种可能,一是卧底已经?#29615;?#29616;?#25345;埃?#20108;是卧底已经变节。

    秋水不知道,f是不是已经尝试联系她三次了,是不是已经把她列为?#25345;?#25110;者变节的卧底了?

    但是一切已经都无所谓了……

    她去楼下前台,办理了退房手续,?#32531;?#31163;开了酒店,迎着春日的和煦阳光,往特警总部而去。

    “秋水,你能够平安归来,我很?#29282;浚?#20854;实关于你的卧底档案,我仍旧保留着,因为我不相信你已经牺牲了,更不相信你会变节!”秋水在总部,看见了f,在f的办公室,只有他们两个人,f对秋水如是说。

    秋水坐在f办公桌的对面,望着眼前这个看起来温润如水的上司,他真的很温柔,也很能安抚人心,她曾经在他面前,那么直接的说她要退出,因为她没办法控制自己的心*在莫长天的爱里,可是f仍旧能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平静的劝慰她,平静的拿出她和爸妈的?#25484;?#24179;静的让她能够冷静下来,继续完成她肩上担负着的任务。

    f,的确是一个很好很好的联络员!

    秋水似有些讽意,勾了勾嘴角,“?#24653;?#20320;,f,只不过,那些卧底档案,已经没有?#20040;?#20102;!因为我今天回来,就是打算申请离职的……”

    f的眉心,倏然一蹙,“秋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好好的要离职?你是一名如此优秀的特警,什么事不能好好的商量解决,而要用离职这种方式?”

    “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秋水缓缓的从椅子上站起身,看着f,“f,你是不是面对一切,都能如此冷静自持?你曾经因为过什么事,而失了冷静吗?比如说,爱情?”

    f陡然一愣。

    “我想,我已经再不适合作为一名警察,所以,离开这里,是最好的选择,从今以后,我只想做一个平凡的驰秋水而?#36873;?br />
    上头和f的态度一致,都是想再三挽留,但是秋水心意已决,也已经倦了身为警察或者卧底的日子,曾经那些?#38750;螅?#22312;经历了这么多之后,好像都已经没有了任?#25105;?#20041;。

    最后,她终于还是卸下了身为一名特警警察的一切,离开了警局……

    秋水用这些年积攒的存款,在一处偏旧的小区租了一套房子,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之后,就住了进去。

    她打算重新开始她的新生活,所以自然要开始找工作的。

    因为不想让别人知道,她之前的警察身份,所以找工作的时候,都是找一些文职的工作,而且面试?#20445;?#22312;被问起工作经历?#20445;?#31179;水都刻意的隐瞒了曾经身为警察的经历。

    因为她知道,人家一定会问,为什么好好的警察工作,会突然不干了。

    没有什么有效的工作经验,秋水想立刻找到一份工作,并非是那么容易的事,所以几天来,她都一直在外奔走着。

    这天,她只是漫无目的的走着,突然就发现,她竟然走到了一间会所的门前。

    这间会所,正是当?#20445;?#33707;长天曾带她来过,和龙爷、怀叔他们一起?#26579;?#32842;天的会所。

    秋水下意识就转身要走,可是还不等挪动脚步,就看到,门童打开会所的大门,从里面走出一对儿男女,男人正紧紧的揽着女人的肩膀,有说有笑!

    那女人,秋水不认识,而那男人,正是莫长天!(www.yfiqv.club)
射门高手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