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yfiqv.club)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24120;?#24744;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十七章 让我住进你心里(三)

    索锁看了半天这条信息,才准备回复。彭因坦又一条信息发过来。

    “你早点睡。晚点我就不打电话给你了。”

    索锁皱了下眉,本来想打电话过去的,但忽然想到彭因坦一直写信息,或者并?#29615;?#20415;接电话,就编辑了一条信息:“你还在吃药,不准喝酒。”

    彭因坦好一会儿才回过来:“就尝一口。”

    索锁没搭理他。

    又过了一会儿,手机响了,索锁接?#35828;?#35805;就听彭因坦在那边轻声笑道:“生气了?那我不喝了还不?#26032;穡?#25105;就跟康叔叔和一山聊天,真不喝。籼”

    索锁问:“什么酒?”

    “康叔叔刚拍回来的红酒,喊我过来一起品酒。这酒还真不错。”彭因坦笑着说。

    索锁想了想,又?#26159;?#26970;到底是什么,才说:“那……就尝尝味道吧,别多喝。解释下你正在吃药。”

    彭因坦就笑。

    索锁说:“你真是让人不省心……明明不能喝酒,还要去喝酒的场合。这不是自己找事儿么?”

    “?#36824;?#31995;的。跟一山和康叔叔不是外人,我过来也是想跟他们聊聊天,好久没一起坐下来了。那我挂电话了,他们等我呢……你还不准备睡吗?”彭因坦问。

    “嗯,我写几个菜?#20303;!?#32034;锁随口答道。

    彭因坦应了一声,问:“要准备什么宴席?最近就不要工作了吧,休息休息。”

    “?#36824;?#31995;。写菜谱又?#29615;?#21147;气。你去吧,离开久了不好。”索锁说。

    彭因坦说:“好。”

    索锁要挂电话,听见彭因坦又叫她一声,“干嘛?”

    “你是不是忘了说什么?”彭因坦问。

    索锁正在找着自己存档分类的文件夹,彭因坦问她,她就说:“没有啦,要说的都说完了,还说什么……你怎么又啰嗦起来了?”

    彭因坦哼了一声,说:“你睡觉的时候给我发条信息。不然我怕我回头打电话吵醒你。”

    “干嘛还打电话?无聊不无聊啊?好了你快去吧,我知道了。”索锁敷衍地说着,果真就挂?#35828;?#35805;。她没在电脑里找到自己要的资料,起身到书架上翻找着。翻了半天都没能查找到,她干?#21999;?#20102;一本好久没看的菜谱坐在沙发上读起来……这几年姥姥多年的积累的厨艺手把手一样一样传授给她。这本厚厚的大本子里的菜谱都是她有空的时候动手誊写的,放在身边随时可查看。大部分菜谱她都已经烂熟于心,?#24247;啦?#37117;建了她试做的档案,配了图留存。她每一次翻看,看到记录里自己写下的心得,仿佛过去点点滴?#21619;?#34987;这些菜品凝固下来了……她想过有一天能把姥姥的菜谱也出本书呢,这样就算姥姥有一天不在了,这世上还有很多人,在和她一样用姥姥的烹饪方式?#35889;?#32654;好的食物。

    索锁在沙发上看菜谱看的渐渐犯困了,大本子从她手上滑落,掉在地板上发出巨响,又惊醒了她。

    她顿?#26412;?#24471;身上冷,起来匆匆洗了把?#24120;?#38075;进被窝里关?#35828;疲?#25165;想起来有件事儿没干。她摸到手机要给彭因坦发信息说自己已经睡了。信息编辑到一半,她看着自己写的这半句话,忽然有种很不真实的感觉……这个时候她才明白过来,彭因坦之前在电话里为什么那样说。

    比起彭因坦来,她还没?#24515;?#20010;自觉。

    可是连睡觉起床都要打电话,这会不会太粘腻?#35828;?#20799;啊……她犹豫着,还是把这后半句话编辑完毕,发了出去。没等到彭因坦回复信息,她已经睡过去了。模糊之间似乎听到嘟嘟的声响,就像听到了彭因坦跟她说晚安,她蜷缩进暖和的被子里,很快睡沉了……

    ……

    康家的餐厅里,康一山父子和彭因坦还在喝酒聊天。

    彭因坦的手指夹住高脚杯,在桌面上轻轻来回打着小圈儿……他偶尔瞥一眼放在一边的手机,继续聊天。

    康一山忽然笑着问他:?#21543;?#19981;守舍的,为什么呀?”

    他笑成这样,彭因坦也就淡淡一笑,由着他开玩笑似的问他是不是有什么情况。康父都被一山说的勾起了好奇心,问彭因坦:“因坦是不是真在谈恋爱?要是的话,带来给我们见见……你要定下来,一山也好没那么多借口了。

    “要是的话,他还不是得藏的好好儿的,自?#21512;?#20599;着乐一阵子?”一山熟知彭因坦性格,笑道。他左右看看彭因坦,靠近他些,对他父亲说:“爸,坦坦要是谈恋爱了,您就不怀疑我们俩了吧?”

    彭因坦嗤的一声,斜了康一山一眼,嗅了嗅酒香,没吭声。

    康父听了就说:“我没怀疑你们俩。我是怀疑你。你一天不定下来,就是坦坦谈恋爱了,我还是觉得你是失恋了……是不是,坦坦?”

    “康叔叔,您圣明。”彭因坦笑着举杯碰了碰康父的杯子,两人意思了一下。

    一山佯作生气,把他的酒杯夺过去,酒倒进自己的杯子里,说:“亏我死心塌地对你好,合着一样见风使舵。这酒给你喝都喝的亏了……”
    彭因坦笑。

    一山喝着酒,看了他笑道:“对嘛,这才像样。你知道么,前阵子,就是在事务所里,他们都要绕着你走。那气压低的,你头上插俩翅膀,就是撒旦……”

    他说着,?#20204;?#26700;面,示意彭因坦有电话进来。

    彭因坦一看是晓芃的?#24597;耄?#30385;了下眉,跟康家父子说了声抱歉,电话接起来。他抬腕子看看时间,还不到九点钟……电话那头说话的却不是章晓芃,而是交通警察。

    彭因坦马上想到的是晓芃出车祸了,不由得一惊。他还是镇定,问对方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对方告诉他,章晓芃酒后驾驶,撞到了高架桥下。桥下停车场的?#24213;?#34987;她连撞了好多辆,现场很混乱。

    “我们问过章晓芃,她很不配合我们调查工作。现在需要您来把她安全带回。不知道您能不能马上过来一趟?”

    “可以。我马上过来。麻烦您告诉我具体地址。”彭因坦听见对方说晓芃人没有事,余下的也就都不在心上了。他问明白地址,表示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赶过去。

    挂断电话他回到餐厅,就跟康家父子说了下这一情况。一山马上就说要跟他一起到现场看看。彭因坦自?#22909;?#21917;什么酒,一山却喝的不少,他拒绝了一山的这个建议,说:“我到了现场,要是看情况需要帮忙,再给你打电话……康叔叔,不好意思,今天没陪您喝尽兴。回头再跟您好好儿喝一杯。”

    康父今晚因为彭因坦的到来,心情绝佳,此时见彭因坦有急事,就催着他快些去办,“要帮忙就打电话回来。越着急开车越是应该慢点,不要着急。”

    “谢谢康叔。”彭因坦告辞出来,一山送他。

    在他发动?#24213;?#35201;走的一刹,一山忽然问道:“我说,那个让你神魂颠倒的,是不是索锁?”

    彭因坦按了下?#36947;?#21485;,说:?#30333;?#20102;。”

    留下康一山在原地冻的跺脚,正以为彭因坦说走就走、口风一点儿都不漏,彭因坦的?#24213;?#21364;往后又倒?#35828;梗?#30475;着他说:“对,就是她。你小子以后在她面前收敛点儿。走了!”

    一山虽然是猜中了,可也没有料到果然如此。他还没有消化掉彭因坦这几句话的意思,彭因坦已经开着自己的车扬长而去……

    彭因坦看了眼留在原地躲着脚的一山,不禁露出一丝笑容来。?#24213;?#39542;出康家的院子,往车祸地点赶去。

    待他赶到时,虽然做了心理准备,还是被现场的情况给惊的一愣——晓芃开出来的是她的一辆新车,此时这?#22659;?#23601;停在肇事地点,且不说被撞的?#24213;櫻?#36825;?#22659;?#30340;车头已经完全变了形……他吸了口凉气,脸色变的难看起来。

    “这车简?#26412;?#25253;废了。要是运回?#20998;?#21435;修,修一修也?#30473;?#30334;万。真没见过撞的这么狠的,这么个撞法儿,她毫发无损也是奇迹……你是彭先生吧?我是给你打电话的那位。章晓芃现在警车里坐着醒酒呢。你过去看看她吧。”有位交警跟彭因坦说。

    彭因坦心头的火蹿的老高,却还得耐着性子,面上保持着镇定和礼貌,说:“麻烦您了。我过去看看晓芃,这里现场就拜托了。”

    他说着往停在前面的那辆交警?#36766;誄底?#21435;。走了没两步,又一?#22659;低?#22312;了他车后。他回头看看,眉头皱的更紧——他没料到这个时候巩义方会来。但再想想,巩义方来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他?#36214;?#19968;看,见巩义方行色匆匆,倒又?#35835;?#19979;,还是巩义方先过来跟他打了个招呼,说:“我刚接了晓芃的电话,说出了车祸。我过来看看她有没有危险。”

    彭因坦看看他,问:“你是从医院过来?”

    “没?#23567;?#25105;今天出院了。”巩义方说。

    彭因坦指指?#36766;?#36710;,说:“人在车里呢。”(www.yfiqv.club)
射门高手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