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yfiqv.club)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24120;?#24744;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400章 露天电影

    今年过年虽然姚三伯没有回来,年三十姚家依然不缺热闹。

    刘淑英今年没有再被征召,就说明她教出来的徒弟终于出师了,能应付密集的发报。尤其农场多了许多天南海北的知青,不能回家过年,写封信,发个电报,报声平安。

    热热闹闹的守完岁,走在回家的路上,“见?#35835;?#23002;家的三十,说真的我好羡慕啊!”钟长征是无限感慨道,“子欲养而亲不待,我们是不是太不孝了。”

    “是啊!每年三十咱们俩都是在军营,各自忙着,自古忠孝难两全。”滕红缨难过地说道,“现在是闲下来了,可……”

    “爸、妈,咱们回去给外公、外婆的牌位上一?#21335;悖?#28903;些纸钱。”钟小猫说道。

    “不好,现在不是禁了吗?”滕红缨摇摇?#36820;潰?#20877;说了也不知人埋在哪里,或许连个收尸的人都没?#23567;?#22905;越说越伤心,眼泪吧嗒吧嗒流了下来。

    “红缨,这?#29615;?#30861;我们凭吊、祭奠二老。”钟长征揽着她的肩?#36820;潰?#25918;心偷偷摸摸的祭拜没人管的。”

    “有些是禁不住的。”钟小猫道,“做人不能连祖宗都不要吧!”

    一家人回家去祭拜,而对于钟家爷爷,钟长征倒是想打电话祝老人家身体健康,新年快乐!

    可作为被‘赶’出钟家的钟家老四,是不适合给家里通信,报平安的。这份惦念只好埋藏在心底里。

    &*&

    相对于钟?#39029;两?#22312;无限的追思中,田悦宁?#25512;?#32418;收到新年礼物真是意外惊喜,高?#35828;?#19981;得了。

    几分钱的蛤喇油,用透明的塑?#29616;?#21253;了跟水果糖似的,?#31036;?#35010;耐用又好闻。一般人家冬天?#21152;?#36825;个。这玩意儿雪白一块,长得像糖,?#29260;?#26469;味道也有点像,馋嘴的孩子总想放在嘴里尝尝。

    还有半扎高的竹筒,里面装着雪花膏,竹筒上雕刻着?#20184;?#33098;梅,非常的别致。

    50——60年代乃至70年代。“雪花膏”是全国人民抹的唯一的化妆品。因为它洁白如雪。又是膏状,所以称为“雪花膏”。因为大家都抹它,所以大家全一个味。无非是谁抹的多点就更香一些。

    供销社里卖雪花膏几乎没有小包?#21834;?#23567;包装的要贵一些,大多是散装的。人们爱买散装的,反正东西是一样的。散装的雪花膏装在一个大玻璃瓶里。

    瓶子的很大,是瓶口很大。人们买的时候。拿一个小瓶,到商店里。售货员用竹片从大瓶子里将雪花膏挑出来,装在小瓶内。待装满了,上称一称,一两二两的。几毛钱。

    物品缺乏的年代,装雪花膏的大瓶子也成了好东西。一般卖空了,售货员往往就自己拿回家用了。

    姚长青家就有这么一个大瓶子。里面装的是小?#20303;?br />
    “悦宁,你婶婶好大方啊!过年我从来没?#23567;?#24212;该是长这么大没有收到礼物。”祁红躺在温暖的炕上说道,“真是占你的光了,害得你在这里陪我。”

    祁红家里孩子多,九个孩子。有道是:娇老大,惯老小。至于中间的孩子,往往不被关注。而祁红就排行中间。

    按说下乡这种事,男孩子最合适,毕竟有把子力气,总比女孩子要能适应环?#24120;?#28982;而男孩子要留在家里顶门立柱的,所以最终祁红就来下乡了。

    “行了,别在说这话了,我耳朵都起茧子了,其实我也不想插进人家的二人世界。”田悦宁笑道,“还是跟你在一起自在。”

    “你提到这个,你叔叔婶婶,怎么没有小孩?”祁红好奇地问道,“现在谁家不是孩子一箩筐,只要能生就一直生。”

    “这个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婶婶原来有来着,后来又没了,伤了身子,就在也没有生过。”田悦宁叹气道,“唉……叔叔、婶婶都特别?#19981;?#23567;孩儿,真是太可怜了。”

    “你叔叔肯定稀罕你婶婶。”祁红?#36139;?#22320;说道。

    “这话怎么说的。”田悦宁趴在枕头上看向她问道。

    “像这种情况,十个有九个会离婚的,有道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任他们感情再好,也架不住时间,还有强势的婆婆拆散。”祁红感慨道,“你婶婶很?#20197;恕!?br />
    祁红一说这个,了解她家庭的田悦宁知道有一个姨,就是这种情况,只不过是从来没有怀过,后来离婚了,因为和男方感情深,在听到男方另娶她人后,最后投河了。

    结果男方新娶的一年半载还是生不出孩子,才知道是男方的原因。

    她家阿姨真是死的冤啊!

    “我爸倒是想棒打鸳鸯,?#19978;?#21460;叔婶婶是情比金坚,拆不掉。人家是青?#20998;?#39532;长大的,最终我?#24544;?#20026;小四的出生,田家后继有人了,所以就不在逼了。”田悦宁想起前几年过春节,家里的气氛可真是不敢恭维,和姚家真是天?#20048;?#21035;。

    “真羡慕你叔叔、婶婶啊!咱们什么时候能碰到一个把咱们捧在手心儿里的人啊!”祁红眼中流出?#20301;?#33324;得眼神。

    “不得了啊!小妮子胡思乱想些什么?”田悦宁打趣道,“我妈已经事先警告我了,不准扎根于乡下。”

    “结实淳朴的乡下少年,要真是想叔叔对待婶婶一样,嫁了也无妨。”祁红小声地嘀咕道,“你看城里的孩子和乡下人一比简直是幼?#20260;?#20102;,一点儿也不成熟稳重。谁说人家?#25343;?#22823;字不识一个,跟人家一比,咱成?#23435;拿?#20102;。”

    他们这六个知青在这里受到刺激后,算是半工半读,坚决不能落后了,两手?#23478;?#25235;,?#23478;?#30828;。

    “叔叔、阿姨会同意。”田悦宁问道。

    “我同意就成,他们才不管呢!女儿在他们眼里就是赔钱货。”祁红撇撇默然的说道。

    “也不知道家里收到咱寄回去的信了吗?”田悦宁岔开话题道。

    “收不收到又如何?”祁红不以为然道,“我妈肯定会说,‘死?#23601;罰?#26377;钱?#19968;?#20160;么?不说寄回来。’”

    标准的祁妈妈的口吻。田悦宁感觉自己又说错话了,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田德胜虽然也稀罕儿子,但也很宝贝女儿,不会顾此失?#35828;摹?br />
    没有向祁红家重男轻女如?#35828;难现亍?br />
    “好了,不说了,睡觉,明儿咱们还得去拜年呢!感谢姚家对咱们的照顾。”祁红体贴地说道。

    山村渐渐安静了下来。电灯?#26469;?#30340;关掉。进入腊月,就不在集体熄灯了。

    &*&

    虽然破了这个,破了那个。但村里过年依然热闹,大年初一就来了露天放映队,放电影,给这个新年增添了一抹亮色。

    这下初一上工。没有一个心在活儿上的,姚长海干脆大手一挥。回家,心不在还不如回家暖和呢!在地里?#36947;?#39118;,没得在吹病了。

    没有娱乐的年代,唯一的乐趣也就是电影队来放电影。虽然看的多是些重复的,但仍让人兴奋不已。

    一接到这一轰动性的消息,时隔两年多村民们知道有电影可看了。不但本村沸腾,往往其他村也是成群结队赶赴几公里甚至十多公里以外前来观看。

    在放映?#34987;?#22312;摆定放映机的时候。就有不少的观众提?#25353;?#30528;小马扎子、?#39318;?#32858;拢在打麦场,年轻,心急的社员,已经爬到树上,替放映员挂银幕了。

    可真是热闹哟!天气寒冷也挡不住人们的热情,也是这年月看电影可真不容?#20303;?br />
    坐得满满当当的打麦场、坐不下就站在最后面,反正眼神好,照样看?#20204;澹?#36824;不斜眼。

    满天的繁星、叽叽喳喳的村民,宽大的幕布、神秘的放映机、穿过黑夜的光束……场面立马安静了下来。

    妮儿被刘淑英抱着坐在中间,大年初一放映的《白毛女》,老实说?#36866;?#24773;节大概知道,耳朵微微一动。左右姚爷爷和姚长山,两个人都眼泪涟涟的,这也太投入了吧!反正她是没那种感觉。

    更多是恨其不争,她要是懦弱、忠厚、善良,逆来顺受早就碎成渣渣了,还怎么成为让?#23435;?#39118;丧胆的魔修宗师。

    唉……往事不堪回首,她是英雄无用武之地,就是?#26032;櫸常?#36523;后有尊大神站着,分分钟就把危险掐灭于无?#21361;加?#19981;着她出手。

    她就安心的被家人宠着,看农家园里‘鸡飞狗跳’过日子。

    “嘶嘶……”妮儿朝隔着姚长山的姚致远发出一声响。

    姚致远扭过头来,还以为妮儿有事。结果发现身边的姚大伯哭了痛哭流涕的,再四下一看他们发现哭的都是老一辈的,小辈们没有经历过那个时代,所以看得是津津有味儿的。

    姚致远在看看身边的姑父他倒是没哭,在打盹呢!

    “姑父,姑父……”姚致远小声地喊道。

    “哦!嗯!”田胜利一激灵醒了过来,看清楚状况后,抹了把脸问道,“是致远啊!”

    “姑父要是困了回家睡,在这儿睡觉,要着凉的。”姚致远小声地说道。

    “一看电影你就睡觉,你说非来这儿受罪干啥。”姚长青看着他哽咽道。

    ?#25226;?#21040;哪儿了。”田胜利?#20855;?#36947;。

    “黄世仁来抓喜儿了。”姚致远说道。

    “哦!”田胜利打起精神看了起来,不是他打盹实在是这电影他倒背如流,看了不知道几遍了。

    田胜利倒是更投入,不一会儿这眼泪哗哗的流啊!从?#36947;?#25487;出手绢,擦鼻子。

    姚致远摸摸鼻子,周围都是眼泪涟涟的,他们这俩不哭的倒是‘鹤立鸡群’,正当两人是否也要流两滴眼泪,应应景时。

    画面变了,喜儿逃进深山唱道:想要逼死我,瞎了你眼窝!舀不干的水,扑不灭的火!我不死,我要活!我要报仇,我要活!

    喜儿带着这种强烈的复仇愿望坚持深山生活,在山洞中熬一天就在石头上划一个道道:划不尽我的千重冤、万重恨,万恨千仇,千仇万恨,划到我的骨头——记在我的心!

    这下不?#27599;?#20102;,都同仇敌忾了。看着八路军解放了这里,领导农民?#36820;?#20102;黄世仁,又从深山?#20889;?#25937;出喜儿。喜儿获得了彻底的翻身,开始了新生活。

    全场爆发了热烈的掌声,即便电影演完了,人们还久久不愿散去。(未完待续)

    ps:感谢龙族清风的粉红票!!

    感谢紫色心情52的评价票!!(www.yfiqv.club)
射门高手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