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yfiqv.club)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24120;?#24744;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百八十九章 翁主下嫁

    今岁的秋分来得稍有些迟,为八月廿一,翁主刘征臣下嫁裴氏子的正婚礼便选在八月下旬。(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入得八月,赵王刘彭祖率团出使安息功?#31245;?#28385;,代表汉廷与安息签署了两国盟约,旋即从阿帕麦亚城启程返国,虽是赶不上侄女的婚典,却已早早遣人运送回大批财货作为贺礼,少不得独具异族特色的精致珠玉饰品。

    凤翔珠宝,诸位公主和亲王妃名下的产业,自创立之初就由刘征臣亲手打理,专事打造做工精湛、样式新颖独特的珠宝首饰,铺面已然遍布大汉各郡郡治及繁华大城。

    大汉百姓愈发富足,生活水准也愈发提高。

    非但权贵豪富时常将上好的珠玉送到凤翔珠宝,让匠师们代为雕琢镶嵌,定制些奢华饰物,亦有不少庶民百姓会到凤翔珠宝选购些成品首饰,尤是遇着婚娶之事,偶尔奢侈一回,买几件压箱底的彩礼嫁妆,也属应当的。

    刘征臣完美继承了父母双亲的优点,非但具有极高的营商天?#24120;?#20026;人处世又不同父王刘非的高傲,而似母妃杨绮罗般颇有亲和力,故虽没几个堪称闺蜜的手?#20004;唬挥?#35832;多宗妇和贵女的交际人缘却是很不错的。

    八?#36866;?#25552;早遣人送回大批异族珠玉饰品,刘征臣留下些最为贵重的珍宝,余下的或是用来孝敬宗亲长辈和分赠相熟的宗妇贵女,或是直接送到凤翔珠宝的铺面发卖。

    嫁妆太招眼,既招人妒忌,又显?#20598;?#32856;礼微薄,实是不太好的,倒不如用来做人情或换成金票,低调点总归没错的。

    刘征臣素来对赵婉另眼先看,在休沐日邀她过府,?#30431;又?#25361;了不少首饰。

    赵立已多年未曾领兵出征,虽是不差钱,然府里也?#25381;?#22826;多的异族物件,昔日的袍泽又都是些大老粗,每每得胜而归,多半会挑些造型独特的刀剑送来,鲜少有送珠玉首饰,且赵氏夫妇得着的帝后赏赐也多为少府制物,故赵婉还真没见过如此众多的异族饰品。

    世间女子,多半是?#19981;?#31934;美饰物的,赵府小贵女亦不例外。

    满屋子的鎏金宝箱,宝光灼灼的珠玉首饰,闪得她头晕目眩,真真挑花了眼。

    归府后,赵婉在闺房内向阿母?#25925;?#20102;翁主赠予她的宝物,偌大的宝匣刚掀开,?#30495;?#38505;些没气晕过去。

    怎的生出这么个贪到没心?#29615;?#30340;货色?

    满满一匣首饰,估摸得有个三十来件,且件件皆非寻常,在长安市面多是有钱都买不着的稀罕物件。

    夫君赵立官居右中郎将,向来极力避嫌,鲜少与刘氏王侯往来,孰料?#32422;?#22899;儿今日往贤王府走一遭,竟是搬回价愈千金的宝物。

    这不是摆明的坑爹么?

    “你何德何能当此厚赐,速速去送还翁主!”

    ?#30495;?#26195;得女儿年岁尚幼,城府不深,不足理解某些忌讳,?#39280;?#22826;过责备,却也不能任她留下这些首饰。

    “吓!”

    赵婉先是露出些许讶异,复又颇为得意道:“阿母的?#20174;?#31455;是真教翁主猜着了,说让我与阿母言明,今日挑拣首饰时,太子殿下亦是在场的。”

    “哦?”

    ?#30495;?#24494;是颦眉,又旋即舒展?#21152;睿?#39052;首喃喃道:“若真如此,这征臣翁主倒真是处事周全之人。”

    “非但太子殿下在场,还有不少宗室贵胄,承泽翁主挑得可比女儿多得多呢!”

    赵婉鼓着腮帮子,言语间蕴着些许懊恼。

    承泽翁主刘悌自幼惯见珠玉珍宝,挑拣首饰时堪称眼疾手快,不少顶好物件都被她抢先寻到,足足?#25250;?#20102;三大匣,别说赵婉这“外姓旁人”,就是在场的诸多宗室女都急红了眼,却又?#30431;?#27809;奈何,只能怪自个眼力不行,手太笨。

    今日赴宴的可不止是诸多宗室女,刘氏诸王的嫡子嫡女但凡年岁比征臣翁主小的,几乎都到齐了,太子殿下更是亲身驾临。

    饶是刘征臣深得帝后恩宠,然正婚当日太子也不便亲临道贺,今日也算是提早替族姊送嫁。

    刘征臣为人豪爽,让族弟族妹们随意挑拣些入得眼的好物件,太子刘沐虽是看不上,年岁尚幼的宗室贵胄却是欢喜得紧。

    放眼天下,有几人能?#38138;?#23376;这般“壕”无人性?

    宗室贵胄们的花销不少,然在束发或及笄前,多是要靠长辈养着,攒不下甚么体己钱。

    当然了,足够“壕”的也非止太子殿下。

    乘氏侯嗣子刘典作为梁王嫡长孙,也素来不差钱,?#21448;?#22806;祖父瓦素各也是家赀巨亿,他虽也年岁不大,?#25381;?#30528;中意的古玩?#21482;?#24448;往豪掷千金,眼皮子都不带眨的。

    皇帝的两位亲外甥亦向来?#25381;?#33457;销,张笃随意挑了方墨玉,说是想自个动手将之镌为印鉴,打发在政经官学的闲暇时光;公孙愚却是毫不手软,也无心精挑细选,直接合上一方宝匣就往外搬,若非还顾着些许父母的脸面,指不定就?#30431;?#20174;帮着往公主府搬了。

    “得早早攒足聘礼,以免日后委屈?#32422;?#23110;娘!”

    年仅十岁的熊孩子如是道,其父公孙贺深以为然,赞其目光长远,“深肖为父?#34180;?br />
    长安公孙氏,相?#23244;?#27665;间名望,无疑更在意天家信重,与旁的世家大族颇是不同。

    过?#20204;?#31085;大典,翁主刘征?#21152;?#22826;尉主?#20061;?#34382;行仪正婚,离了贤王府,嫁入?#20415;?#30002;第东坊的裴府。

    太尉主簿的秩俸为六百石,然裴虎的官邸却依循千石朝官的形制,且所处地?#20301;?#26159;颇为不错的,乃是爱女心切的贤王刘非向双拥基金捐输十万金换得的圣上恩赏,便连诸御史也没提出甚么异议。

    儿子得赐偌大官邸,裴父裴母却不打算迁?#39062;便?#30002;第,两老身子骨硬朗?#21040;。?#21448;觉与世家权贵交际太费神,故宁可留在?#20415;?#38398;里的宅院与老街坊们和?#31209;?#34701;。

    裴虎为人孝?#24120;?#20063;晓得父母心思,若两老?#19981;?#24352;扬炫耀,早在阿姊裴澹得册常山王妃后,就可结交诸多世家权贵了,也从未想到他能娶个翁主回家。

    贤王夫妇对?#35828;?#26159;喜闻乐见,女儿嫁过去,府里没婆婆时刻压着,无疑会免却许多麻?#22330;?br />
    虽说那裴母多半不敢让堂堂翁主受甚么委屈,然若同住一处屋檐下,征臣又是爽直脾性,天长日久的难免?#38590;?#25292;嘴,大汉尊崇孝道,婆媳争吵若是传扬出去,吃亏的多半是儿媳妇。

    忤逆不孝,在大汉是极端严重的指责,不止对?#32422;?#30340;父母如此,对夫家的公婆更是如此。

    昔年窦氏为后,其个性何其强悍,然对太后薄氏都是毕恭毕敬,不敢有半句顶撞,便连薄氏将?#32422;?#20356;女指婚给太子刘启,要将之立为太子妃,饶是窦氏心中极度不满,却都没敢吭气。

    即便待得刘启已登基为帝,窦氏也要等到太皇太后薄氏薨逝,才支持?#32422;?#20799;子以膝下无嗣为由,将薄皇后废黜。

    在大汉就是如此,不管儿?#22791;境?#36523;多牛,真若遇着个没眼力界的恶婆婆,日子都不会太好过。

    裴母非但不是甚么恶婆婆,又亲身见闻?#32422;?#22899;儿裴澹如何在常山王府?#22659;?#22836;,其间可没少吃苦遭罪,此时娶回儿媳妇,推己及人下,晓得女儿都是娘家的宝,在?#20598;?#36973;罪,谁不心疼呢?

    况且裴母早已见识过王府里的锦衣玉?#24120;?#26195;得翁主下嫁到裴家,实在是受委屈的,肯安生跟?#32422;?#20799;子过日子,小两口能和和美美的白首偕老就不错了,除了想早点抱上大胖孙子,她实在没旁的奢求。

    正因如此,裴父和裴母非但没打算迁?#39062;便?#30002;第,更拿出大半家赀,除却置办了丰厚的纳征礼,更是将儿子的官邸重新整葺,透过妹夫王老实和侄儿王富贵的门路,添置了顶好的家私物件,提早打理的妥妥帖帖。

    若非裴父近年在永和商团也入了不少份子,且购置不少宅院,怕还真支应不了如此大笔的钱财。

    长安现今的宅邸价格连年暴涨,便连?#20415;?#38398;里都堪称寸土寸金,裴父刚在牙行挂售出数间小民宅,不到半日就尽数售罄,到公府更了宅契,缴了税金,便是钱宅两讫,绝无半分拖欠。

    说实话,若没经过此番筹措,老两口都不晓得已攒下如此厚实的家业,果如侄儿王富贵所言:以钱生钱,最是容易不过了。

    相?#23244;謐约?#20804;嫂,精明的王婶却是心里有数得紧。

    她早早得抱金孙,一心想着为?#32422;?#23385;儿攒家业了,况且她的儿媳妇齐萱出身也不差,虽算不得名门望族,却也是经?#21453;?#23478;的官宦门第,?#33258;?#19981;差的,必能教导出个知书达理的?#30431;?#20799;。

    愈过愈好的小日子,光是想想都美得很,从乡间农妇混?#19978;?#20170;这般模样,她着实再无甚不知足的。

    裴虎虽是去了军中武职,然在太尉府任官,负责双拥基金运作,替汉军将士和军眷们做些实事,也没甚么不好的,现今如愿以偿,抱得美人归,更是欢天喜地。

    上天,多是会眷顾努力前行之人,生活无疑是要用心经营的。
射门高手电子游戏